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表姑娘 > 58.第5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梓妤说:“你就是个大傻子。”

    梓妤真是被它气乐了, 没忍住把它的翅膀扒拉开,伸手去捏它的喙斥道:“可好, 新仇刚解,又结新仇, 加上旧怨, 理都理不清了!就该炖了你!”

    鹦鹉会学舌,除了主人教就只有听到旁人说什么记下了。许嘉玄要是认为是她这主人教的还好,但认为是旁人说的......她身边都是陈家人,比她教的后果还糟。

    它还当着那么些人的面嚷嚷,估计明儿就得在京城传一出陈家鹦鹉当街叫骂许嘉玄。

    梓妤略微头疼。

    小东西怕得抖身子, 在她松手后嘴里继续喊着:“别炖!”

    绿茵终于失笑,学着刚才梓妤教训它的动作, 去捏住它喙让闭嘴。

    “姑娘, 许副使似乎有点生气。”

    “我瞧见了。”梓妤靠进石青色的迎枕里, 神色有几许懊恼。

    她并不怕许嘉玄怎么想自己,就怕无故又牵累到外祖家。

    绿茵知道自家姑娘在烦恼什么,刚才许嘉玄那要吃人的眼神,确实叫人发怵。遂迟疑着说:“若不姑娘还是把事情与首辅大人说了吧,先前就是奴婢闯的祸,奴婢去给大人请罪。”

    “先前的事情就此打住, 你去请罪不是让我外祖心里更恨那边, 本就是为我消气的事, 别再弄得三方都两边不是人。”

    “可刚才的事......”瞒不住的。

    梓妤慢悠悠道:“刚才的事要说, 之前的不必说。我看许嘉玄也不算公私不分的人, 一码归一码,他先前已经答应过要让人给二舅舅赔礼,如若出尔反尔......”她想起他那张脸,淡淡一笑,“那就当我以前的好心喂狗了。”

    绿茵一愣,以前,什么以前,她们姑娘以前帮过许副使吗?

    马车里沉默了片刻,从帘子缝隙透进来的光束时暗时明,绿茵想起一事,朝微微出神地梓妤说:“姑娘,您让留意额角有疤的人......可能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什么消息。”

    下山前一天,姑娘突然吩咐找人,且不说京畿十万人,即便只有一万也是大海捞针。更别说没提找的人是在京城,还是在别处。

    “我知道,只要留意着,记下名姓即可。”

    玄真子神兮兮的,她被卦象和皇子们的争斗闹得也心头不平静,做这些只当安自己心吧。

    主仆便都没有再说话,小东西被绿茵松开嘴巴,委屈巴巴飞到梓妤肩头,挨着她脖子窝好。一会拿头蹭蹭她,一会又轻轻地喊‘小鱼’。

    梓妤被它蹭得脖子痒痒,对这个天天喊自己闺名的小东西当真哭笑不得,最后还是随它窝着。

    回到陈家,护卫当即先把在汇满楼遇到歹徒的事情报上去,陈老夫人听得阵阵后怕,把梓妤拉到身边左看右看,抱在怀里一劲儿喊乖乖。

    “吓着没有!你们快让厨房熬压惊茶!”

    老人一面安抚她,一面急吼吼吩咐下人。

    屋里的丫鬟婆子忙奔出去,梓妤见外祖母比自己吓得更厉害,心中十分过意不去,就靠着老人身上伸手轻轻帮着锤腿。

    “您别担心,我好着呢。当时我在屋里,那个许副使见贼人要闯进来,就站在门口挡着,孙女依稀见到他还受伤了。”

    她其实有看到许嘉玄手臂上的伤,不过当场那么些陈家护卫,她不能有什么举动。虽然也不满许嘉玄借正事由头骗她见了卫国公世子,但他的保护是事实,她再气也不能隐去实情。

    陈老夫人听着神色先是一顿,然后情绪不明地说:“那些人是冲他去的,他挡着也应该。”

    梓妤喝过压惊茶就被催着回屋歇息。小东西骂许嘉玄煞神的事,陈老夫人说他难道还要跟只扁毛的小家伙较真不成,闲闲挥手让她别再记挂。

    穿过月洞门时,绿茵终于没忍住问她:“姑娘,您真跟玄真子道长学术了吗,您那面相看得可真准。”

    前后不到一刻钟,许副使果然伤着了。

    梓妤抬手轻轻拂开探在身侧的细枝,笑道:“谁要去继承他的乌鸦嘴,我就随口一说。锦衣卫哪个不是刀光剑影里走,受点伤正常,我又没说他什么时候会受伤。”

    绿茵就觉得自己还是把姑娘想得太过单纯。

    在天边还留有一丝光亮的时候,许嘉玄再度派人送了信进来,上面只有两字——

    事毕。

    梓妤一手捏着轻飘飘的信纸,一手托腮,眼前闪过他那双冷酷的眼眸。

    他再凶名在外,行以践言这点却十分不错,没因为小东西一句骂话失信。

    她让绿茵把信烧了,去给外祖母请安,见到二舅舅神色轻松,笑容温润,梳着同心髻的二舅母亦眉开眼笑。她放下心来,总算了了一桩事。

    晚上沐浴后,绿茵帮着她绞干头发。

    她以前在道观呆习惯了,穿衣裳总是松松垮垮。这个习惯回到陈家一时也改不了,屋里又有炉子,也不怕着凉,这会连里衣系带都没系好,露出修长白皙的脖子。

    她身后的绿茵伸手给扯了扯领口,隐约见到她锁骨上方的几道旧伤痕,叨唠道:“当年那只猴子得多凶,才能把姑娘挠成这样,手腕上边一点也有。当时姑娘也不好好处理,这才留下疤了。”

    梓妤每隔几天就得听她唠叨一回,不在意地笑:“它挠我,我咬它,算是打平手,我没吃亏。”

    就是咬了一嘴的毛,还正好硌掉她要换的牙,好几天吃饭都感觉嘴里怪怪的。

    绿茵一下就被逗笑了,可还是心疼的:“那您也不该瞒着夫人,还自己偷偷一个人洗澡,早些上药,哪里会留疤。”

    提起娘亲,梓妤眼神都温柔几分,她没有再说话,嘴角带着笑回忆那个美好的妇人以及......被猴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一个矮小身影。

    ***

    许嘉玄履行承诺后,就一直在调查白日刺杀一事,细查之下发现那些人用的刀是兵部新铸的。

    兵部如今是太子在管。

    事情瞬间就像被蜘蛛网网住了,变成了千丝万缕,错综复杂。

    鲁千户跟在他身边,犹豫着说:“属下怎么都觉得是在掩人耳目,祸引东流。”

    他们前些天查清的王侍郎是大皇子的人,大皇子惊得撇清了干系,如今又闹出个刺杀,又是用着太子管理的兵部刀具。

    简直就是一团乱麻。

    许嘉玄沉默片刻,说:“大家都先散了,我回去再理理,看明天如何呈报陛下。”

    鲁千户应是,跟累了一天的同僚说解散。在出镇抚司衙门时,又有人折回跟他报信:“千户,您吩咐的事情早办好了,只是下午没空跟您说。”

    鲁千户就眯着眼笑,想到今天下午他被喊去给陈二老爷赔礼,笑意又一点点变淡,拍着校慰的肩头说:“记得闭紧嘴了。”

    那人连连点头,两人随后各自分开。

    许嘉玄在衙门里呆了小半个时辰才策马家去,回到威武侯府,门房见他便禀道:“世子爷,方世子晚饭前跑来了,说等您,这会还在呢。”

    许嘉玄皱皱眉头,说一声知道了,大步往自己住的院子去。

    方景铄就大大咧咧坐在他屋里,见他回来高兴地站起来:“可算回来了!你家借我住一晚,明早我就出城回卫所。”

    “国公府住不下你?”

    他淡淡扫一眼,这厮嘴角还有着油光,看来很不客气还在他家里蹭吃了。

    方景铄嘴角的笑就成了苦笑:“别提了,我回去后跟祖母说不能娶陈首辅外孙女,气得她要拿棍子打我。要不是我娘挡着,我都跑不出来。”

    不娶?

    许嘉玄解下刀,脑海里闪过梓妤那张明艳的面容,说:“你不是最爱美人?那么一个大美人,你还看不上?”

    哪是他看不上?是别人看不上他,不过他没好直说,含糊哼哼两声:“你和陈家结着怨呢,我娶了陈家这表姑娘,那不得叫你难做。”

    许嘉玄一句也不信。要真觉得会让他难做,就不能非让他把人喊出来相看。

    “睡客房去。”

    他淡声丢一下句话,方景铄摸摸鼻子:“真冷淡,好歹我们穿开裆裤时就认识。嗳,我下午来时,听到满大街都在传陈家表姑娘貌美,她不是才回京,怎么好像大家都知道她长什么样了。”

    许嘉玄闻言就抬眼看过去:“你都看不上人了,还管外头传什么。”

    “当然管,因为还传你了啊。说可惜陈家表姑娘貌若天仙,但是陈二得罪你,她也当街骂你,估计没人敢娶了。娶她,不就是得罪你们许家......不过是怎么传的她当街骂你了,明明是那只鸟乱叫。”

    而且她只是陈家表亲,陈家又不是没有嫡出姑娘,真要去攀附陈家的,又怎么会娶一个表姑娘。

    说罢,方景铄再惋惜一叹:“可惜那个美人儿,看来是找不着什么好夫婿了。”

    他自顾叹气,没看到许嘉玄眸光微闪,在思索片刻后脸色沉了下去。

    梓妤在第二天早上就知道京城里的传言,绿茵扯着嘴角,气得在冷笑:“姑娘,一个下午就传遍了,这事肯定有人在后头推波助澜!”

    不然怎么能发散得那么快,最要紧的是连带着她们姑娘的长相,说了六分准,总不能是那些来家里作客的夫人乱说出去的。那些夫人就算传貌美也不能连带着传得罪陈家的事!

    梓妤看着铜镜里模糊的影子,拿梳子一下一下梳着长发,她思索了片刻说:“去查查从哪里先发散的。”

    “肯定是那个煞神记恨你!”

    绿茵咬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