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表姑娘 > 55.第5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梓妤说:“你就是个大傻子。”  陈家表姑娘被赐婚给许嘉玄的消息一夜不胫而走, 引来京城官宦人家热议。

    两家有仇怨众所周知,皇帝怎么就这样凑一对了。众人免不得四处打听, 奈何两家都极低调, 只打听到威武侯的继室刘氏今日一早就去了陈家。

    未来的婆母上门, 梓妤自然是要见,一番梳妆, 盈盈来到厅堂。

    厅堂里已经坐满人, 她的两位舅母都在, 这几日被拘在屋里做针线的陈莹玉也在。正朝她抿嘴笑,眼珠子一劲往高坐上的刘氏瞥。

    梓妤当没懂她的打趣, 来到老人跟前福一礼,陈老夫人就笑着介绍道:“这位是威武侯夫人。”

    刘氏早在她进来的时候就眼前一亮。前两日有听闻陈家表姑娘貌美,今日一见确实惊艳, 特别是笑起来时那双眼,从眸底深处涌出的光柔柔笼罩着你,如雾似风, 竟让人止不住心跳。

    “快快别多礼。”刘氏伸手扶她,这样一个儿媳妇谁瞧着不喜欢。

    梓妤重新站好, 不卑不亢地微笑谢过,落落大方。

    等到落坐,刘氏这边就缓缓道明来意:“钦天鉴那边说明日是吉日, 世子明日就过来下聘, 一并议定婚期。”

    陈老夫人对不端架子的刘氏颇有好感, 这种事情其实派个人来报信就成, 偏她本人来了,这会也是笑容满面:“往后小鱼就劳你多照顾了。”

    赐婚已定,老人心里再不满意许嘉玄,为了外孙女能在许家舒心些,当然知道不能一味强势。

    刘氏闻言有些受宠若惊的笑,嘴里连连道应当的:“那么个可人儿,我这是多了个闺女呢。”

    陈老夫人稍稍放下心来,就说带她到园子里转转。刘氏婉拒:“不怕您见笑,府里头正乱着呢,我这边得早些回去。”

    赐婚到下聘的时间太短,其实谁不是措手不及。

    陈老夫人也就不多留,笑吟吟让梓妤相送。

    走在游廊下,刘氏侧头打量梓妤精致的五官,想了想,还是宽她的心说道:“外头那些流言非语你不必要理会,侯爷不是那种迁怒的人。世子爷是不大爱笑,却也没有外边说的那么不讲理,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了。”

    梓妤倒没想到刘氏会跟她说这些,可见刚才在外祖母跟前不是假意,遂笑道:“我只管听您的,外头的那些话不理会。”

    这也是她表示亲近,刘氏大喜过望,拉着她手一直笑。其实刘氏有担心自己这个继母身份尴尬,眼下是真正松一口气。

    梓妤将人送到垂花门,结果正好撞上前来的卫国公老夫人婆媳下车来。

    她神色一顿,刘氏更是愣了愣,没想到会见到大长公主,忙朝她见礼。

    乐平大长公主表情有一瞬的尴尬,很快又被挤出的笑掩盖,跟刘氏道喜,寒暄几句匆忙先往内宅去了。

    梓妤送走刘氏并没有着急往里头赶,而是走得慢慢悠悠。她知道大长公主来是做什么的,武安伯的事情肯定压不住,大长公主不能装聋作哑,再丢脸也得先拉着儿媳妇过来说明白。

    所以她要是赶回去了,那才叫一个尴尬。

    陈老夫人是在来迎人的半途就遇上她们婆媳,见到卫国公夫人低垂的脸颊隐约还红肿,先是怔愣,听到大长公主说明来意有气也不好发了,只能干笑着说就是个误会。

    等到梓妤回到厅堂,乐平大长公主已经要回去,临离开前拉着她手说一定会添份厚礼祝贺,即便笑着眼里还有浓重化不开的惆怅。

    两府准备着婚事,许嘉玄却面无表情抓了武安伯入宫,告诉明德帝已经去查看过武安伯发妻的尸骨,头骨有裂缝为钝器所伤。

    武安伯直接吓瘫软在大殿里,明德帝当场就削他的爵位和夺了官职,又让拉出去打了三十大板。可是老武安伯功绩在那里,明德帝不好做得太难看,想起许嘉玄生母的嫡亲妹妹是武安伯府三夫人,直接就把爵位转到三房头上。

    许嘉玄哪里不知明德帝这是在施恩,替姨母谢恩。

    等到从宫里出来,鲁兵就候在宫门,跟他说起别的事情:“兵部那个主事在牢里自尽了,刺杀的兵器怎么流出去一句未提,此事太子那头恐怕没法避责。”

    那日从兵部拿来帐,顺着一查就抓到了一个主事,结果那是个硬骨头,居然到死也不开口说是谁指使。

    许嘉玄心里正为定亲一事烦着呢,太子那头的事情还理不清,更没有什么好脸色,一拂袖策马离开了。

    鲁兵被甩在宫门口,低头摸了摸鼻子,可怜他们副使了,居然被乱点鸳鸯谱。

    许嘉玄策马无目地走,正准备出城跑一圈的时候,那么巧遇到收到消息回城来的方景铄。

    方景铄喊住他,又拉了他到芸娘那里喝酒,不知该是说恭喜还是同情。

    “怎么才两三天,她就成你未婚妻了!”

    许嘉玄抿酒不语,方景铄又道:“其实你也不算太吃亏,她成了你媳妇儿,陈家又疼她,怕你们过不好,以后不就得低三下四哄着你?”

    就是那个姑娘有点怪力。

    方景铄想着要提醒一下好友,可当初拍胸脯保证过不外扬,这下憋得那一个叫难受。

    许嘉玄还是没说话,芸娘就在边上积极地给倒酒,不过一个时辰桌上已经空了四个壶。

    等两人从芸娘那出来的时候,满街找许嘉玄的锦衣卫终于见到人,一个红色的小册子就送到他手里,上面赫然是他与那个表姑娘的婚期。

    “翻了年的元月二十六?!那不就只剩一个多月?谁择的日子?!”

    方景铄瞅了一眼,惊出声。

    来送东西的锦衣卫说:“是钦天鉴那头择的,似乎陈首辅也已经知道了。”

    陈家明知道仓促,居然没有换日子?

    许嘉玄握着红册子,被酒意冲得微红的眼眸眯了起来,皮笑肉不笑道:“他们是嫁,哪由得他们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说罢,把册子往身上一揣,打马又走了。

    方景铄紧张地在他身后喊:“你上哪?”

    “回府!”

    他丢下两字,方景铄知道他不是去陈家吵架也就不管了,自己半醉半醒地爬上马,亦是往家去。

    次日,许家下聘,不少官员借口祝贺都跑到陈家看热闹。

    这是喜事,陈家也不好赶人,许嘉玄更觉得自己被人当山里猴一样围观,一张脸沉得能滴水。

    “许副使,笑一笑,大家都在看你,传到陛下那头有所误会就不好了。”礼部尚书适时在他边上暗中提醒。

    许嘉玄我行我素,一点面子也没给,仍是板着一张脸。

    陈老太爷跟陈二老爷看在眼里,脸上亦没有什么喜色,陈老太爷甚至朝许嘉玄冷哼一声,催着礼部尚书快走完程序。

    前院热闹得很,绿茵偷偷去瞄了眼,把新姑爷的不耐烦看得真真的,回头就给梓妤告状:“您是没瞧见,许副使的脸和灶里头的锅底一样黑。”

    梓妤正在屋檐下喂小东西吃食,闻言笑道:“他要是面带笑容那才叫可怕。”

    无端被赐婚,还是有仇的人家,谁能笑得出来。

    主仆两这头正说着,管事却是小跑着过来,见到她焦急道:“表姑娘,表姑爷说有东西要亲手交给您,老爷也不好阻拦,这会人就要到了。”

    梓妤就往院门的方向看,已经看到阔步走来的许嘉玄。一身大红的飞鱼服,一副不苟言笑的凶相,可能是因为来下聘要避讳,随身带的绣春刀倒是不见。

    管事见人来得那么快,悄悄站到她身后,仿佛是要保驾护航。

    梓妤在此时说:“前头肯定很忙,你辛苦了,快去帮着些。”

    她这是支开自己,管事踌躇了一下,绿茵就笑吟吟说奴婢送管事,给两人让了地说话。

    许嘉玄在院门口便看到那个明艳的少女,倚着美人靠,大红的裙摆逶逶散开,惊艳了萧瑟的冬日。

    他眯了眯眼,来到她跟前,高大的身形投下一片阴影。

    小东西见到他不安地从架子上飞下来,跳到梓妤裙面,紧紧贴着她。梓妤摸摸它翅膀安抚,抬头冲来人微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