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表姑娘 > 102.第102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梓妤说:“你就是个大傻子。”  明德帝要给他指婚, 他并不是太震惊, 问题是这个梓妤是谁。

    他满脑子浆糊,在记忆里搜寻不到一户匹配的人家,甚至后知后觉发现, 刚才旨意里也没有说明梓妤是哪家的姑娘。

    明德帝见自己的近臣满面疑惑, 心里头略有不悦。

    他是天子, 能让他赐婚的定然都是有荣宠的, 即便他不能点明梓妤是谁人之女, 这许嘉玄也不该一副神游的样子。

    “嘉玄!梓妤温婉可人, 虽与一直养在闺阁的姑娘有所不同, 却也是骄娇女, 你成亲后,须得好好尊敬她。”

    明德帝不便点明, 但骄娇二字已有提醒之意。

    许嘉玄在皇帝带着教训的语气中回神, 捧着圣旨躬身应是。

    明德帝又说:“你生母不在,父亲又行动不便, 家中是继母主的事。朕怕有什么疏漏的, 你们的亲事我已下令让礼部尚书亲自督办, 一应事宜他会提点着你, 成亲吉日钦天鉴也会择定。”

    亲事居然还得劳动一个尚书督办, 许嘉玄更觉得这门亲事诡异, 心中疑团越滚越大, 再度谢恩才退了出去。

    裴公公在这时受到明德帝的示意, 跟着一同出了大殿。

    天边最后的光亮已被暗色吞没, 东方一颗星子璀璨,许嘉玄站在夜空下,俊朗面容上还有未缓过来的疑惑。

    “恭喜许副使了。”裴公公在青年身后道喜,冷不丁把许嘉玄吓一跳,“是裴公公,谢谢公公。”

    说着,心里几分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就在乾清宫这儿问赐婚的事。

    裴公公来就是给他解惑地,弯着眼一笑说道:“副使肯定是在猜想这位姑娘是谁,其实副使认得,并且还见过,京城传过她与副使的缘份呢。”

    他什么时候被传过和哪个姑娘有缘了。

    裴公公呵呵地笑,不再卖关子:“这梓妤姑娘就是首辅的外孙女,副使说是不是有缘。”

    许嘉玄握着圣旨一愣。

    陈家那个表姑娘?!

    “陛下知道梓妤姑娘端庄貌美,副使你这马上及冠,也该成婚,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也才更好给陛下办差不是。”

    裴公公见他愣着,细细打量他的神色,又拿话再点拨他。可别因为知道是跟陈家有着亲,就做出什么过激的傻事,打了陛下的脸。

    许嘉玄刀光剑影里走,冷静判断形势是他必修的一门功夫,当下再震惊,面上也是不显的。

    他听到自己十分淡然的声音:“谢谢公公,陛下隆恩,以后必当更用心为陛下分忧。”

    见他是真的接受,裴公公心中亦一宽,朝他拱拱手。

    许嘉玄回一礼,握着圣旨快步走下台阶,就在裴公公转身的时候,听到守在边上的禁卫军哎哟呼一声:“许副使,可是脚麻了,没摔着吧。”

    裴公公眼皮一跳,再转身倒没见到许嘉玄踏空坐倒的样子,只看到他落荒而逃的背影。

    回到殿里,明德帝问:“他知道了?什么反应?”

    裴公公想了想说:“许副使多半是心中欢喜。”

    明德帝微蹙的眉头终于舒缓。梓妤花容月貌,哪个男儿娶娇妻不偷着欢喜,算这许煞神有点眼光。

    许嘉玄那头揣着圣旨,一路策马疾驰,被兜头的冷风吹得再清明不过。

    陈家的表姑娘居然被赐婚给他!

    这怎么可能!陈家不是要和卫国公府结亲吗?!

    那句曾跟方景烁说的‘你未婚妻’还在耳边,像是一个耳光,响亮的甩在他脸上,让他迎着风的脸颊火辣辣地疼。

    在许嘉玄还拒绝相信真相的时候,礼部已经到陈家宣了旨,陈老夫人是抹着眼泪一同迎的圣旨,旋即叹着气要给卫国公府送消息。两家这亲是结不成了。

    梓妤淡然接了旨,又把明德帝赐的嫁妆收到库房,心里琢磨着那个煞神不知道要惊成什么样。

    估计自此真要把她当瘟神,样样倒霉事都中他身上了。

    不过她是无所谓的,觉得这样嫁到许家也挺有趣。嫁过去了,她更好了解许陈两家结怨详细,许煞神要是不愿理会她,她办完事就离开,也没有什么不好。

    梓妤已经在打算婚后生活,一个消息再度悄悄送到绿茵手中,绿茵忙寻个空档与她说。

    “姑娘,那个撺掇武安伯老夫人上街的丫鬟有个表亲,就在卫国公夫人跟前当差,那个绸缎铺子,正是卫国公夫人的私产。那天店里伙计都在拿姑娘貌美当趣事说给来往的夫人们听。”

    她一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兜兜转转一圈,这流言还有卫国公夫人出的一份力,然后又叫武安伯老夫人听得分明。卫国公夫人为了让自己嫁出去,不沾到他们方家可是出大力了。

    梓妤站在明亮的烛火下,望着明透的琉璃灯罩微微一笑:“你把这事情让人告诉武安伯老夫人,帮着她把那个撺掇的丫鬟给绑到长公主殿下跟前,外祖母的信估计这会就要送出去,让她们办事也快一些。”

    绿茵当即肃了脸,应诺,很快传信出去。

    卫国公府。

    乐平长公主正伏案写折子,想着明天一早递上去给皇帝,请求直接给孙儿赐婚。

    陈老夫人昨天给了信,问考虑得如何,外头有风言风语她也知道,只恨孙儿躲得远远的。但也是因为这样,她更下定决心,又与儿子商量过,就准备定下好给陈家回复。

    她为了写折子,连晚饭都没用,好不容易写完,细细再重读一遍又觉得不够皇帝动心,准备再写一份。

    此时管事的来说有陈老夫人的信送来,只好搁下笔先去看信。

    哪知才看了几行,整个人就入定一般,信笺都没拿稳,飘落在地。

    ——这怎么可能?!

    圣上怎么就赐婚了?!

    偏在她震惊的时候,又一位管事连滚带爬跑进来说:“殿下,不好了,外边武安伯的母亲绑着一个丫鬟在门口撒泼哭闹,说是夫人害了她!街坊邻居都出来看热闹来了。”

    长公主当下就狠狠皱了眉,敢到国公府来闹,这武安伯老夫人疯了吗?

    可武安伯老夫人就是疯了,她儿子四处奔波送礼都送不进去,搞不好就是要被抓了坐牢,听到自己被人算计能不疯吗?肯定是能攀咬就攀咬,何况还有证据,当然是撒泼闹大,拉着国公府想办法庇佑她才有活路。

    武安伯老夫人这回可一点也不糊涂。

    对方是有爵位的人家,长公主再不悦也只能先请人进来问过清楚,同时去把长媳喊来。

    卫国公夫人听到武安伯府的人上门,想到自己做过的事,心头跳了跳,觉得不安。等到了婆母那里,看到撒泼撒得披头散发的武安伯老夫人,连话都还没问,就被婆母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甩一巴掌。

    卫国公夫人直眼冒金星,跌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傻了,听到婆母厉声叫骂:“你个蠢货!!”居然坏她孙儿的前程!

    是夜,卫国公府里头有多热闹,梓妤那边很快就有人给来禀得清清楚楚。

    绿茵心里痛快,可还觉得不够:“只是打肿了她的脸,就该打掉她的牙,看她还敢不敢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小东西站在窗边也直喊:“打她!打她!”

    梓妤捏着个瓜子就丢它身上:“不许乱学。”

    小东西忙闭嘴,想到上回学嘴自己被关,情急之下居然一把啄开窗子,要拼命挤出去。

    绿茵被它精怪的样子逗得直笑,想把它抱回来,省得飞出去要冻着。

    结果小东西吓得一下就钻了出去,绿茵突然听到它大喊一声:“煞神,煞神!!”

    刚刚翻进墙的许嘉玄被撞出来的小东西惊了一下,忙伏低身子,绿茵冲着窗外喊:“回来,什么煞神,以后要喊姑爷!”

    小东西还真的往回飞,补救地喊:“姑爷!姑爷!”

    但许嘉玄却感觉到有什么吧嗒一声落在肩头,被风一吹,还有股骚臭味。

    外头天黑,绿茵并没发现有人当了宵小潜在窗下,等小东西回来就关上窗。小东西被吓得还在屋里拼命飞,追得绿茵气喘吁吁。

    听着屋里的闹腾,要来问梓妤用了什么手段让赐婚的许嘉玄也恨不得冲去宰了那只鹦鹉,居然敢拉在他身上!

    可是顶着鸟粪,许嘉玄冷脸着在寒风里呆了许久,还是一咬牙走了。

    管这个表姑娘用了什么手段,她都邪乎得很。以为这样就能解许陈两家的仇怨,那就走着瞧,即便有着赐婚,许家妇也不是她想的那么好当!

    梓妤突然就打了喷嚏,耳根也在发热,心想又有谁在唠叨她不成?

    如今她嫁到许家来,也算有立场去仔细打听这件事。梓妤柳眉微凝,理好襟扣,净房的门被敲响,是绿茵带着两个婆子进来。

    婆子手上端着热水和一应梳洗用物。

    绿茵过来再帮她理理裙摆,视线在她袅袅腰肢转一圈问:“姑娘昨儿歇好了吗?”

    梓妤知道这问的是什么,似笑非笑地瞥了过去。绿茵当即会意,捂嘴偷笑,又说:“小家伙不知怎么惹到姑爷了,奴婢刚才进来的时候,见姑爷拿眼瞪它,它缩得跟鹌鹑似的。”

    自己养大的鹦鹉什么德性,梓妤再了解不过,笑笑说道:“估计多嘴多舌,哪句不中听,回头你问问。”

    有时能问出点端倪来。

    净过面,梓妤提着裙摆坐到妆台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