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表姑娘 > 45.第4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许嘉玄收到信的时候, 梓妤已经在坤宁宫陪着吴皇后说了小半时辰的话。

    吴皇后精神虽是好了一些, 久坐间却又慢慢露出疲惫, 梓妤就将她劝去歇息。

    “瞧我,见着你高兴,这身子却是不顶用, 叫你这瞎奔波的。”

    吴皇后心里愧疚,抓着梓妤的手长吁短叹,梓妤又是好一番劝, 才让皇后去歇下。

    她在大殿坐了会,坤宁宫的大宫女从寝室出来说皇后睡着了,她就趁此告退。

    大宫女离不得皇后身边,喊来别的宫人送她出宫,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就发现宫人带的路已经偏了。

    禁宫她少来, 但出宫的路还是记得的, 她脚步顿了顿。那个宫女察觉,转身抱歉地朝她笑:“惊着世子夫人了,是太子殿下吩咐奴婢的, 太子殿下说有几句话与夫人说。夫人顺着这条小石道再走两步便是,这附近也有南镇抚司的人,您不必担心。”

    果然是太子。

    她就觉得皇后这个时候想起自己来, 有些奇怪, 多半是谁在她跟前说了什么, 又确实是对她有几分念想这才传召进宫作陪伴。

    如今一切都解开了, 就是太子有意为之,利用吴皇后,才方便见她。

    她肃了脸,慢慢沿着石道往前走,在十余步的拐角处,一个身着明黄衣裳的公子就立在灌木丛边。

    他抬着下巴看天空,眼中映着一片晴空,神色却有一丝丝的阴郁。

    梓妤打量两眼,在离他三步的距离屈膝行了一礼:“殿下相约,不知有何要事吩咐。”

    太子闻言,侧头去看她。

    少女穿着天青色衣裙,未施粉黛也掩盖不住她五官的明艳,他沉默地端详她,似乎是通过她的面容在拼凑什么思绪。

    梓妤见他只盯着自己看,再又说道:“殿下,臣妇是外命妇,不宜在宫中久留。殿下若是有什么吩咐,直说便是......”

    “没有。”太子突然就开口打断她。

    他语速极快,似乎还有些不耐烦,梓妤被他噎了噎。

    她就浅浅地笑:“既然没有,那臣妇便失陪了。”

    “——臣妇?”

    在她转身之际,太子伸手一把拉住了她,梓妤被拽得眼前一花,怎么也没想到太子会动手,然后就被他拽到树杆边。

    太子一掌撑着树杆,神色不明地又问:“臣妇?你不应该自称别的?”

    梓妤被迫靠着树,闻言心头猛地一跳,抬头见到他微幽的眸光,一双星目死死盯着她。

    里面似乎有怨气,有恼怒,又有复杂不明的难过。

    梓妤抿抿唇,撇过头,不再看他。

    太子却低头,轻声在她耳畔说:“你既然都敢上请安折子了,会没猜到我都清楚了?你一口一句臣妇,自己不觉得刺耳?”

    确实是如太子所言,梓妤早在让莫千户送信的时候,她就知道太子应该是知道了,知道了他们间的关系。

    她首回进宫见到他,他就对自己投来视线,那时她就在猜测。毕竟当时在场家眷那么多,太子怎么可能会第一时间注意到自己。

    后来如若不是太子一而再的闹出动静,穿着她给皇帝送进宫同样布料的衣裳,又弄了一场大火磕伤自己,借着许嘉玄的嘴来给她发出信号,她可能就会一直这样保持原来的距离。

    太子在皇子们算计中长大,火场里能找出痕迹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就是故意的,目的不过是逼她见上一面。

    梓妤沉默着,虽然明白自己今日进宫来必定会遇到眼前的局面,但到这刻却觉得自己过于自负了。虽然期盼过见面,她其实还不能冷静对待太子,她藏在袖子里的手都在轻颤。

    “怎么不说话了?”太子再度逼问,用一种冷漠又诡异的语气喊她,“长姐——”

    梓妤猛地抬头,被他带着厉色的眼神刺了一下,而后再看到的是他额间的纱布。

    这都多久了,还没能摘掉。

    她抿抿唇,有些无力,身子慢慢靠着树杆滑下,就那么没有一点形象抱住膝盖蹲着:“即便你生气,你也不该这样折腾自己,伤着头是好玩的吗,你这样娘......娘娘也要伤心的。”

    “——闭嘴!”

    太子失控制地大喝一声。

    梓妤被他喝得闭了闭眼,眼底有着难过,心里想。他应该生气的,如若今日换做是她,可能气得更厉害。

    可是当年的事情......连娘亲也无法控制,谁能想到皇帝会这样做,她也是渐大后才知道的。

    梓妤被喝了一声后,慢慢的反倒冷静下来了,她抱着膝盖说:“既然你生气,你又何必再阻挠陛下放惠和公主一马,这于你名声有碍,我不相信你不清楚。”他其实是在维护她吧,才坚持让惠和受到惩罚。

    太子被戳破心思,错愕在当场。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梓妤会提起这个。

    他嘴角动了动说:“不这样,你怎么会安心来见我。”

    梓妤就仰头看他,盯着他的清亮眼眸似乎是在说:你撒谎。

    太子突然就伸手去把她拽起来,漠然盯着她说:“我不久前让许嘉玄的查到一件有趣的事,他可是对父皇腰间挂着的香囊来历锲而不舍追查着。”

    梓妤不可置信睁大眼,太子朝她温和一笑,还伸手去把她耳边的碎发挽在耳后:“长姐害怕了吗?”

    他语气十分温柔,让梓妤胳膊上都起了层鸡皮疙瘩,她想伸手推开他,心里莫名觉得不安。

    太子却死死抓着她胳膊说:“他应该也到了。”

    梓妤猛然一挣,快速往后退,但后面是树,她背就撞在树杆上,疼得直皱眉。

    而在她的不安中,她也看到了太子口中所说的许嘉玄,就站在她刚才走来的小道拐角,脸色霎时发白。

    太子见到她面上血色尽褪,心中一紧,张嘴想说什么到底是抿紧了唇,然后抬步就要往前边离开。

    就在他走了一步的时候,一股巨大的拉力将他拽了回来,他还没反应是怎么回事,耳边就响起清脆地啪一声。

    梓妤抬手就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朱允安,你过份了。”

    太子脸颊火辣辣的疼,他伸手摸了摸,似乎是被打蒙了,看向梓妤的眼神都是茫然的。然而也是这一眼,让他瞳孔一缩,他看到梓妤眼角滑落一滴泪,又很快被她反手抹去。

    她没有再看他一眼,心中发痛,眼里发涩,脚下踉跄地朝许嘉玄那里走去。

    许嘉玄也被她打太子的一巴掌惊着,在她往自己走来的时候才稍稍回神,一言不发上前去扶住她。

    她低着头,额发有些凌乱,胳膊在颤抖。

    “带我回家.......”

    许嘉玄什么时候见过她这种脆弱的样子,她说的回家二字更是让他心中悸动,她是在依赖他。刚才太子与她的亲近,他悉数看在眼里,可这个时候,他脑海里并不是去深究原由,而是依她所言。

    他一把将她抱起来,坚定地转身:“我们回家。”

    梓妤抱着他的脖子,再也忍不住,又落下几滴泪,滚烫的泪水落入他的衣襟,让许嘉玄一颗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直至夫妻俩的身影不见了,挨了一巴掌的太子总算回过神,梓妤离开前伤心的眼神一直在脑海里散不去。

    他颓败地去踢了一脚树杆。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

    太子又再度抬脚要去踹树,这个时候,他却看到树根处有个什么东西。

    他弯腰拾起,是一个木头做的小娃娃,男娃娃,扎着包头,正双手抱拳。他伸手去碰了碰那木头雕刻的小手,发现手臂居然能上下活动,男娃娃似乎就是在揖礼。

    他愣了愣,回头去看空空的小道。

    这东西是梓妤的吗?

    可是这木头有些年份了,虽然有刷油保养,但木色避免不了的泛陈,而男娃娃的眉眼都被摸得有些模糊。

    太子心头重重地一跳,转身飞快朝出宫的方向奔去,然而,这一路上除了吃惊朝他行礼的侍卫,哪里还有梓妤的身影。

    他捏着那个小木人,看着宫门失神良久。

    许嘉玄将梓妤塞进马车里,吩咐车夫以最快的速度回侯府。

    梓妤坐在马车里一直没有说话,他就握着她的手,也不问她任何事情。

    等回到清竹院,他就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砰一下关上门。梓妤被关门声惊回神,回身去看他的时候竟是被他一把扛到肩头,直接给丢到床上。

    他高大的身子就压了下来,梓妤下意识伸手抵着他胸膛,被他手轻轻一扣就拉开了。

    他低头,先去亲了亲她嘴角,说:“我们回家了。”

    梓妤定定地看着他,眸光不断闪动着,双眼慢慢湿润。他的吻就落在她有着水汽的眼角,慢慢地再回到她红唇:“别怕,你要不想说,也可以不说。”

    他是想知道太子为什么会抓着她手,似乎还摸了她一下。

    他是有点气疯了,但他却知道,世上没有那么巧的事情,他怎么就能正好碰到太子拉着梓妤!所以,他愤怒,却又无比的冷静,甚至在无条件地偏向了她。

    许嘉玄终于吻住她的唇,缱绻又温柔,梓妤闭上眼,去圈住了他的腰。他其实一点也不凶和也不鲁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