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表姑娘 > 44.第44章(捉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梓妤风寒, 回到侯府歇息三日已是大好, 正好到了和陈莹玉相约的日子, 这天就起了个大早。

    李妈妈带着小丫头们进来伺候, 见梓妤穿了件大红撒金小袄,下边的裙子芙蓉开得正盛,整个人明艳极了。

    她忍不住夸赞道:“少夫人就该多穿鲜亮的颜色, 这样好看。老奴也只在新婚前几天见着少夫人穿红。”

    梓妤指间在袄边轻轻划过, 笑道:“今日有客人要来, 穿得正式一些, 在家还是喜欢轻便的。”

    “有客人?”

    李妈妈一愣。

    她接过小丫头送来的湿帕子先擦手, 净过面才说:“是陈家表妹, 还有回京识得三个妹妹。”

    李妈妈哎呀一声, 语气略焦急:“少夫人怎么没早说,老奴好让准备, 可不能怠慢贵客了。”

    “又不是别人。小姑娘们你太紧张地准备,反倒才要叫她们拘谨。”梓妤忙安抚, “昨夜又起了风, 也就带她样到枫林里走一圈, 多数是要在家里的,我已经吩咐绿茵去准备吃食。”

    经她一提, 李妈妈才发现绿茵还没到跟前来,原来是忙这些事情去了。

    许嘉玄换好衣裳, 从净房出来, 听到说:“陈二的女儿约了今儿来?”

    梓妤就斜斜飞睨他一眼, 对他嘴里的陈二不满:“对,我二舅舅家的女儿要来。”

    她水眸盈盈,许嘉玄被睃一眼也不生气,倒是闭上嘴,没让自己再失言。

    用饭前,梓妤先给小东西喂食。玉米粒,瓜子,还有颗苹果,她拿着小刀子一点点给切成粒。

    连他都没有的待遇。

    许嘉玄冷冷扫了两眼把瓜子壳啄得咔嚓咔嚓响的小东西,突然走上前,装作不经意随手捏了她正切出来的苹果粒丢嘴里。

    梓妤只当他嘴馋了,抬头问他:“甜么。”

    许嘉玄咬了口刚想皱眉,听到这话下意识回道:“甜。”

    小东西被鹦嘴里抢食是头一回,叫一声,飞到碟子边上忙啄一颗,哪知尖尖的嘴才闭上又吐出来:“酸的!”

    许嘉玄:“......”这只不知道好歹的鸟!

    “它嘴叼,我再换一个去。”梓妤闻言也没多想,就把手里剩下的小半果子塞到许嘉玄手里,“世子喜欢带点酸的味儿,这个给你。”

    于是,许嘉玄一脸阴沉捏着半个苹果走到外间坐下,把那果子咬得咔嚓咔嚓作响。

    陈莹玉是在早饭后半个时辰来到的,依言带着三位小姐妹,还有一个让梓妤没想到的人。

    竟然是她大表哥定亲的孟家姑娘。

    孟柳芯见到她时候十分害羞,可能也觉得自己来得突然。

    梓妤却是很高兴的。孟家本就是书香世家,父亲如今在国子监任职。她先前只知道定亲,如今见到这孟姑娘文静清雅,家世样貌无一不好,更觉得跟她大表哥极相配。

    “我在京城里没什么朋友,如今你们都来了才热闹呢。”梓妤伸手就去拉了孟柳芯,表达亲近,让她心里放轻松不少。

    另外三个小姑娘也露出笑来,一一跟她问好,对梓妤是喜欢又有点敬畏,也没比孟柳芯自在多少。

    陈莹玉是个没心没肺的,嘻嘻哈哈接话应是,去挽了梓妤另一边胳膊:“表姐快带我们去枫林呀,看样子一会要下雨。”

    孟柳芯听着欲言又止,最后不动声色地笑,梓妤眼尖瞧见了,略一思索就猜到她想说什么的。对她这个玲珑的性子更欣赏。

    梓妤就拍了拍表妹的手说:“我们要先去给夫人问个安,一会再带着你这皮猴子四处走走,你可别见到树就走不动。”

    她一番打趣逗得三人直笑,陈莹玉瞪了眼:“表姐嫁人后就会埋汰人了,我可不是猴子!”

    ***

    许嘉玄知道梓妤宴客,就避到外书房,听到六喜来说她带着人去见继母了,神色淡淡。他发现梓妤是个面面俱到的人,他在家这几日,即便许氏免了晨昏定省,她都会让绿茵过去走一趟问安。

    他对此不以为然。

    她是他的妻子,侯府正儿八经的世子夫人,即便就是她不想去给刘氏请安又怎么了,谁还敢说一句不成。

    但她每日都把这事当正事干,他也就没多过问。

    等到中午的时候,许嘉玄从一份卷宗里抬头,随口问六喜梓妤那头是怎么宴客的,厨房都送了什么过去。

    六喜抱着小猫儿,说去打听打听,一溜烟跑走很快就又回来禀报:“厨房送了各类肉片和时蔬,少夫人吩咐让做锅子。说是昨儿起风,今儿觉得冷,这样吃着也热闹。”

    她倒是会安排。

    许嘉玄正想着,外边李妈妈来送饭食,竟也是拎了锅子。

    “少夫人说让今儿天凉,搞不好还要下雨,屋里也不烧地龙了,让世子吃着暖暖身。”

    正觉得自己这儿冷冷清清的许嘉玄心中一暖,让李妈妈搁下,可等到他坐到桌边夹了块肉放进滚汤里时抬眼又四周看一圈。

    ......怎么有种更冷清的错觉。

    清竹院花厅里却正热闹,梓妤还让上了花酿,是绿茵上回从玄灵观带回来的,去岁酿的桂花酿。

    这些花酿其实不醉人,小姑娘们沾上倒是壮了胆儿,先前说人被抓包的其中一个徐小姑娘也打开话匣子了,说起这两天京城里的八卦。

    “昨儿我娘亲去做客,听说到皇后娘娘生病了,太子殿下这些天连早朝都没去,都陪着呢。”

    小姑娘们自打上次被梓妤小惩大诫后,就改了说人嘴的毛病,但对八卦依旧热爱。

    梓妤自然知道皇后生病的事情已经传出去,她不动声色,也想听听外头是怎么传的。

    但徐小姑娘说过后就转了话题,说到惠和公主那头了。

    “除了这事,宫里还出了件事情,惠和公主殿下被送到皇寺里了,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错。而惠和公主在皇寺还不小心滚下山坡,听说她夫家余家人都进宫去求请,芳嫔娘娘也跪在陛下那儿许久,每日都跪着。”

    这事儿梓妤倒没听说,或者是绿茵不想让她烦心,就直接略过了。

    她问:“那陛下轻饶了吗?”

    “陛下那头并没有理会。”

    “不是不是。”另外一个小姑娘嚷嚷起来,把酒杯一放说道,“我从别人那儿听说的陛下都要心软应下了,是太子殿下说皇子犯法都要与庶民同罪,何况是一个公主。错了就是错了。”

    “后来那个余驸马又哭诉说家中孩子刚满岁,实在是不能离开娘亲,太子殿下手一挥,让驸马带着孩子一块儿去皇寺了。为此朝里的大臣们有说太子殿下英明,但也有说太子殿下太过不近人情,稚子无辜。”

    一个惠和倒是能搞出那么些事情来,梓妤眸光闪了闪,对惠和滚下山坡一事倾向于在博取同情。

    但太子的态度......梓妤想到自己送进东宫的请安信,居然如同沉入水中的石头,再也没有音讯。

    太子他究竟什么意思。

    她抿唇思索了片刻,小姑娘们已经转了话题,说起近儿哪家胭脂铺又上新了,今年春装大家都做什么样式的。

    就此约好再过些日子要跟着梓妤一块儿出门逛铺子。

    用过午饭,来侯府做客的几人再略坐一会儿,不舍地跟梓妤告辞。陈家大少爷特意来接堂妹,被鬼精灵一样的陈莹玉打趣一句你究竟来接谁,到走的时候,耳根子都是红的。

    孟柳芯也羞得没好意思抬头。

    梓妤看在眼里,对两人这种至纯又真挚的感情竟有些羡慕。回到屋里的时候,许嘉玄已经坐在炕上看书,她就站在??扇前静静看他,在他抬起浓眉望过来的时候突然一叹气。

    算了,她要求也不能太高,这煞神如今改一些了。

    许嘉玄却被她叹气叹得莫名奇妙。她好好的叹什么气,有什么心思吗?

    **

    梓妤将养几日,风寒好了,因为许嘉玄鲁莽的伤也终于养好。

    许嘉玄就发现今日绿茵没有在她沐浴后跟到床边放帐子,而是见她把小东西拎走,大约也猜到了。

    夜里歇下时,许嘉玄老老实实躺着,不用梓妤说,他能感觉出来她不喜欢与自己有夫妻间那种亲近。上回在玄灵观她生病着,估计没精神应对,才让他得了一回逞,虽然是那样的得逞。

    可家来几日,她防自己防得严严实实的,一问伤就恨不得要踹他一脚的凶狠表情。

    还是因为他太鲁莽了。

    许嘉玄心里懊恼,但是食髓知味,她又日日睡在身侧,又知道她今日伤好了这漫漫长夜十分难熬。好不容易睡着,梦里又全是旖旎,天亮睁眼时,他甚至还为梦中她在耳边的喘息轻泣在恍惚,四肢似乎还有梦里她给到的销魂酥麻感。

    他低头看了眼正倚着自己手臂熟睡的梓妤,慢慢抽手。

    今天开始他得上朝了。

    周锦成被降职,陛下这几日用着南镇抚司,并没有再传召他,如今指挥使一职还空着。他免不得动心思。

    哪知这一抽手,却把梓妤惊醒了。

    她睁开眼茫然地看他,又慢慢回神,盯着还昏暗的帐子说:“你今天要回去销假了?”

    许嘉玄嗯一声,她已经让开。

    昨晚也不知道怎么睡的,襟口微松,许嘉玄视线滑过她修长白皙的脖子,呼吸一滞倾身就将她压倒。

    “我亲一下。”

    他似是询问,但话落根本没给到她开口的机会,低头就含住她润红的唇。

    双唇缠绵,呼吸交融,许嘉玄觉得自己魂都要被吸走了似的,追着她躲藏的小舌,低声呢喃喊她的名字。

    他一大早的就不务正业,梓妤被亲得唇都麻了,好不容易等松开,就去推还埋在她脖颈间喘气的人。

    “你好沉,快起来,而且......”她从刚才就觉得身上衣裳不对,好像有着湿意。

    许嘉玄不满足地抬头,目光正好看到滑到肩头的衣襟,看到下方以前没发现的痕迹,神色当即一顿。

    那是伤疤?

    他看到几道细细的痕迹,想要再细看,不太明白她一个姑娘身上怎么会带伤疤,她却已经拉起衣襟把他推到一边。

    “快起,一会晚到了,是大不敬,要治罪的!”

    正是这个时候,梓妤看到坐起来的许嘉玄中衣下摆和裤子上有一团湿湿的痕迹。

    她下意识一指,惊道:“你尿床了?!”

    许嘉玄一低头:“......”他这叫满溢了!!

    ***

    许嘉玄黑着一张脸去了上朝,梓妤在用早饭的时候,却见了位不速之客。是吴皇后身边的那个大宫女。

    大宫女与她见过礼后,笑着跟她说:“娘娘病了这几日,如今见好了,心里惦记着世子夫人前些日子受惊的事,特差奴婢来看看世子夫人。”

    居然是来慰问的,梓妤感谢地说自己一切都好,又再细问吴皇后的身体。大宫女顺带就将来意说了:“娘娘身体见好,一直惦记着世子夫人,吩咐奴婢,若是世子夫人今儿有空,便接夫人进宫一叙。”

    进宫......梓妤莫名就先想到了太子。

    许嘉玄等到散了朝,才从金銮殿退出来,心里正琢磨着镇抚司里的事情,就有一名锦衣卫来报说:“副使,少夫人被皇后娘娘召进宫了。”

    他动作一顿,皇后好好的喊梓妤进宫做什么?

    他便要吩咐人去探探,结果另一个锦衣卫也匆匆找进宫来,给许嘉玄递了封信,是六顺写的。

    他连忙拆开,发现信上写着他查了许久都没查明的事情——

    明德帝那个香囊是经过南镇抚司的人给送进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