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表姑娘 > 18.第18章(捉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嘉玄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情说了好看二字,但他能听见新房里众人压抑的低笑,还有那遮遮掩掩的打趣目光。

    好在他平时凶名在外,在场的人都不敢放肆,气氛略略一凝就过去了。

    他被喜娘拉着坐到梓妤身侧,梓妤此时正拿袖子半遮着唇笑,他余光一瞥,见到她脸上的厚粉都要起褶子了。

    许嘉玄忙移开视线,看向一边长案上燃得正亮的龙凤烛,那红光把周边照得十分喜庆,让他意识到自己就那么娶妻了。

    还是娶了一个有旧怨人家的表姑娘。

    “——新郎新娘合卺,从此恩爱相守。”

    喜娘此时高唱一声,系着红线的两杯合卺酒就呈到两人面前。

    两人分别各执一杯,低头抿一口,喜娘又笑吟吟喝道:“交杯共相饮,一生情更浓。”

    就有人上前帮着两人相互换了杯子。

    许嘉玄依旧低头抿酒,在唇碰到杯沿时却是微微一顿。他抿到一丝丝的甜香味,不是来自于酒,而是......他正好抿到她先前喝酒时留下的胭脂。

    他面上不显,把酒一口饮尽,可辛辣的味道也冲不散舌尖上那丝甜,就像那日他靠近她时直钻入呼吸的味道一样。让他略微不自在。

    合卺之后是撒账,什么琴瑟和鸣、百子千孙,一句句喝词落入他耳中,也不知怎么的就带了旖旎的味道。

    好不容易等到成礼,他站起来头也没回说出去招呼宾客。

    梓妤没在意他的匆忙,可能是因为许嘉玄本身有煞神之名,居然也没有人敢来闹洞房,只有许家几房的女眷和刘氏娘家人与她略说两句,就通通走个干净。

    安静下来的喜房就变得空荡荡的,李妈妈见新夫人安静坐在床上,堆起笑上前说:“老奴姓李,往后就在少夫人跟前伺候,您有什么尽可吩咐老奴。”

    许嘉玄身边有个奶娘在管事,她在嫁进来前刘氏跟她说了,因此也婉拒了外祖母要拨身边的婆子陪嫁过来,如今见李妈妈憨厚的样子,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也不客气,摸了摸压得脖子疼的凤冠问:“可以把这个解下来吗,压得我不好抬头。”

    李妈妈从刚才就觉得她极沉稳老练,一听这个带点孩子气的问话,当即乐了:“成礼了,有什么不能的。”

    说罢亲手去帮她摘下凤冠,还听到她长长舒了口气。

    新夫人的性子好像比自己想得要活泼一些,李妈妈便又说:“您要沐浴吗,老奴去把您身边的绿茵姑娘喊来,少夫人稍等。”

    梓妤颔首,见人出了屋,自己也站起来四处看看。

    这寝室是一明一暗,最里处这边是放床的地方,外边有用多宝阁隔开的另一处,靠着南边的窗子下是炕,正对面有书架和书桌。看样子是许嘉玄平时处理事情用的。

    她发现这屋子即便有她新打的家私放进来,也很难掩盖住原先主人的风格,原先的东西都是简单得连雕花都少见,而她的妆台和千工床繁复奢华,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好像是她的到来,破坏了这屋子原有的韵味了。

    她看了几眼,绿茵那头高高兴兴地进来,喊了她一声少夫人。她手里正拎着站着小东西的鎏金架子,因为她成亲,小东西脖子上也被戴了红绸扎的小花,见到她扯着嗓子喊:“小鱼,想你了,想你了。”

    梓妤这头被逗得弯腰笑,随后进来的李妈妈哎哟一声:“这小家伙居然会说话。”

    “它会瞎学两句,口没遮拦。它以后说了什么不中听的,妈妈莫跟这么个不通性的计较。”

    梓妤跟她说小东西的品性,李妈妈乐呵乐呵的:“少夫人言重了,小家伙还能学什么不中听的。”

    于是小东西就被挂在寝室明暗分隔的梁下,梓妤去了净房舒舒服服泡过澡,换上一套大红寝衣,随意披着小袄坐到长案前放置的圆桌边。

    桌上已经摆好吃食,外头是喜宴,热闹声不断,她便坐在明亮的烛火下自己慢慢用饭。

    许嘉玄从出了新房就一直板着张脸,众人本就怵他,到最后也没有几个人敢闹他喝酒的,只有方景铄灌他。结果方景铄自己先喝迷糊了,被人扶着走时都七歪八扭的。

    新郎就没有多留客的意思,一应来恭喜的走走过场溜得比谁快,许嘉玄回房,正好撞到梓妤还在吃饭。

    梓妤正夹了一筷子鸡肉,听到脚步声回头,见到他逆着烛光半明半暗的一张脸。

    他五官深邃俊朗,偏不爱笑,浓眉一压便显得一张脸凶神恶煞的,把挂在边上的小东西吓得瑟瑟发抖。

    梓妤愣了愣,心想怎么那么快回来了。

    她正犹豫着要说什么,李妈妈先前去问他有没有喝多,要不要沐浴一类的话。她索性就继续吃,慢悠悠把鸡肉放到嘴里嚼,突然发现自己没想过以后要怎么跟他相处。

    许嘉玄说要沐浴,李妈妈就又忙前忙后去了,他就发现自己新婚妻子还很悠哉地吃饭。刚是夹的鸡肉,这会夹的是肘子肉。

    她看着身板瘦弱,倒是能吃肉。

    许嘉玄淡淡扫了一眼,想移开视线去净房,目光又莫名地停留在她脸上。

    只见灯烛下的少女眉眼沉静,洗去脂粉,本来就叫人惊艳的五官越发明媚。眼角逶逶上扬,能依稀看出她笑起来的风情。

    梓妤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看,微微侧头,顾盼间那双灵动的眼眸光华潋滟。

    她见到是许嘉玄还站在原处,正盯着自己,略一思索,带着善意地朝他微微一笑。

    许嘉玄果然见到方才自己所想的风情,那样的笑再平常不过,可她就能笑出如同三月桃花的灼艳娇媚。

    他终于移开视线,快步往净房去,甚至没发现自己咽了咽唾沫,喉结正上下滚动着。

    梓妤未听到他与自己说一句话,回忆着他刚才那种不明的神色,咬了一下筷子。

    许嘉玄泡在热水里,闭着眼,鬓角被水气润湿,他此时在想往后要怎么与那个表姑娘相处。

    两人见面数次还寥寥可数,说话也不过那么几回,且都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她真有那么丝邪乎,跟玄真子有得一拼。

    这还是赐婚,如若待她冷淡得明显,被好事的人知道还得往上参一本。

    他左思右想,都觉得这个表姑娘就是烫手山芋,父亲婚前相劝的话又隐隐在耳侧。最终他面无表情睁开眼,站起身穿上亵裤,把长袍往身上一套出了去。

    李妈妈是过来人,在听到净房开门的声音就把绿茵往外拉,笑吟吟给两人还关上门。

    绿茵被拉得一步三回头,皱着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梓妤本想等他出来的,可在漱口后就被李妈妈塞到床上,她就只好窝进大红的被子里。不知道是不是起得太早,这一沾床,她发现自己眼皮很重,在快要睡着的时候被床板发出的吱呀一声又惊醒。

    她侧头,是沐浴好的许嘉玄上床来,正掀开被子,见到她转头动作一顿。

    两人沉默地对视着,气氛变得略微尴尬。梓妤眨眨眼,拥着被子坐起身,见他袍子也没系,里头也不见有中衣,露出还沾着水珠的胸膛。

    她是第一回见男人的身子,肌肉线条壁垒分明,是一种带力量的冲击美感。她又眨了眨眼,迟疑着打破这一阵尴尬:“你......不脱了外袍睡?”

    许嘉玄低头看看自己,嘴角动了动,表情有几分古怪,下刻却真把袍子脱了。心里想着,也罢,她既然都提出来了,自己拿捏着也没什么意思,新婚之夜真不碰她,她明儿也不好见别人。

    他是不喜欢陈家,却也没有要为难女人的嗜好。

    梓妤睁着双大眼看他精光的上身,又犹豫了片刻说:“你不穿中衣晚上不会冻着吗?你中衣放哪里,我去给你拿来吧。”

    决定献身的许嘉玄就一愣,那双锐利的眼眸看向她。

    ——什么意思,欲擒故纵吗?!

    他就扯着嘴角笑笑,身子往她那边倾。她莹白的小脸近在眼前,还有他先前闻到过的甜香味,再度缠在他鼻尖,搅得他心跳居然有些快。

    可他面上再镇定不过地说:“穿上还得脱,要那么麻烦吗?”

    梓妤皱眉,这.....意思是他从来不喜欢穿中衣睡觉?

    她便错解地‘哦’一声,对他的靠近并没有察觉,反而正儿八经跪坐好,跟他说道:“我知道你娶我是因为圣意,你对我外祖家有误会,对我肯定也不多喜欢,我心里都明白。因为新婚,所以就委屈你几晚,等过了时间,我搬去别处住,不给你添麻烦。”

    说罢,她打了个哈欠,困得泪眼朦胧,再度钻进被子里就那么闭上眼:“——那我就先睡了,我可能睡相不太好,尽量不动。”

    她是真的很困,这会都是强打起精神跟他说话。

    许嘉玄见她说睡还真是睡,钻进被子不过片刻就呼吸绵长,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不是耍欲迎又还的招数吗?

    怎么就睡了?

    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还委屈他了?

    许嘉玄此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一张脸青了白,白又转黑,突然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感觉身上凉飕飕的。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裸着的上身,黑着的脸又有些火辣辣地发烫,居然有种可耻的羞恼。

    而他打喷嚏也没惊醒身侧的人,可见她睡得有多香!

    许嘉玄一咬牙,扯过被子躺好,决定明早看热闹。他倒要看看新婚之夜没有同房,究竟是谁要受委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