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表姑娘 > 2.第2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尴尬,羞愧,手足无措。

    梓妤话落后,她们四人脸上阵青阵红。

    最后转成了一片煞白,恨不得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背后议论人被抓包,再也没有比这个丢脸的事。

    梓妤把她们的神色尽收眼底,忽地笑了,声音轻柔:“前边的戏应该快开唱了,你们不去?”

    四人当即如蒙大赦,齐唰唰朝她福一礼,提着裙子就往前头跑。她见她们落荒而逃,眼里都是笑意,却又朝她们背影喊:“刚才我报家门了,还不知几位妹妹名姓呢。”

    那四个小姑娘吓得一激灵,魂都要被吓没了,跑得更加快。

    绿茵失笑:“姑娘都放人走了,还偏要吓唬她们。”差点没叫人跑掉鞋子。

    梓妤双眼一弯说:“我就爱当坏人。”

    陈大夫人和陈二夫人在前头招呼客人,掐算着时间,往后一看,果然见到穿着大红披风的外甥女慢慢走来。

    两人脸上的笑容又再度灿烂几分,都朝她招手:“妤姐儿快过来。”

    声音同时响起,妯娌俩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嫌弃,待梓妤走到跟前一左一右围着她。

    梓妤两手被人一边一只攥住,眸光闪了闪,心想大舅母和二舅母又较上劲了。

    她的大舅母和二舅母都是同是京城人氏,听说两人自小就识得的,很有缘份同嫁到了陈家,不过两人似乎有点不对盘。她家来几天,已经不止一回见两人暗暗斗劲。

    她这头就被拉着给众位夫人见礼,众夫人眼中都闪过一抹惊艳。

    梓妤的相貌随了娘亲,是明艳那一派的,双眼眼尾略长,微微上扬。乍看清冷美艳,但一笑起来眸光似湖面上的滟滟波光,明净纯粹,端着的美就成了少女独有的娇与俏,可人极了。

    而她又爱笑,众夫人惊艳之余心里那份好奇也转作几分亲近。

    在场的有一些是曾见过她母亲的,见她长得像极了生母,大约也明白陈老夫人为何偏疼了。

    她们本也有心要跟陈家走近,便纷纷都让她到跟前说话,给塞见面礼,还把自家的姑娘都喊到跟前介绍与她认识。

    刚才在背后私议被抓包的几位小姐自然也在,与她见礼时,心口怦怦跳,羞得一个比一个脸红。

    还好她们忐忑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梓妤没与她们长辈说什么,慢慢地也就放松下来。

    这头热热闹闹见过礼,那边陈老夫人终于姗姗来迟。

    梓妤看见小表妹陈莹玉也在,正弄眉挤眼笑得俏皮,估计是半路相遇的。而外祖母和一位年岁相近的妇人携着手,她看那人清面容后微微一怔,众位夫人已经站起来福礼。

    “臣妇见过大长公主殿下。”

    她也垂头跟着见礼。

    乐平大长公主是今上的姑母,下嫁给了老卫国公,跟着前来的还有她儿媳妇,如今的卫国公夫人。

    陈老夫人嫁到陈家后就和大长公主结缘,两人成了好友,但今儿大长公主前来,还是让众位夫人暗暗吃惊的。

    她们心里多少清楚,陈家是想给这个表姑娘选个好夫婿,她们中一些门第不算高,都在思虑这亲事可行不可行。如今见到长公主,猛然想起卫国公世子到现在也没定亲的。

    难不成陈家人还想让一个生父不详的表姑娘去配卫国公世子不成?

    即便是当朝首辅,这心也有点太大了!

    众位夫人惊疑不定,后又纷纷觉得,可能大长公主就是来给撑撑场子的。

    不管如何,大家面上都是恭恭敬敬,睁大眼看后续。

    陈老夫人跟大长公主有个小赌局,瞧见外孙女站在人身后,眯着眼笑道:“殿下可与我说好了的,你瞅瞅,哪个是。”

    大长公主笑着在人堆里看一眼,抬手一指:“大红披风那小丫头。”

    夫人们忙避到两边,后头的梓妤就暴露出来了,亭亭玉立,宛如一朵开在冰雪天地里的芙蓉。

    在众人的注视下,她毫不露怯地缓缓福身,笑道:“殿下火眼金睛。”

    大长公主哈哈地就笑了,还跟她打趣:“我可不是孙猴子。你这长得太随你母亲了,哪里就认不出,你外祖母这是赶着给我送银子。”

    陈老夫人拍着额头哎哟一声:“我居然忘记这回事。”

    大家也都跟着笑,知道陈老夫人爱忘事,结果把外孙女像谁都给忘了。

    一片热闹中,梓妤却察觉到一道不太和善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循踪朝前边看,正对上了卫国公夫人那双杏眼。

    卫国公夫人出身名门,雍容有威仪,见她看过来,面上神色淡淡的,疏离感再明显不过。

    梓妤微不可见蹙眉,不动声色移开视线,心里犯嘀咕了。

    卫国公夫人很不满意她似的,这种不满意,就像婆婆挑剔儿媳妇一般。

    她眉心就跳了跳。

    外祖母把大长公主请来,难不成是要给她和卫国公世子凑对?!

    ——那多不合适。

    很快,梓妤就发现自己可能猜对了。她就那么被外祖母拉着坐到身边,陪着大长公主说话,卫国公夫人更加皮笑肉不笑的,面上的不悦已经快掩不住。

    陈家两位儿媳妇拿来戏本让大长公主点戏。

    随着二胡声响,台上的戏就开唱了。梓妤不爱听戏,在前头陪着坐,心不在焉的。

    戏台上的白脸红脸呀呀唱词,好不容易戏唱过半,老人终于放她自由,同时想起亲孙女来:“莹玉丫头,你们小孩子坐不住,陪着你表姐去赏花。”

    梓妤顺势站起身,笑着与大长公主说失陪了,余光一扫,果然又见到卫国公夫人眼底有冷光地瞅着自己。

    一离席,绿茵就紧紧跟上来,凑她耳边低声说:“姑娘,我看老夫人有意卫国公府吧。”

    连绿茵都看出来了,乐平大长公主又怎么会猜不到设宴的目的。

    她抿唇:“恐怕不光是外祖母那头的意思。”

    “但卫国公夫人并不高兴的样子。”

    “让你相看一个生父不详的女孩做儿媳,你也高兴不起来。”

    绿茵有些无语望着自家姑娘,这太过诚实了也不好。至于生父不详......只是外人不知道,卫国公夫人就是那个外人。

    陈莹玉见两人在咬耳朵,扯了扯她袖子说:“表姐,我带你去见见我的小姐妹。”

    等来到话里的小姐妹跟前,梓妤扑哧一声,没忍住笑了。

    就那么巧,是先前议论她的四个小姑娘。

    她一笑,四个小姑娘却是脸色发白,勉强地扯出笑来,听陈莹玉给自己介绍她的表姐。

    林子里正热闹,那头下朝就跑回家来的陈二老爷却是气得脸色铁青,回到屋里,一拍桌子骂道:“许嘉玄个煞神,竖子!我敢做敢当,何来做了不敢认!他是什么意思,谁在陛下跟前告他黑状了,让人跑我跟前阴阳怪气什么!”

    下人们都被吓得瑟瑟,不敢吱声。

    陈二老爷气得坐在椅子里不说话也不喝奉上来的茶,半会却又叹气,伺候的都知道老爷心病又犯了,有人想了想便去给二夫人报个信。

    在快步穿过走廊时,檐下一只青翠的鸟儿受惊了似的,拍打着翅膀飞了出去。

    ***

    许嘉玄此时正神色淡淡走进北镇抚司。

    他生得高大,一手搭在腰间的刀柄上,英姿阔阔。身边跟着一位壮实的千户,正气愤地和他说:“石三是在我们这儿不假,但却是被正使插进来的,从他那头学的陋习,带到我们这边来。结果正好冲撞到陈首辅家的表姑娘,被参一本,却连累您被陛下责骂。您明明才立了功,陛下今天见着您还脸色不好,这叫什么事!”

    属下不忿,他俊朗的面容上只有内敛稳重,走进自己的班房,解下佩刀才抬眼问:“听说你今天去了大理寺一趟?”

    鲁千户一愣,然后很坦然承认:“是。那天下午就陈二去见了陛下,出事的又是他外甥女,这事不是他参上的能是谁!属下只是告诉他,有事就光明正大来,别私下动手脚。要不是他,侯爷的脚如何能伤,正使一位也不能落到姓周的头上!”

    锦衣卫的指挥使一职都是世袭的,许嘉玄的父亲威武侯本是正使,却因为一次办案,不慎伤到脚后就行动不便。当时内情如何,众人知道得并不详细,只知道和大理寺少卿陈二老爷相关,陈二老爷还曾上门赔礼,许家把礼物全丢了出去,两家就此结怨。

    许嘉玄当年不过十六岁,当时在锦衣卫里任千户,正使一职恐怕担不住,皇帝只能提了原本的周副使为正使,许嘉玄就为副使。这样一来,许家的权势相当于被缴一半,许家这边的人更恨陈家了。

    至于石三,是在前几天拦道盘查,见到一个姑娘长得漂亮,再一看马车是平常百姓家用的,就生了贼胆硬要挤上车去,言语多有不当。最后那个姑娘为了平安,给了石三一两银子。

    不想当晚许嘉玄就被皇帝叫去一通斥,说石三是他手下,居然仗权欺人、中饱私囊,还把没署名的密折砸他身上。密折上面列出石三十余条罪状,把石三审一通后,发现每一条都是实情。

    许嘉玄觉得这本奏折参得有些巧,石三肯定得罪了什么人,一查之下发现当天给银子那个姑娘正是刚回京的陈首辅外孙女。

    所以他们自然认为是陈二老爷暗中参了一本。

    许嘉玄听他还骂骂咧咧的,眉眼一凝,淡漠的面容就显出凌厉来:“陈二替外甥女出气属是正常,你再去找人家,不更把我们显得气焰嚣张。公是公,私是私,莫让我知道你们以后再公私不分。”

    鲁千户悻悻闭上嘴,但心里还是有不忿的。从班房退出来后,他想起今天陈家宴客,似乎是打算给那个表姑娘找夫婿。

    他就冷冷一笑,他哪能公私不分,还应该帮着陈家。帮着陈家宣扬宣扬那个表姑娘美貌动人,更快觅得佳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