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公子,求你莫寻死 > 第90章 第3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似玉对上他淡漠的眼, 多少觉出他的不悦,正琢磨着怎么开口才不会惹到他,忽而一个轻柔动听的声音传过来,生生打断了她的思绪,

    “殿下, 这是何处跑来的小仙物, 脑袋这般大, 身子却这样小, 瞧着可真是有趣。”

    似玉当即扭过大脑袋顺着声音看去,果然见一个女人站在不远处, 面皮生得极为出挑。

    她在九重天之上见过的美人不知多少, 或轻灵脱俗,或明媚艳丽,这女子却独独占了清纯和妖艳两样,说是清纯佳人却又不失女子妩媚,便是女人也会心生好感, 是最最讨人欢心的面皮。

    便是施梓漆也与她不相伯仲之间,确实是不多见的尤物, 也难怪会叫宫中的仙侍提起她时人神魂颠。

    姑嵩闻言静静看着似玉的大脑袋,清冷淡漠莫名温和,“这便是那只上古凶兽。”

    如此陌生疏离多少叫似玉心头一刺, 颇有几分难言, 又加之他对美人这般温和态度成了鲜明的对比, 先前的听闻倒越发有理有据, 一时整只狮看起来都有些沮丧。

    桦月闻言一怔,美目微有慌乱,这九重天上可就只有一只上古凶兽,便是当今的天后娘娘。

    她完全没有想过天后娘娘这样的凶兽会这么小只,闻言连忙疾步走来,身似月笼轻云,若扶风柳絮,婀娜多姿,翩翩而来气韵出挑优雅,屈膝行礼越显身姿有致,“奴婢桦月见过天后娘娘。”

    似玉刚刚生了崽,身子还有些虚弱,整只狮看起来有些精神萎靡,被姑嵩这般拎起,多少有些势弱,闻言直耷拉着眉眼,默然不语。

    这般模样多少让美人觉出了不对,狐狸于男女之事格外敏锐,桦月在这方面尤胜一筹。

    她微微抬眼在他们之间打量一番,也不敢自己站起来,只轻抬美目看向姑嵩,满眼柔弱害怕,场面一时有几分不好看。

    姑嵩随手将似玉放在了床榻上,视线落在她布裹着的小身板上,开口的话却是对桦月说的,“起来罢。”

    “奴婢谢殿下。”桦月闻言才微微起身,站在一旁看着小殿下,她没有见过天帝,也不知晓天帝与殿下是不是生得极为相似,以至于连着小殿下都莫名神似姑嵩殿下……

    似玉闻言又瞄了他们一眼,衣衫的颜色如出一辙,便是料子也差不离多少,瞧着可真是登对。

    她心头一时颇有几分难言,见了自家崽的兴奋情绪也顿时低落到了谷底,软绵绵地趴在床榻上,揣着两只爪一动不动。

    姑嵩视线扫过她脑袋上微微翘起的毛发,看着她眼中神情莫辨,“不知娘娘来此所为何事?”

    似玉闻言不乐意搭理,一旁的宝贝小玩意儿小拳头挥着,扭着小脑袋咿咿呀呀看着她,很是兴奋。

    似玉酸涩的心当即微微一暖,连忙迈爪往自家崽身旁挪,可才微微伸爪便被一只大手整只按住,动弹不得。

    姑嵩按着她肉乎乎的小身板,漫不经心缓道:“把小殿下抱去偏殿。”

    “是。”桦月闻言连忙应声,快步上前动作熟练的抱起咿咿呀呀的小家伙,准备离开。

    似玉伸出的爪都没来得及收回,便见小奶包被抱走,一时急得神情骤变,连忙变回人形,下了床榻去拉,“不准抱走,这是我的孩子!”

    可手还未碰到桦月,便被姑嵩抓住了手腕,硬生生拉回了回去,直撞到他怀里去,坚硬的胸膛撞得她生疼,这般靠近一时牵动了心口莫名的情绪,直引得心口砰砰直跳。

    似玉连忙退后一步,避开了去,一时被自己的反应吓得不轻。

    姑嵩看着她面色不变,开口依旧冷淡,“娘娘如今自身难保,还是不要牵连弟弟为好。”

    似玉闻言心口一提,见他说弟弟,一时生怕他将那个秘密说出去,毕竟现下知晓的人实在太多了,若是一传十十传百这样传开来,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这几日来,她那处消息极为闭塞,无论如何打听,都打听不出来半点朝堂上的消息,处于看不见听不见的状态,如同被悬掉在空中。

    先前天帝和帝仙一事,她也参与其中,根本不可能摘干净。一时只得勉力忍了下来,眼睁睁看着别人抱走自己的孩子,心口都有些滴血。

    桦月抱着小家伙离开了殿中,姑嵩才放开了她的手,转身走到桌案旁,随手提起桌案上摆着的茶盏,翻过茶盏,沏了一盏清茶。

    似玉见没了人当即上前几步,焦急问道:“朝堂上究竟如何了,天帝那处又要如何发落,他们可有说如何处置我,你刚头说的牵连孩子又是什么意思?”她一连问了三个如何,可见心中急迫。

    姑嵩沏好了茶,才微抬眼帘看向她,“你以为你将这些事情揭出去,他们会除开孩子,只处置你一个人吗?”

    似玉闻言一惊,不曾想会成了这样的结果,她当即伸手抓住他的衣袖,“你是说他们连天族的血脉都不会顾及!”

    “天族血脉现下于他们来说什么都不是,天帝已经不配做天帝,你这个刚刚上来的天后又算得了什么?新帝登基,前任天帝的孩子留着,于君于臣都是祸端,若是你,你会怎么做?”姑嵩闻言漫不经心,言辞颇有几许轻讽。

    自然……自然是斩草除根,免得为自己留了后患!

    似玉些许站不住脚,她兜了这么大的弯子就是想要保住孩子,如今却又重新走进了死胡同,这岂不是跟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她本还红润的面色瞬间苍白,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拉着姑嵩,完全没有主心骨,“那怎么办,怎么办?!”

    姑嵩眼眸渐深,握住她的手微微拉开,端起茶盏递去,开口客道而又疏离,“娘娘不必太过担心,孩子也是我的,我自然会努力护着,只要在我这里便不会出事。

    而你,我会看在孩子的份上,尽量帮你脱身,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我也算有过交情。”

    空气中却无端生出几分暧昧,一丝一缕绕着心弦,缠绕不清,可他言辞轻浅冷淡,做派端方有礼,话间明明没有别的意思。

    似玉伸手接过了热茶,眼睫微颤,闻言莫名生出几分不自在,只觉像是绕进了死胡同里……

    她明明是想抱回自己的孩子,现下反倒成了必须将孩子放在他这处,一时有些急了,看着他满面冷淡,只得语气诚恳说道:“孩子还是我来照顾比较好,至于喂养一事,我自己便有,又何必要奶娘来?”她曲线本就傲人,现下生了孩子便越发出挑,便是不刻意去看也会一眼扫到。

    姑嵩闻言漫不经心扫了一眼她的胸口,又微微抬眼看向她默不作声,眼中神情叫人琢磨不透。

    似玉微微挺了挺胸口,脸色微微发红,可这必须要展现一番,无论用什么方法,她都要将自家崽带回去,让别的女子来照顾自己的孩子这算什么,且他和那个奶娘也不知是什么关系,他们若是真成一对,想来也未必想要孩子卡在他们之间。

    似玉想到此一时难受至极,根本说不出心中的复杂苦涩,可她又有什么资格去难过,自己和他本来就没有可能了,又有什么资格去难受他喜欢别的女子?

    她见姑嵩不语,一时越发拉下身段,轻声求道:“求殿下成全我一番,我好不容易才生下这个孩子,上古凶兽的血脉本来就很难存活,若是不能日日见着,那叫我如何受得了,殿下?”

    她声音本就妩媚过人,这般小声求着,很像在刻意勾缠人,于男人可是一记猛药,莫名叫人心猿意马。

    姑嵩眼睫微微一掀,视线慢慢上移落在她细嫩的面上,琥铂色的眼眸莫名一暗,忽而又收回了视线,端起茶盏喝了一口,不似往日那般品茗,薄唇沾染了水泽,越显容色潋滟,清冷的声音莫名低沉,“娘娘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你想要喂孩子也可以,只是此事还要注意安全,这毕竟是我头一个孩子,自然看得要紧一些,娘娘若是愿意可以每日来喂,不过,必须是在我在的情况下,否则你不得进来。”

    似玉闻言一默,这自然与她心中想得落差太大,旁的倒没什么,只是她这个亲娘反倒成了奶娘,每日只能在喂养的时候见着,多多少少是接受不了的。

    姑嵩见状似半点不在意,语调依旧平静淡道:“娘娘若是不乐意也没有关系,反正孩子已经有奶娘照看,我也不过是念到你初为人母,才同意让你来接触孩子,本来现下政务繁忙,此事与我也是一桩麻烦,你若是不乐意,我也省得轻松一些。”

    若是连这几面都要收回去,这如何得了?!

    似玉急得不行,瞧他意思随时都有可能收回刚头的话,一时不假思索,连忙急吼吼地开口答应,“不不不,殿下误会了,我没有不乐意,这可是难得的机会,我心中自然是同意的!”

    姑嵩看着她,眼中神情依旧琢磨不透,面上也是一片平静,没有半点多余的情绪,闻言只微动薄唇,语调平淡轻缓,只道了一字,“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