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表姑娘 > 88.第8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梓妤说:“你就是个大傻子。”  梓妤听着外头的热闹, 撩起窗帘往外觑了一眼。

    许嘉玄坐在她对面, 等了半天也没见她有要说话的意思,现在她在看街景, 就轻轻咳嗽一声。

    梓妤闻声, 灵动的双眼便转而看他:“世子嗓子不舒服吗?”

    许嘉玄:“......”他是在提醒她有话快说。

    可偏她把刚才的话都忘记了似的。

    许嘉玄噎了噎, 到底主动提起:“你要跟我说什么。”

    正打量他的梓妤眨眨眼,“没要说什么啊,就是想让世子别骑马吹冷风,编造的借口。”

    她坦诚得很, 许嘉玄凝视着她平静的面容, 眯了眯眼。

    这算关心他?

    他移开视线,看向投在她身侧的一束光, 张嘴挤出一个短音:“哦。”

    “世子其实没有那么讨厌我吧。”梓妤笑着, 在他明显一愣的神色中说, “今早上世子抢剪刀, 去见侯爷时还压着步子等我, 所以世子不那么讨厌我,对吗?”

    许嘉玄脸色却沉了沉,抢剪刀那个是她误会了!

    可在她盈盈的眸光中, 他却莫名地不想说出真相。

    他沉默,梓妤就当他是默认,只是心里头觉得他性格有点别扭, 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好大大方方说出来的。

    马车里就又安静了下去, 不过有了这么个插曲, 梓妤认为许煞神还是挺好相处的。

    一路顺利到了皇城,戚公公早早被明德帝派到宫门口等着,见到威武侯府的马车,笑吟吟就上前。

    梓妤在下车的时候,自然把手搭在许嘉玄的肩膀上,许嘉玄习惯性地想避开,却听到她柔柔地声音:“谢谢夫君。”

    刚才还一本正经的喊世子,现在一句夫君,喊得他直心头发颤,手也不自觉跟着去扶她一把。

    梓妤朝他甜甜一笑,戚公公看得心里那个乐哟。

    许煞神也有化作绕指柔的一天呐。

    两人与戚公公寒暄几句,就随着去见明德帝。梓妤此时低声在许嘉玄身侧说:“刚才冒犯世子了,还是要做一做样子。”

    毕竟是皇帝身边的人。

    许嘉玄猛然侧头看她,明白她刚才是逢场作戏,脸色当即一沉。

    他没回应,梓妤只当是现在不方便说话,心里想着戚公公信了,皇帝那头就更好交待。也省得回头皇帝因为自己责难许嘉玄,本来这就是乱点鸳鸯谱的事。

    明德帝早早就等着两人进宫,自然是担心许嘉玄不识好歹,对梓妤不好,等见到梓妤是扶着许嘉玄的手迈过门槛时,眼里都是有笑。

    能给女儿挡灾,还知道对女儿好,明德帝甚是满意。

    许嘉玄就发现,今日明德帝看他的眼神似乎特慈爱,完全没有先前几回责骂他的凌厉,让他一时有些恍惚。

    成亲的时候,皇后赏了东西下来,梓妤还得再去坤宁宫,正准备告退,却不想遇到太子过来给皇帝请安。

    两人齐齐向太子行礼,太子笑容温和,颔首让免礼。梓妤微微抬头,正好太子看了过来,似乎是打量了她两眼。

    最后是梓妤单独去了坤宁宫,许嘉玄被明德帝留下议事,在小半个时辰才去接的她一同出宫。

    出宫的时候,许嘉玄心里记着梓妤刚才的逢场作戏,神色不明的再度扶着她上马车,梓妤仍旧笑着道谢。

    可这回喊的却是世子了。

    许嘉玄觉得这声世子很刺耳。他已经接受她嫁到许家,父亲也喝过认亲茶,她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嫁了人的觉悟。

    从昨晚到现在,两人单独相处时,她都十分平静,包括他要改婚期时也是,淡泊得跟她没有关系一般。

    她在这些事情里,就像是一个局外者。

    回到侯府,许嘉玄认为既然她嫁进来了,先不管与陈家怎么样,许家一些事情该和她说明白。

    下人已备好早饭,就等着两人进宫回来能吃上,他借着坐在一块吃饭的时机,屏退了所有人。

    “早上父亲说家和万事兴,你做好儿媳和妻子的本份,我也不会说亏待你什么。”

    本份,为人儿媳和妻子的......梓妤正吃着一个水晶虾饺,思索着他的话,慢条斯理地咽了后,朝他微笑着点头:“好,我懂。”

    她答应得干脆,许嘉玄后面准备好的说辞倒是没法说了,他以为她起码该问是什么本份,再比如涉及陈家与许家的旧怨怎么处理一类的。

    他凝着眉,她那种局外人的感觉又涌上心头,可她的话确实没有错处。

    她答应了,他难道还要长篇大论的,像是有什么不满吗?

    许嘉玄黑着脸,咬了一口包子,把那些话跟着包子一块噎下肚子。

    他憋闷的样子却落在梓妤眼里,她迟疑了一下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闭上嘴继续吃饭,她饿得没力气多说话。

    用过早饭,刘氏身边的丫鬟过来说已经在园子里设了戏台,让她一会过去认认各家亲戚。

    梓妤笑着应好,说去换身衣裳。

    许嘉玄坐在炕上准备看书打发时间,正好看到她眉眼弯弯,就那么若无旁人地从他面前过。

    挂在八宝架边上的小东西在她经过时高兴地喊:“小鱼。”

    她转头伸手轻轻摸它,随后进了寝室。

    小东西似乎更高兴了,在架子上跳来跳去,冷不丁却对上许嘉玄投来的淡淡眸光,一下子就被定身一样,站在架子上不动了。

    许嘉玄对着这个早上瞎叫唤的鹦鹉扯扯嘴角,上回朝他身上拉撒的事也还记得真真的。

    突然,他站了起来,吓得小东西一哆嗦,想飞。结果绿茵怕它不熟悉侯府,找不到路回来,锁上了脚链,这一拍翅膀,只是带着架子乱摇晃罢了。

    它的怂样逗乐了许嘉玄,被它主人憋着的心情豁然开朗。

    他就站在架子边细细看这只小东西,发现它被养得很好,羽毛特别亮丽有光泽。他不知怎么想起梓妤昨晚披散在床上的长发,暗夜中亦有着淡淡的微光,还有和绸缎一样细滑的触感。

    小东西吓得贴着架子,正好就把尾羽朝着他,长长尾羽颜色更加艳丽,许嘉玄没忍住好奇拿手去捏了捏。

    不想里头就传来开门的声音,小东西当即扯着嗓子喊:“小鱼救命!”

    一边喊还一边拼命拍打翅膀。

    许嘉玄被吓一跳,捏着它尾羽的手不小心一用力......小东西发出杀猪般叫声:“杀鸟了——”

    这一声吓得梓妤连忙跑过来,视线就落在许嘉玄手上。

    许嘉玄看着被他错手拔下来的尾羽:“......”

    梓妤闻声,灵动的双眼便转而看他:“世子嗓子不舒服吗?”

    许嘉玄:“......”他是在提醒她有话快说。

    可偏她把刚才的话都忘记了似的。

    许嘉玄噎了噎,到底主动提起:“你要跟我说什么。”

    正打量他的梓妤眨眨眼,“没要说什么啊,就是想让世子别骑马吹冷风,编造的借口。”

    她坦诚得很,许嘉玄凝视着她平静的面容,眯了眯眼。

    这算关心他?

    他移开视线,看向投在她身侧的一束光,张嘴挤出一个短音:“哦。”

    “世子其实没有那么讨厌我吧。”梓妤笑着,在他明显一愣的神色中说,“今早上世子抢剪刀,去见侯爷时还压着步子等我,所以世子不那么讨厌我,对吗?”

    许嘉玄脸色却沉了沉,抢剪刀那个是她误会了!

    可在她盈盈的眸光中,他却莫名地不想说出真相。

    他沉默,梓妤就当他是默认,只是心里头觉得他性格有点别扭,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好大大方方说出来的。

    马车里就又安静了下去,不过有了这么个插曲,梓妤认为许煞神还是挺好相处的。

    一路顺利到了皇城,戚公公早早被明德帝派到宫门口等着,见到威武侯府的马车,笑吟吟就上前。

    梓妤在下车的时候,自然把手搭在许嘉玄的肩膀上,许嘉玄习惯性地想避开,却听到她柔柔地声音:“谢谢夫君。”

    刚才还一本正经的喊世子,现在一句夫君,喊得他直心头发颤,手也不自觉跟着去扶她一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