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表姑娘 > 68.第6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京的队列在原地休整一刻钟,便开始再出发。

    在出发前, 许嘉玄下车一趟, 喊来六顺,轻声在他耳边吩咐几句。

    梓妤就趴在窗边看他, 微风吹起他的衣摆, 侧脸英俊深邃,可惜……是个眼瞎的。

    梓妤扯着嘴角淡淡一笑, 正好许嘉玄回过头,就又撞到她这种奇怪的笑容, 让他心里咯噔一下。

    六顺听到吩咐,眼里都是疑惑,好好的,让人去跟踪一老妇人和人姑娘做什么?

    许嘉玄已经转身,一脚借力上了马车,撩起帘子进到车内。

    竟是弃了马。

    他来到梓妤身边, 打好腹稿, 伸手去拉过她的手攥在掌心里道:“你不要多想。我娶了你, 又怎么再会有别的想法。”

    梓妤知道他在解释什么,心想没有想法, 他这个时候跑下去吩咐六顺能有什么事情?六顺可是他的耳报神。

    她微微一笑:“那若是没娶着我, 你遇着你那救命恩人,肯定就该实现当年的诺言了吧。”

    许嘉玄想点头, 可是觉得点头又不妥。

    他说要履诺, 那便是还是要娶别人的意思, 可是若说不履诺,那他又成了背信弃义的小人了。

    这话就接不得。

    她果然是在生气。

    他低头思索,眸光闪烁不定,在她一错不错的凝视中,额头都冒了冷汗。

    最后索性把人一把搂到怀里,坦白说来:“是。如若今日我未娶,真遇到当初的恩人,她为我毁了容貌,定然是要履行诺言的。但……那必须真的是于我有恩那个人,刚才遇到的姑娘,身形样貌相似,却是相遇得太巧。她们离去的方向亦是朝着玄灵观方向,可我寻过多年都没有消息”

    “我并不能确定那就是对我有恩的人,我叫六顺去跟着看看。”

    他倒是坦白,可梓妤对他那句身形样貌相似十分不满。

    她是长那样吗?

    果然还是瞎!

    她抿抿唇,再度发问:“那若真是你恩人呢?你要怎么办?”

    “自然是看看她有什么难处,再从那些难处还恩情罢,我性格是暴戾不讨喜……却决不会负你。”

    他撇过头,说到最后,声音都低了下去。

    梓妤一愣,就瞧见他耳根以肉眼能眼的速度慢慢染上红晕,到最后竟是红得能滴血。

    他那是在表明心意吗?

    她觉得自己被他攥着的手心里都是汗,心头怦地一下猛然跳动,莫名地亦瞥开视线,不再盯着他看。

    马车又在官道上徐徐行驶,?N?N的蹄声从外头传进安静车厢里,慢慢变得急促。许嘉玄听着那声音,觉得那节拍就如同他此时的心跳一般。

    两人沉默着,他只把她搂得越发紧,梓妤窝在他怀里,听到他比自己跳得还快的心跳声,终于没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

    许嘉玄听着她愉悦地笑声,下颚都紧绷着。

    梓妤就轻轻扯了扯他衣襟,说:“这次倒是不傻了。”

    什么叫他不傻了。

    许嘉玄不满地低头,却对上她带笑的双眼。弯弯如月牙,皎洁明亮,让他心头又怦然跳动。

    梓妤想告诉他,别查了,那人就是假的,可话还没说出口,他已经低头含她的唇。

    柔软的唇瓣让他贪婪地加深这个吻。

    兴许是因为他刚才的陈白,梓妤难得主动,色授魂与,令他越发沉溺。

    等到结束这长长一吻时,他手已经从她衣裳下摆探了进去,她亦被抱坐到了他腿上。

    梓妤听着他急促的喘息,还有那双深谙涌动异光的眼眸,哪里不知道他意动了,一把拍开他的手,重新坐到边上。

    怀里的暖意离开,许嘉玄喉结滚动着,只恨此时闲杂人等过多,美人不能抱怀。

    “你别去查了。”

    她调整好呼吸,抬头看他。

    即便是这样,她此时仍旧是眸光若水,是被怜爱后的娇态。

    许嘉玄看得喉咙一紧,去拉过她手,用指尖轻轻摩挲着说道:“既然遇上了,不管是真是假,又或是有什么人在暗中推动,都得去查个清。”

    梓妤张了张嘴,在他那句有人暗中推动中沉默。

    他为什么会觉得有人推动?

    心头那种被人窥探把握着一切的诡异感又再起。

    如果是这样,她更该跟他说明白。

    哪知她才要开口,他已经先说道:“梓妤,我知道你肯定会有些吃味,但如若那真是欠了恩情的人,这恩还是要还了才能安心不是?”

    梓妤原本想说的话就全给咽了回去,拿眼斜斜睨他。

    她怎么吃味了?

    不过是觉得他眼瞎罢了。

    得,他爱查查去,她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能分辩出来。

    许嘉玄话落后,发现她又不说话了,只当就是自己想的那样,倏地扬起嘴角,抓着她手贴着唇亲了一下。

    ——吃味那就是代表在意他的。

    这么一想,嘴角的弧度忍不住又往上扬。

    梓妤将他会错意的样子看在眼里,默不作声,任他自己在那儿傻乐。

    在太阳微微西斜的时候,车队终于了进了城。

    明德帝吩咐众人不必再送驾回宫,在城门口便遣散众人各自归去。

    众人下车来恭送帝后与太子。

    等到御驾走远,又见几位皇子转身上马离开,一应大臣才敢散去。

    威武侯府在朝中地位不低,许嘉玄是遭了斥责,但他又是嚣张惯的,直接命人不必谦让加快速度回府。

    方景铄本想趁这个机会来跟他说两句话,哪知他跑得比兔子都快,只能忧心忡忡离开。

    许嘉玄回到侯府,首先就去了父亲那里,将这两日发生的事情纤细道来。

    威武侯沉默居多,也不知是不是被梓妤和太子的身世惊着,良久才说:“是福不是祸,我知道了,你回去歇着吧。”

    父亲的反应比他想的要更为平静,许嘉玄站起身来一礼。

    出正院的时候,恰好遇上许嘉清。

    许嘉清穿了身青色的直裰,戴着方巾,文质彬彬地朝他拱手:“听闻大哥回来,弟弟就想着肯定要到大伯这儿来的,果然是遇上来。”

    “怎么,有事?”许嘉玄疑惑地问道,“二叔这两天又难为你了?”

    许嘉清忙摆手回道:“没有,就是来给大哥问个安。”

    “你我兄弟,何必这样客气。”许嘉玄就抬手拍拍他肩膀,淡淡一笑,“你且用心温书,只等中了进士,光耀门楣。”

    “家里有大伯和大哥,哪就要我光耀门楣,弟弟只求不坠了许家名声。”

    两人再又闲话几句,许嘉玄说改日再喊他喝酒,匆忙回了屋。在他转身离开后,许嘉清手握了握拳,站在原地半天都没动,神色晦暗不明。

    梓妤在马车里窝了一路,回到屋里困意袭来,简单梳洗换过衣裳便上床小歇。

    这一睡,许嘉玄回屋都不知。

    许嘉玄来到床前时,便见她睡得香甜,脸颊红红的,少了她平时冷静自持的那份气质,显出几分甜美的可爱来。

    他立在床前看了片刻,弯了弯,本想亲一口的,到底又直起腰来没有扰她,转身去了书房,趴在桌案上写写画画许久。

    晚饭前,六顺终于得到一些消息,先来给他回报。

    “世子,您让跟的那老妇人和姑娘住在陈村,家中有八口人,有几亩薄田,甚是清贫。今日是那老妇带着孙女去邻村相看孙女婿。”

    陈村离着官道不远,方向倒是像着玄灵观,只是离玄灵观甚远。

    六顺还没有说完:“那个姑娘脸上有疤,据闻是小时候在山上弄伤的。本就不好说亲,结果父亲兄长都是赌鬼,本村更没人敢娶她。”

    许嘉玄从烛火前抬头,语气沉沉:“查到她在哪个山头伤着的吗?”

    六顺被他低低的声音闹得打了个激灵,余光瞥到他神色并不太好。

    低了头再说道:“探子打听到是在玄灵观后山伤的,被……猴子抓的。”

    “什么年岁时的事情。”

    “这……”六顺仔细回忆了一下,探子似乎没说,“属下再去问问。”

    话落,忙不迭转身跑走了,留下满屋的光亮和主子。

    许嘉玄在人走后,坐在案后似乎在出神,片刻后皱起眉头。

    倒是他查什么,什么都按着他心思去,或者真是遇到当年的那个胖丫头了?

    记忆里他追着那胖丫头跑的画面浮现,可当时他哭得眼都花了,小姑娘的轮廓实在模糊,唯一记得清楚地就是她染着血的脸和襟口。

    他握着笔的手紧了紧,一点重遇的喜悦都没有,反倒是觉得烦躁。脑海里的画面一闪,便是梓妤方才的睡颜,叫他越发心浮气躁,把笔也直接搁下。

    六顺很快就回来了,进来书房,见他在收拾桌案上的纸,恭恭敬敬地禀道:“世子,那姑娘是五六岁的时候,跟着祖母去玄灵观后伤着的。”

    许嘉玄收拾纸的手一顿,头也没抬地说:“知道了,留人盯着那家人。”

    “啊?”六顺愣了愣。

    就这样,他还详细打听好姓甚名啥一类的,就等着再问呢。

    然而许嘉玄已经把写了字的揣到袖子里,快步离开。

    上房灯火通明,丫鬟忙着摆饭的身影在窗纸上倒影着,有一道纤细的影子慢慢走过,许嘉玄瞧见脚下的步子又快了些。

    屋外当值的小丫头见着他回来,屈膝喊声世子,忙给他撩起门帘。

    屋内暖和,一下就冲散他从外带着的些许凉意,梓妤正好走到圆桌边,见他气息不顺奇道:“走这么急做什么?”

    “怕你等久了。”

    他下意识脱口而出,话落又把唇线抿得笔直。

    梓妤唇角往上翘了翘,知他性子别扭,没有再接着往下说,轻声喊他坐下,给他净手。

    到底是家里的饭菜香,梓妤今晚伴着道小葱虾仁豆腐,吃了一碗半的米。

    用过饭李妈妈端来茶,递到夫妻俩手上后问:“世子可在猎场见着姨太太?”

    李妈妈自小就在林家伺候,上回小林氏前来走动,她高兴了好几天。

    许嘉玄吹了吹浮着的茶沫,说:“姨母并没有来。”

    李妈妈略有失望地哦了声,不过很快又露出笑意来,说道:“原以为这次去了围猎,少夫人的生辰就只能在猎场过了,倒是先回来了。下午的时候夫人派人来说,要在家里给少夫人大办一场。”

    “大办太过张扬了,明儿我去给夫人请安,再说说吧,简便就好。请相熟的人吃席面就是,姨母那头,还得劳烦李妈妈亲自去送个贴子。”

    梓妤心里明镜似的,知道李妈妈希望小林氏多来往,她也喜欢小林氏,何况还有事未了当得要有借口请人家来。

    李妈妈闻言笑得眼晴都眯起来了,觉得世子娶了陈家这表姑娘是真好,高高兴兴地出去给看两人要沐浴的热水。

    许嘉玄在这时搁下茶,从袖子里拿出他写了一下午的东西。

    “这是我梳理出来,近来几件事情的联系。”

    梓妤接过道:“你下午去书房就是做这事了?”

    他嗯了一声,沉默地坐着,屋子里只有她翻看纸张的细小声音。

    梓妤一样一样认真的看,其实和他们之前分析的没有过多出入,视线最后却落在他圈出来的平王世子和三皇子身上,那也是最后一页。

    “你怎么把三皇子给圈上了,还有平王世子。”

    许嘉玄沉吟着道:“先前三皇子被陛下禁足,是因为首辅被诬蔑贪墨,三皇子算计败露,而这贪墨最早的源头来正是由平王那边发了信回京,说赈灾款出了纰漏。平王世子的马疯了,三皇子因此记恨平王府报复也说不定,让人给马喂了疯样也不一定,而围猎里袭击狼也是吃了疯药,借此再来算计太子。当然,这是最不可能的一项猜测,实是在没有头绪,清理多一条线来,查查看也好。”

    不得不说,他心思是慎密的,梓妤压根就没想到三皇子和平王府还有这么个恩怨在。

    她把纸放回到桌几上:“陛下回京,应该是什么都查不到,可能明后日就该撤了你的禁足令,重新回朝了。到时你再找太子商议。”

    她与太子通信,总得转几手,到底没有许嘉玄方便。

    许嘉玄点点头,犹豫了片刻,说道:“六顺给我回报了。”

    梓妤听闻,哦了声,拔下头上的簪子去挑几案上的蜡烛:“可是你小时候遇上的人?”

    蜡烛在簪尖下噼啪爆了一声,许嘉玄盯着那摇晃地火光说:“按着六顺的回报,像是。”

    像是?

    梓妤撇嘴,把簪子就放在桌上,起身准备进内室找出要换的衣裳来。

    许嘉玄在她经过自己的时候,伸手拽住她,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将人抱个严严实实。

    “小鱼,她家似乎有些困难,我已经喊人再去探两日,若是没有别的方向。我准备着人送一千两过去,全了以前的恩。”

    梓妤没反驳他,而是定定看着他说:“你送去银子,万一她要追过来,要你负责任呢?又或者贪心,觉得一千两不够,想法子再从你身上薅更多的?”

    “我已经想好了,若是她非要负责,我便认她为义妹,给她寻门好亲事。如若是贪心,我再送她一个长街的铺子,那是我的私产,直接就此了断。”

    梓妤笑笑:“了断不了的。”

    笑罢,从他怀里起来,进了内室。

    李妈妈回来的时候,就见到他一脸凝重地坐在炕上,得知梓妤在内室就先进去帮着伺候沐浴。

    等到许嘉玄再进屋的时候,李妈妈给他理着明日要穿的衣裳,工整摆放在油红漆的檀木托盘上,余光扫到梓妤给绣的香囊和腰带玉佩放在另一个托盘上。

    他去围猎的时候,怕在林子弄丢了香囊,就没有戴在身上。

    李妈妈见他站在自己身边,盯着香囊看,笑道:“少夫人的手真巧,瞧这猴子都要绣活了。”

    猴子……提到猴子,许嘉玄就再想起那张圆润带伤疤的脸,神色淡淡进了净房。

    李妈妈想说少夫人还在里头,转念又一想,夫妻嘛,爱胡闹就胡闹吧。搞不好,这一胡闹,孩子也就闹出来了,转身把屋里的丫鬟们也都喊了出去。

    绿茵被梓妤喊去歇着和照顾小东西了。

    小东西在早上被玄真子要去后,喂多了吃食,回到家里蔫蔫的,闹得她好气又好笑。

    她使不惯其他丫鬟,净房里不过她一个人。

    许嘉玄打开门进来,她还以为是丫鬟前来喊起的,结果见到他高大的身形,略不自在又往水里沉了沉,只露出一张被水汽熏成粉色的脸。

    “我还没洗完呢。”她赶他走。

    他却是厚着脸皮直接脱衣裳,让她只能扯过搭在木桶边上的布巾挡住身前,想出浴。

    可动作哪里有他快,才站起来,他长腿已经跨进浴涌,将她直接再拽坐到身上,低头就去吻她的唇。

    屋内烧着炭盆,倒是不冷的,何况他身子还滚烫,圈着她就像个要烤人的火炉。

    她手抵在他胸膛上推了推,没推动,只能在喘息间抗拒:“不能……在这里胡闹。”

    传出去了,像什么话。

    他不要脸,她还要!

    何况她这会嫌弃他嫌弃得不行。

    他抬手,手掌一拢就将她纤细的两只手腕都抓住了。

    他吻着她的唇角,声音低沉:“小鱼,你还是不信我在马车里说的话。”

    梓妤没好气。

    是他想查,彻底搞清楚好安心,结果他自己还是中了人的套,倒是又怪她不相信他。

    梓妤就挣了一下,但他做了准备,力道比以前都大,她自然是没挣开。

    许嘉玄当然不会放开她,不然她就该逃出去。

    有过几次的亲密,他知道她哪里最不经撩拨,嘴唇游离到她耳边,启唇轻轻咬住。刚才还要挣扎的人,下刻便软在他怀里,玲珑有致的身形贴着他,再是温顺不过。

    “小鱼,别生气了……”

    他声音在她耳边含糊不清,梓妤心里骂着瞎眼大傻子,可他今天的坦诚,她不是没触动的。

    她也就不动了,安安静静的享受他的安抚,本也是她起了瞒的心思在先。既然事情确认真有人在背后作妖,那她就让他当真的去做,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又想做什么!

    她安静地贴着自己,一丝压抑地轻吟从她嘴里溢出,叫他呼吸都沉重几分。

    氤氲的水雾中,她面容反倒不怎么真切,他抬头,见她掠抬着下巴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在来住颤抖着。嫣红的唇半张,粉粉的舌尖若隐若现,像是引诱着他去采撷。

    他手自有主张朝水中探了下去,引得她轻颤,身前带起一片水声,起伏的柔软弧度跟着水荡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他低头,迷醉在眼前的美景中,将她托高了些,唇印了上去。

    她发现他最喜欢在身前嬉戏,又最爱从她锁骨上的伤痕开始,折磨着人一般,再慢慢游戏于雪|峰间。

    “我们起吧……”她有些受不住这样的撩拨,跪在桶里的双膝发软。

    “不起。”他说了坚定的两字,挺了腰。

    梓妤低呼一声,因他突然进来睁开了眼,流转的眸光带着委屈。

    这人就是莽撞!

    许嘉玄去亲了亲她下巴,按着她僵硬的腰让她慢慢下沉,自己也酥了半边的身子,想要更多。

    净房里不会便是激荡的水声,伴着暧昧旖旎的低吟轻喘,久久不散。

    梓妤是蜷缩着被抱出来的,以为他胡闹一场该满足了,哪知被他放到床榻上再又压住,近着她腿大开大伐的征讨着。

    她被撞得抬着下巴,声音细碎得奶猫似的,既舒服又难过。

    许嘉玄爱死了她为自己迷失的样子,如出水的芙蓉,艳且媚,让他一刻都不想丢开手。

    迷情中,他低头又去亲吻她的锁骨,对上那疤痕,总是爱问上一句怎么留的。

    也许因为今日遇到的事情,让他在问出口后就多了几分执着,梓妤被他撞得喘不过气来,可他偏还耍坏不愿意结束。见她不说话,就缓缓停下,仿佛她不说个所以然来,便要那么一直折磨着,不给她个痛快。

    梓妤在被又重重撞了一下后脚指都因那力道带来的酥麻蜷缩着,许嘉玄又在她耳边问:“为什么不说……”

    因为你眼瞎!

    梓妤在心里骂道,才骂一半,他又问,动作再度缓下来,让她在潮涌间飘摇着怎么都到不了岸。

    她紧紧圈着他腰身,受不住地松了一丝口风:“被抓的……许嘉玄,这是小时候被抓的!”语气里还夹带着委屈似的,最后几乎是喊了出来。

    被抓的……

    许嘉玄顿了一下,低头去细细打量那伤疤,细细交错,若不是说被抓的倒像是尖刺荆棘刮伤的痕迹。

    他皱起眉头,想问是被什么抓的,梓妤已经软软在他耳边说:“许嘉玄,快些好不好……”说罢,双腿缠上他的腰,主动的迎着他轻摇。

    许嘉玄被她绞得倒抽口气,闪过脑海的念头霎时散去,一把将她抱起来抵在床头,听着她在耳边的低唯狠狠疼爱她。

    待到云收雨歇,梓妤已经累得昏昏欲睡,许嘉玄倒是精神抖擞,轻轻拍着她的背回味方才那快要了他命的愉悦。

    她于情|事上从来都不主动的,今天是被他逼急了,却不想是如此滋味,只是回想便又让他隐隐欲|动。低头在她额头印下一吻,见到被子滑下肩膀,顺手拉起来将她罩得严严实实。

    手就碰到她锁骨,刚才她说的话就猛然再脑海里回放。

    被抓的?

    刚才她说这话的时候,似乎还挺委屈,都朝他吼了。

    他满腹疑惑,有些琢磨不透她刚才的语气,听着她绵长的呼吸,忍不住去摇了摇她问:“梓妤,你那伤被什么抓的。”

    似乎还说了句是小时候被抓的。

    梓妤困极了,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咕哝了句:“你自己不会想,忘恩负义……”

    就那么一句,任他再喊都不再出声了。

    许嘉玄只能伸手再将锦被给她掖好,再搂着她闭上眼的时候,猛地又睁开,暗夜中,他眼里闪着惊疑的光芒。

    下半夜,许嘉玄轻声起身,披上外袍在外间亮灯写了封信,然后让在外边当值的侍卫,把六顺喊了过来。

    六顺走过来的时候还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张嘴问有什么吩咐差点先打了个哈欠。

    许嘉玄直接给他几张银票,还给他一封信,说:“银票送到陈村去,说是我感谢当年相救的谢礼。信送到玄真子那里。”

    陈村?

    六顺接过茫然片刻,明白过来是指那个脸上有伤疤的姑娘家里。

    这大半夜,居然喊他来给人送银票。

    六顺默默看了眼黑洞洞的屋子,这少夫人要是知道世子给人姑娘送银子,该生气吧。

    但这些不该他过问,应一声是离开,准备明儿一早开城门就给送出去。

    **

    次日,梓妤起得比平时都晚,来到刘氏那里刘氏都已经用过早饭了。

    顶着刘氏打趣的眼神,她难得窘迫,耳根微微发烫,跟着一块儿用了两个汤包,在见过管事后才说起要为她明天操办生辰的事情。

    许嘉玄那头是去了父亲那里,没说上几句话,便收到鲁兵求见的消息。

    鲁兵满面喜色进来,给威武侯见过礼后,跟许嘉玄说:“副使,首辅今日在陛下跟前美言了几句,估摸着一会该有宫里的人来传旨意叫您进宫。”

    这就是解了禁足令。

    许嘉玄面上无惊无喜,让他也坐下。

    鲁兵只是来送个消息,连连摆手:“属下就不坐了,属下回镇抚司去,近来南镇抚司的人揽了不少事情,可不能被他们比下去。”

    许嘉玄看着他一副要斗狠的样子,嘴角动了动,到底没多说什么,让他走了。

    心想可别又不长眼,惹到那表姑娘,到时他可没脸再给说情去。

    果然不到半个时辰,明德帝身边的宫人就上门来,说帝王召他进宫。

    本来这些都是将计就计,等见到帝王后,果然禁卫军那里什么也没有查出来,他们输人一筹,连个嫌疑犯也抓不着。

    太子也在,沉默寡言,明德帝看在眼里,知道那天的事情到底是伤了父子俩的和气。

    明德帝就当着太子与女婿的面,借口说明儿是梓妤的生辰,给赏了一堆东西下去。

    对于这种安抚,太子仍是沉默着,出了乾清宫,对许嘉玄也没有笑容,一个人形只影单回了东宫。

    许嘉玄本还想跟太子商议事情的,可太子不理人,他也懒得贴上去,就此出宫。

    哪知半路就碰上三皇子进宫探望刚回京就病倒的生母,与平王世子亦是不期而遇。

    他在宫门前依礼朝两人拱手一礼,寒暄了几句,准备就此离开。经过平王世子的时候,他想起昨天自己写的那些东西,又抬头朝他看了几眼。

    平王世子察觉,笑着朝他说:“恐怕往后不能见到许副使了,我今儿进宫是给陛下辞行的,副使可赏脸晚上到府上喝杯水酒,也算全了我谢过副使的两次出手相帮。”

    这话引得三皇子侧目。

    许嘉玄神色冷淡,还是那句话:“世子客气,那都是下官的职责所在,不敢居功,下官告退。”

    平王世子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三皇子在边上嗤笑一声,嘲讽的意味再明显不过,让平王世子脸上阵青阵红,敢怒不敢言。

    三皇子见他憋屈的模样,更加嚣张地咧嘴笑。

    许嘉玄可不想管他们间的官司,转头走得飞快。

    随着许嘉玄和太子被解了禁足一事,还有一应武将被小罚三月俸,许嘉玄这个参与的当然在内,可是有着给梓妤生辰的赏赐,倒是让他显得隆恩更甚。

    吴皇后听到宫人来禀说明德帝赏了威武侯世子夫人,是以她生辰的名义赏的,坐在罗汉床上出神,秋蕙那句太子喊梓妤为长姐犹在耳边。

    秋蕙死后,她这两天都些心神不宁。

    坤宁宫的内侍张总管见吴皇后回来后发呆,想到义子禀报的那些事,吴皇后把秋蕙给处死了,心中是有疑团的。

    但他是除了秋蕙外呆在皇后身边最久的人,平素很多事情都是经他手安排,倒是不怕皇后对自己有什么。

    他挥退来报信的宫人,来到吴皇后身边,轻声说:“娘娘……陛下赏了威武侯世子夫人,您这头是不是也该赏下去?”

    吴皇后仿佛没听见一样,张公公见此,只好再喊一声。

    吴皇后突然抬头,说:“他不能留了。”

    他?

    谁?

    张公公一愣,下刻对上吴皇后带着惶然的双眸,当即明白过来。

    是指处了秋蕙的义子。

    张公公心头咯噔了一下:“娘娘,可是他有什么不妥之处?”

    “他一开始明明是说秋蕙死在帐营里,是吊在帐营里的,怎么第二天就成了树林里上吊。再问他时,他说是又挪动的,他肯定是在撒谎。”

    吴皇后因为秋蕙说出那些话,不能再留她,让人动手。可是让她一直不安的,是张公公义子转变的话。

    她一开始是信了,可是现在越想越不对,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移到树林,肯定是撒谎了!

    张公公心脏怦怦地跳,琢磨着吴皇后的话,亦是心惊不已。

    正是此际,有宫人求见,说吴皇后娘家人送来信。

    两人打住话,吴皇后折开信,看了两眼,脸色惨白连信都没拿住。

    张公公弯腰要去拾起来,却是被她猛地喝到:“不许碰!滚一边去!”

    张公公吓得连退几步,连眼珠子都不敢转动。吴皇后没有一丝仪态扑倒在地上,抓起那个写着若不想秋蕙一事东窗事发,明日召见威武侯世子夫人进宫的信,一瞬间撕得粉碎。

    果然,秋蕙被移动是有别人做的。

    可这人是谁,为什么要借她手让梓妤进宫,他又知道些什么?!

    吴皇后抖着手,好半天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汗水大颗大颗地滑落,半天都喘不过气来。

    **

    许嘉玄出了宫,溜着马去一趟镇抚司。

    周锦成押送赈灾款,如今镇抚司里头就数他官阶最高,众人见着他都恭恭敬敬的喊副使。

    他坐下后,鲁兵来到班房,手里还提着酒:“副使,我们中午喝两杯。”权当去去受责的晦气。

    许嘉玄盯着酒坛子,道:“中午要回府,现在倒两杯,意思意思就是。”

    左右是不好拂了手下的好意。

    鲁兵略失望,但还是高兴地,取来杯子,给他倒满,两人连着喝了三杯。

    酒入喉辣得很,许嘉玄反手抹了抹嘴角,却不想六顺苦着张脸寻到镇抚司里,朝许嘉玄说:“世子……那个,那个陈村的姑娘,非要见你,属下没当回事回绝了,又着急去玄灵观送信,结果她现在到家里去了。”

    许嘉玄就被口水呛到,咳嗽得脸都红了,紧张地站了起来:“跟着她的人呢?!”

    “没拦住。”

    世子说是还恩情,他们哪里敢对这有恩的姑娘家动粗。

    许嘉玄沉着脸,冷冷盯着六顺。

    六顺哭丧着脸,他可真是乌鸦嘴啊,昨儿还想着少夫人知道了怎么办。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六顺怯怯地拿出玄真子当场就回的信,用一种将功赎罪的眼神可怜巴巴看着他说:“世子,我片刻没歇,把道长的信给带回来了。”

    许嘉玄接过,快速拆开,信上短短几个字让他脸色都变了,二话不说,直接就往外走。

    此时,梓妤已经把那个上门来的姑娘请进了屋,笑笑地看着她不安地绞衣角。

    “姑娘既然来了,又是世子的恩人,快别拘束,坐下吧。”

    “我……”那个姑娘深吸口气,倒还真的坐下了,然后朝梓妤腼腆地笑,“少夫人真好看,天仙似的。”

    梓妤颔首:“夫君也这么说的。”

    她话落,就见到对方的笑僵在脸上,一副不知道要怎么接话的样子。哪里能想到,她会一点儿也不谦虚地承认自己貌美。

    李妈妈在边上也听得嘴角一抽,见梓妤笑吟吟地,似乎也没有什么不悦,觉得诡异极了。

    然而梓妤并不再和这人多说什么,而是站起身朝李妈妈说:“既然是来找世子说话的,我就不陪着了,妈妈帮我招待一下,再着人问问世子什么时候回府来。”

    李妈妈面带难色,可她已经甩甩帕子离开,只能跟那个还傻着的姑娘大眼对小眼。

    梓妤回屋后,却是跟脸上带着怒意的绿茵说:“你去买只猴子回来,要快。”

    “猴?”

    绿茵被没头没脑的一句闹得傻愣愣的。

    买猴干嘛?

    却见她笑吟吟地说:“快去。”

    两刻钟后,许嘉玄连赶带赶,进门就听到说人已经请进府,还去了清竹院,抿直了唇就再往院子赶。

    绿茵就站在门房那里等猴子,见到他急匆匆的,撇撇嘴。在他进去不久,被五花大绑的猴子就给送了进来。

    李妈妈听到外头喊世子回来了,连忙想出去,先跟他说说情况。

    哪里知道他直接就冲了进来。

    那姑娘也站了起来,迎面见到一个高大英俊的公子迈进屋,脸儿一红,想低头却又忍不住盯着他看。

    许嘉玄根本没理会她,而是直接冲进内室。

    梓妤听到脚步声,抬头就见他急匆匆跑进来,见她坐在炕上,倾身握着她肩头说道:“小鱼,我知道她不是……”

    “姑娘,猴儿来了。”

    许嘉玄那句‘我知道她不是当年救我的人,你才是’才说半句,绿茵拎着猴子回屋,丢在地上。

    那猴子刚好就丢在许嘉玄脚下,还吱吱的叫了两声,让他下意识退到一边。

    “你要只猴子做什么?”

    梓妤笑道:“让你还恩啊。”

    什、什么意思?

    许嘉玄一愣,把猴子嫌弃地踢远了一些,说:“梓妤,我知道我认错人了。”

    昨晚她那句忘恩负义点醒了他,再三思索下,就写了封信给去给玄真子确认。玄真子一直在道观,肯定知道梓妤是什么时候伤着,是不是他猜测那样,结果他傻傻的不知道人就在眼前!

    至于给那个姑娘送银票,本就是要勾她看有没有下步动作,或者能引出身后人,但他没想到就这么出了纰漏,那人居然直接就杀到跟前。打了他个措手不急。

    梓妤闻言,在他焦急的神色中愣了愣。

    他说他知道了?

    可是,知道了又怎么样?她依旧是笑,笑得甚至比刚才还温柔,说道:“哦,知道了更好。你咬它一口,还我这恩情吧。”

    当年她发狠咬了猴子的那幕闪现在眼前。许嘉玄看看她,再看看地上捆着朝自己咧牙炸毛的猴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