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表姑娘 > 81.第8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梓妤说:“你就是个大傻子。”  屋里已经掌灯, 坐在炕上看书的许嘉玄听到动静抬头,正好见她手里拿着鸟架子,屁股秃了小块的小东西缩着头站在上面。

    她见他坐在炕上,似乎是一愣,然后才露了个浅浅的笑说:“世子回来了。”

    早上他先她一步离开的。

    许嘉玄闻言动了动嘴角, 脑海里浮现早上给她解释错手拔了鸟毛, 她深吸口气才露出来的笑容, 那个笑勉强又不信任。

    他神色寡淡地嗯了一声。

    小东西见到他,估计是想起伤心事, 可怜兮兮地喊:“小鱼, 我的毛。”

    许嘉玄就看到梓妤视线掠过还放在八宝架上的那支尾羽, 抬手轻轻摸它脑袋,像是在安抚。

    他收回目光,脸色微沉。

    她应该还是误会自己。

    此时李妈妈领着小丫鬟来摆饭, 梓妤将小东西挂好,先去净手。

    许嘉玄也站起身,小东西当即又炸毛,把双翅展开, 一副他敢上前就要拼命的样子。

    他嘴角一扯,这小玩意算不算鸟仗人势,没理会它转身去了外头。

    李妈妈喊小丫鬟帮着给他净手, 却不想一边的梓妤主动上前, 还把手一块探入铜盆里帮他搓了搓。

    陌生又细柔的触感让许嘉玄心头颤了颤, 余光扫到她恬静的侧脸, 长长的睫毛在她眼下印出一片柔和阴影。

    这样近地着看她,是没有过的。

    摆饭的李妈妈抬就瞅见小两口挨得极近,哎哟一声,高兴地抿嘴笑。

    许嘉玄有些不自在,接过她递来的帕子擦手,不动声色拉开距离。

    她明明是误会在生气,又突然这样亲密,多半是因为李妈妈在,开始她逢场作戏那一套。

    因着许嘉玄没有说话,梓妤今儿在园子里应酬许家亲戚确实也累了,也懒得开口说话,一顿饭用得十分安静。

    李妈妈早早又让人送沐浴的水到新房,许嘉玄一看就知道奶娘是什么意思,想到早上她要请郎中的决心,一阵头疼。他神情郁郁地进了净房,才刚脱了外袍,就听到有人开门。

    回头一看,是梓妤。

    他不明所以,梓妤已经上前,自发的给他宽衣。

    她神色淡淡,也不说话,可是动作利落,马上就要把他中衣系带也解了。

    许嘉玄一把就抓住她的手,声音略沉:“做什么?”

    梓妤被抓了手,抬头用一种奇怪地目光看他:“伺候你沐浴啊,不是你说要做好妻子的本份吗?”

    她回答得理直气壮,若不是有昨晚的自取其辱,他得以为她是在使欲擒故纵,要讨好他。但许嘉玄还是冷了脸,心里莫名的窝火。

    她早上说她懂的,是指这样懂了,所以刚才给他净手也是妻子本份的伺候。即便心里气他拔了那小玩意儿的毛,也守着本份不好指责他,还要来伺候他沐浴,所以她是委屈求全?!

    她觉得委屈,她不会说吗?他也不需要她这种求全!

    许嘉玄盯着她冷静的面容,突然就将她一把推到墙上,抓着她的手掌发紧:“不用你这样委屈的伺候。早上我也说过了,是那小东西乱动我才失手拔了它的毛,你不信就不信,有不满你直说。我许嘉玄再心狠手辣,也不会去磋磨一个女人!”

    话落后,他松开手,冷着脸转身。

    撞到背的梓妤本是不满的,心想这个许煞神好好的发什么疯,结果听到他气得噼里啪啦一顿自白,她愣了愣,见他要转身忙伸手拽住他袖子。

    “我没有委屈啊。”

    正恼怒的许嘉玄被她拽得往后退了一步,面无表情地回头,似乎是没听清她刚才说的话。

    梓妤忙说道:“我没有觉得委屈。小东西那一开始是有些生气,觉得你有不满朝我说就是,但你解释过后我没有不信,是你自己先气冲冲走了。”

    看着她的许嘉玄就一怔,她从他眼里看到错愕,然后看到他那张冷着的脸一点一点涨红,最后又变作铁青。

    许嘉玄发现自己又会错意了!

    梓妤扑哧一下笑出声:“回来后你又板着脸不说话,我以为你心情不好,我下午陪着客人一直在说话,嗓子干,索性也就不作声了。”

    哪里知道他会误会成是她觉得委屈,她又不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

    许嘉玄听得耳根都在发烫,一把扯回在她手里的袖子,虎着脸往外走。

    梓妤觉得他这别扭的性子挺好玩的,没忍住再度失笑,朝他喊:“你不沐浴了?”

    身后低低的笑声让许嘉玄太阳穴狠狠地跳动着,听到沐浴二字,脸更黑了。他在羞恼中回身,三两步上前欺上那个还在失笑的少女,咬牙切齿地她耳边说:“妻子除了伺候沐浴,还有这样的本份!”

    说罢就扣着她下巴一抬,低头含住了她唇。

    笑声消失在两人相贴的唇间。梓妤被入侵的气息闹得一下没反应过来,许嘉玄也好不了多少,她唇的柔软让他脑海里空白了一片,下刻是本能使然,轻轻在她饱满的唇珠上吮了一下。

    也是这一下又让他猛然回神,抬头看到被他抬着下巴的少女正睁大眼,一双眼眸似蒙着雾,平素顾盼时的灵动不见了,只怔愣地盯着自己。

    对视间,他没来由地心头重重一跳,又略有尴尬。刚才一冲动,这就闹得他是在欺负人似的。

    他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

    净房门在这时突然被敲响,传来李妈妈焦急地声音:“世子,您手下的千户说有要事来报!”

    许嘉玄闻言当即一手抓过搭在架子上外袍,沉着脸快步往外去,在他成亲第一天就报上来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

    就在他出了门的那瞬间,还靠在墙上的梓妤缓缓抬头,摸了摸被亲过唇:“哪里有恼羞成怒跑来亲人撒气的。”

    还亲完就跑,这算什么。

    梓妤慢吞吞直起腰,在已经迈开步子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又转身,一拳重重砸在墙上。

    墙皮应声而裂,粉尘簌簌往下掉。

    她面无表情看着龟裂的纹路——嗯,还是有点生气。

    许嘉玄并不知道自己险些要挨一顿揍,踏入寒风中也没觉得冷,身上甚至还在发热,连手心都是烫的。

    走到半路,他才反应过来出来的时候没有跟她说一声,便跟身边的侍卫吩咐:“让六顺去给少夫人说一声,让她早些歇下。”

    刚才亲她一下,也不知道她怎么想,转念一想是她说要尽妻子本份的,他那也不算欺负人。这么一想,心里竟莫名舒畅。

    而此时梓妤正在给小东西喂玉米粒,喂一颗,就教它一句:“许煞神。”

    小东西:“许煞神!”然后自己又补一句,“臭流氓!”

    拔它毛的许煞神是臭流氓。

    绿茵站在边上却莫名奇妙,姑娘怎么骂起姑爷来了。

    当晚,梓妤睡到半夜被绿茵喊醒。

    绿茵站在床边低声跟她说:“姑娘,首辅那里出了些事情,户部侍郎的死不知怎么牵到他身上了。”

    梓妤瞬间清醒,拥着被子坐起来问:“怎么回事?”

    “南镇抚司也才刚刚得到的消息,奴婢让他们继续打听着,陛下那头没让人送信出来,未必是太大的牵扯。”

    梓妤倏地想起玄真子所说的陈家有难,心头隐隐不安,再去看更漏,发现已经过了三更天。

    许嘉玄也还没有回来,是因为这件事情吗?

    她正想再问,外头突然传来小东西的惊叫声:“臭流氓回来了!”

    正悄声要进屋的许嘉玄:“......”

    陈莹玉嘟着嘴跑到梓妤跟前,气闷地说:“表姐你干嘛不告诉我,她们在背后那样说你了。”

    梓妤眸光流转,猜到她们是指谁了。不一会,四个小姑娘就都来到陈莹玉身后,惭愧地道:“梓妤姐姐,是我们不该如此小人作风,口没遮拦。我们知道错了。”

    小姑娘不安地拿手绞衣角,或是小心翼翼打量她的神色。

    梓妤没想到她们居然跟陈莹玉坦白了,本来她也没再想计较,可见心肠还是不坏的。

    她就笑了,站在开得正盛的蜡梅树下,恬静温柔:“无心之失,说开罢手,一差半错,哪个没有。”

    四人闻言黯淡的双眸当即亮了起来,朝她工工整整福一礼,又去围住陈莹玉再道歉,是深刻反省自己的错误。

    她就被几人都簇围着,听着她们欢快地吱吱喳喳说别的趣事,突然觉得宴会也不那么无聊了。

    在快到小楼的时候,她眼尖看到一抹翠绿的影子从底空掠过,绿茵也看见了,故意落后几步。等见到她们都进了楼,才走到花圃边,探头往常绿的灌木丛后边看。

    后面果然有个小身影,一只翅膀翠绿带金,胸前毛羽是淡紫色的鹦鹉。

    “你又瞎跑哪去了。”绿茵怪责地说,“姑娘早间就没找着你。”

    鹦鹉在地上跳了跳,一拍翅膀就扑飞起来,落在她肩头在耳边学舌:“许嘉玄,煞神,竖子。”

    绿茵一愣,抬手拍了拍它脑袋:“知道他是煞神,你还骂他,小心被他们的人听见,把你给抓去炖了!”

    鹦鹉却又喊:“二老爷安,二老爷安。”

    二老爷?

    绿茵略一思索,问道:“二老爷骂的?你跑二房偷听了?”

    鹦鹉反驳:“没偷。”

    这成精怪的小玩意儿。

    绿茵真是服了:“快回院子去。”

    鹦鹉拿翅膀轻轻去拍她脸,仿佛是不满她命令的语气,下刻就飞走了。飞得七歪八扭,像个放荡不羁的公子。

    绿茵去小楼里找到自家姑娘,把那只小东西听到的话学给她。

    梓妤微微皱眉,好看的桃花眼里光影朦胧:“即便先前跟许家闹出过什么矛盾,二舅舅也不会无缘无故骂人,你且再打听打听出了什么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