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表姑娘 > 50.第50章【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梓妤说:“你就是个大傻子。”  在许嘉玄离开后, 梓妤仍倚着美人靠,对着太阳看手中的玉佩,折射的光柔柔照在她精致面容上。

    这是块上好的羊脂玉,正面刻有平顺二字,背面雕有青竹和雄鹰。而平顺二字要比别处纹路都显得有光泽, 一看就是有人常常用手指摩挲所致。

    她盯着玉佩来来回回地看,确定这绝对是许嘉玄常佩戴的。

    常佩戴的东西一般来说都有特殊意义, 他却给了她。

    梓妤回想他离开前盯着玉佩欲言又止的样子,多多少少察觉到不对。

    绿茵见她一直盯着新姑爷送的东西瞧, 抿嘴直笑:“姑娘, 您喜欢, 奴婢给重新换个络子, 您戴身上。”

    “你见他离开的时候是不是有点生气?”梓妤理了理玉佩上蓝色的穗子, 侧头问。

    绿茵回忆说:“副使不是向来都是一张冷脸, 不过刚才脸色更难看了是真的。”

    “先收好吧。”

    梓妤略一思索, 把玉佩递过去。

    方才讨论婚期的时候许嘉玄就怪怪的,看得出来他对成亲一事十分不满意, 如果不满意,又怎么会给她送玉佩?

    她觉得可能自己有所误会了。

    前院的宾客已散, 但后宅里还有陈家的几位亲戚,梓妤就被陈老夫人再喊过去作陪。

    一阵见礼和寒暄后,梓妤坐到陈莹玉身边。

    刚坐下, 就被她往嘴里塞里块姜糖, 说:“表姐一路过来, 吃一块驱驱寒。”

    梓妤含着糖,舌尖上是掺了些许辛辣味的甜,想起二舅母生意上的官司,装作不经意地说:“这几天你衣裳缝得怎么样?用的什么布,若不明儿起,我也跟着你凑热闹。”

    说起女红,陈莹玉当即就皱起小脸,一双杏眸瞪得圆溜溜地:“可别提了,我这手拿剪子都要磨出茧来,好在是从铺子里拿的次缎子,不然剪坏那么些,我娘亲早让我收手。”

    “一般不该拿粗布做的?”

    陈莹玉歪着脑袋想了想:“可能是因为还要在上面绣花,所以没拿粗布给我练手,左右有婆子再帮着修修补补。”

    梓妤弯眼一笑:“那我明儿就到你去。”

    她耳边就响起一阵笑声,陈莹玉朝她挤眉弄眼说:“表姐这就要给未来夫君做衣裳了吗?”

    许嘉玄?

    她想了想,落落大方地说:“嗯,是该给做一件。”上回她扯坏他官服来着。

    赔一件应该的。

    陈莹玉笑弯了眼,她家表姐还一点儿都不害臊,又跟她说过几天小姐妹要来恭贺她,商量起到时要怎么招待客人。

    ***

    许嘉玄离开陈家,顶着寒风一刻不停赶回镇抚司,太子那头的事情还没有理清楚,他拿上帐本又再进了宫。

    不知是哪个好事的,已经把他在陈家所为告诉了明德帝,明德帝听过后心中有所不满,见他时冷着一张脸。

    “一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们锦衣卫的能耐都用到耍奸和欺霸上头了!”

    皇帝有气,许嘉玄只当是因为牵连太子的问责,跪在地上没有接话。明德帝见他在自己跟前鹌鹑似的不说话,拿话提点他:“日后成亲了,改改你这破性子。”

    太子案件扯到他成亲和性格上,许嘉玄莫名奇妙,却只能应是,又请示皇帝对太子一事拿主意:“兵部主事已自尽在牢里,太子殿下一事再往下查,恐怕臣只能往东宫去了。”

    哪知话落许久也没有得到回应,抬头一看高坐上的皇帝神游似的,问道:“你说太子怎么了?”

    许嘉玄:“......”他刚才不是禀报过了吗?

    皇帝最终选择把事情压下去,让许嘉玄直接以那个兵部主事畏罪结案。前不久才理清户部贪墨一案,里头就牵着他另一个儿子,现在又要牵到储君身上,有人想耍什么花枪明德帝心里明镜似的。

    许嘉玄心中早猜想到只要查不下去,就是这么个结果,神色淡然领命回镇抚司结案。

    锦衣卫指挥使周锦成听到他回来又带人去抄家,是要了结刺杀的案子,嗤笑一声:“今日才去陈家下聘,转眼又去做这种要见血的事情,他倒是一点也不忌讳,真是煞星。”

    周锦成身边的千户嘻嘻一笑:“他也够倒霉,居然和仇家结亲,恐怕以后得后宅不安,就是可惜了那个陈家表姑娘花容月貌的。”

    “再可惜,你也没有他这福气。”周锦成警告地看他一眼。

    他抓住了鲁兵的小辫子,在后头挑拨许陈两家,好不容易看到鲁兵皮开肉绽,以为陈首辅势必要再狠狠整治那煞神一把。哪里知道皇帝居然把陈家的表姑娘赐婚给许嘉玄,他要看的热闹没看到,心里这会还不爽得很。

    最主要也是听闻陈家那个表姑娘貌美的事,这分明是便宜了那煞神!

    那个千户被一瞪,当即低下头不敢再乱说。心里在想鲁兵吃一回暗亏,居然没找后账,估计是没能抓到他们这边动手的证据,暗暗又得意起来。

    两人这头正说着话,周家的管事居然到衙门来了,手里拎着食盒,里面有烤鸭烧鸡一应荤菜,丰盛极了。

    周锦成瞅着一愣,问那管事:“夫人让你送来的?”

    管事眯着眼笑:“是的,夫人还让给送了您爱喝的烧刀子,如若老爷下午没公差,还能小酌一杯。”

    “家里是有什么喜事?”

    不然好端端做送那么丰盛的饭菜来做什么。

    管事就上前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千户站在一边,听到什么铺子,入账,之后就模糊不清了。

    周锦成闻言后拍着大腿哈哈哈地笑,喊上自己几个得力的手下一块喝酒吃肉,闹得班房里都是酒气。

    许嘉玄从兵部主事家出来的时候,特意寻来的方景铄拉着他去吃饭,先埋怨起武安伯老夫人的事:“那疯婆子跑我家里来闹,还好陛下明断,让她大儿子丢了官爵。说起来还得恭喜你,你这是双喜临门,如今爵位落在你姨父身上,你姨母准高兴。”

    涉及到林家的事情许嘉玄向来少提,转着酒杯淡淡道了声谢。

    方景铄就想到他昨日气冲冲的样子,好奇地问:“你们婚期最后定在什么时候了?”

    正想要喝洒的许嘉玄动作一顿,想起自己在梓妤身上吃的瘪,没作声。

    方景铄见他不说话,疑惑地打量他,正好扫到他腰间今日居然少了样东西,遂又问:“你玉佩呢?”睡觉都不离身的。

    许嘉玄手猛然一用劲,屋子里就响起咔嚓一声,方景铄指着他手里正淌酒的杯子说:“裂、裂了!”

    这相似的画面让方景铄想起陈家那个怪力表姑娘。

    ——两人其实很相配!

    都爱捏杯子。

    最后转成了一片煞白,恨不得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背后议论人被抓包,再也没有比这个丢脸的事。

    梓妤把她们的神色尽收眼底,忽地笑了,声音轻柔:“前边的戏应该快开唱了,你们不去?”

    四人当即如蒙大赦,齐唰唰朝她福一礼,提着裙子就往前头跑。她见她们落荒而逃,眼里都是笑意,却又朝她们背影喊:“刚才我报家门了,还不知几位妹妹名姓呢。”

    那四个小姑娘吓得一激灵,魂都要被吓没了,跑得更加快。

    绿茵失笑:“姑娘都放人走了,还偏要吓唬她们。”差点没叫人跑掉鞋子。

    梓妤双眼一弯说:“我就爱当坏人。”

    陈大夫人和陈二夫人在前头招呼客人,掐算着时间,往后一看,果然见到穿着大红披风的外甥女慢慢走来。

    两人脸上的笑容又再度灿烂几分,都朝她招手:“妤姐儿快过来。”

    声音同时响起,妯娌俩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嫌弃,待梓妤走到跟前一左一右围着她。

    梓妤两手被人一边一只攥住,眸光闪了闪,心想大舅母和二舅母又较上劲了。

    她的大舅母和二舅母都是同是京城人氏,听说两人自小就识得的,很有缘份同嫁到了陈家,不过两人似乎有点不对盘。她家来几天,已经不止一回见两人暗暗斗劲。

    她这头就被拉着给众位夫人见礼,众夫人眼中都闪过一抹惊艳。

    梓妤的相貌随了娘亲,是明艳那一派的,双眼眼尾略长,微微上扬。乍看清冷美艳,但一笑起来眸光似湖面上的滟滟波光,明净纯粹,端着的美就成了少女独有的娇与俏,可人极了。

    而她又爱笑,众夫人惊艳之余心里那份好奇也转作几分亲近。

    在场的有一些是曾见过她母亲的,见她长得像极了生母,大约也明白陈老夫人为何偏疼了。

    她们本也有心要跟陈家走近,便纷纷都让她到跟前说话,给塞见面礼,还把自家的姑娘都喊到跟前介绍与她认识。

    刚才在背后私议被抓包的几位小姐自然也在,与她见礼时,心口怦怦跳,羞得一个比一个脸红。

    还好她们忐忑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梓妤没与她们长辈说什么,慢慢地也就放松下来。

    这头热热闹闹见过礼,那边陈老夫人终于姗姗来迟。

    梓妤看见小表妹陈莹玉也在,正弄眉挤眼笑得俏皮,估计是半路相遇的。而外祖母和一位年岁相近的妇人携着手,她看那人清面容后微微一怔,众位夫人已经站起来福礼。

    “臣妇见过大长公主殿下。”

    她也垂头跟着见礼。

    乐平大长公主是今上的姑母,下嫁给了老卫国公,跟着前来的还有她儿媳妇,如今的卫国公夫人。

    陈老夫人嫁到陈家后就和大长公主结缘,两人成了好友,但今儿大长公主前来,还是让众位夫人暗暗吃惊的。

    她们心里多少清楚,陈家是想给这个表姑娘选个好夫婿,她们中一些门第不算高,都在思虑这亲事可行不可行。如今见到长公主,猛然想起卫国公世子到现在也没定亲的。

    难不成陈家人还想让一个生父不详的表姑娘去配卫国公世子不成?

    即便是当朝首辅,这心也有点太大了!

    众位夫人惊疑不定,后又纷纷觉得,可能大长公主就是来给撑撑场子的。

    不管如何,大家面上都是恭恭敬敬,睁大眼看后续。

    陈老夫人跟大长公主有个小赌局,瞧见外孙女站在人身后,眯着眼笑道:“殿下可与我说好了的,你瞅瞅,哪个是。”

    大长公主笑着在人堆里看一眼,抬手一指:“大红披风那小丫头。”

    夫人们忙避到两边,后头的梓妤就暴露出来了,亭亭玉立,宛如一朵开在冰雪天地里的芙蓉。

    在众人的注视下,她毫不露怯地缓缓福身,笑道:“殿下火眼金睛。”

    大长公主哈哈地就笑了,还跟她打趣:“我可不是孙猴子。你这长得太随你母亲了,哪里就认不出,你外祖母这是赶着给我送银子。”

    陈老夫人拍着额头哎哟一声:“我居然忘记这回事。”

    大家也都跟着笑,知道陈老夫人爱忘事,结果把外孙女像谁都给忘了。

    一片热闹中,梓妤却察觉到一道不太和善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循踪朝前边看,正对上了卫国公夫人那双杏眼。

    卫国公夫人出身名门,雍容有威仪,见她看过来,面上神色淡淡的,疏离感再明显不过。

    梓妤微不可见蹙眉,不动声色移开视线,心里犯嘀咕了。

    卫国公夫人很不满意她似的,这种不满意,就像婆婆挑剔儿媳妇一般。

    她眉心就跳了跳。

    外祖母把大长公主请来,难不成是要给她和卫国公世子凑对?!

    ——那多不合适。

    很快,梓妤就发现自己可能猜对了。她就那么被外祖母拉着坐到身边,陪着大长公主说话,卫国公夫人更加皮笑肉不笑的,面上的不悦已经快掩不住。

    陈家两位儿媳妇拿来戏本让大长公主点戏。

    随着二胡声响,台上的戏就开唱了。梓妤不爱听戏,在前头陪着坐,心不在焉的。

    戏台上的白脸红脸呀呀唱词,好不容易戏唱过半,老人终于放她自由,同时想起亲孙女来:“莹玉丫头,你们小孩子坐不住,陪着你表姐去赏花。”

    梓妤顺势站起身,笑着与大长公主说失陪了,余光一扫,果然又见到卫国公夫人眼底有冷光地瞅着自己。

    一离席,绿茵就紧紧跟上来,凑她耳边低声说:“姑娘,我看老夫人有意卫国公府吧。”

    连绿茵都看出来了,乐平大长公主又怎么会猜不到设宴的目的。

    她抿唇:“恐怕不光是外祖母那头的意思。”

    “但卫国公夫人并不高兴的样子。”

    “让你相看一个生父不详的女孩做儿媳,你也高兴不起来。”

    绿茵有些无语望着自家姑娘,这太过诚实了也不好。至于生父不详......只是外人不知道,卫国公夫人就是那个外人。

    陈莹玉见两人在咬耳朵,扯了扯她袖子说:“表姐,我带你去见见我的小姐妹。”

    等来到话里的小姐妹跟前,梓妤扑哧一声,没忍住笑了。

    就那么巧,是先前议论她的四个小姑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