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六扇门之剑指江湖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料事如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修文,你说真奇怪,时间都过去了这么久了,怎么血月斋与凌霄阁,都没有动静?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又等了几天,一点消息都没有,漕帮总舵的信都来了,但凌霄阁或者血月斋的杀手,却迟迟未到。

    月儿很不解,因为按照她的判断,这两个门派,无论派谁来了,叶修文都将是一个有死无生的局面。

    试想一下,以叶修文区区凝血后期的境界,即便他有与元气三重武者一战的底牌。

    但是元气四重呢?元气五重呢?甚至是元气七重呢?

    这些高手中的高手,都不是现在叶修文,所能对付的了的。

    但奇怪就奇怪在了这里,这两个门派,死了弟子,竟然全当没有事一样,这岂不是太奇怪了吗?

    月儿因此发问,而叶修文却笑道:“呵呵,这就是我杀死银公子的原因。”

    月儿还是不解,摇了摇头。

    此时,叶修文微微一乐,这才继续说道:“你知道吗,在战场上,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敌军来了,攻打一座城池。而这座城池,有两处援兵,一左一右。

    但是,他们谁都不会派兵去救,.......”

    “为什么?”月儿依旧不解的道。

    “原因很简单啊。他们都会认为对方会派兵增援,所以便留下了真空地带。

    我那时,正苦无对策,对付血月斋的杀手,不想那个银公子,却撞了过来。

    我宰了他,血月斋知道了这件事,便会认为凌霄阁会动手。

    反而凌霄阁呢?认为血月斋会动手,于是,我就安全了。”

    叶修文说到此处,颇为得意。而月儿则恍然大悟的捅了叶修文一下。

    “你捅我干什么?”叶修文无语的道。

    “你的脑袋,天天都想的什么,看到谁就算计谁。”月儿气道。

    “怪我咯?我不算计别人,我就得死。更何况这件事还没完呢,漕帮帮主禅位这件事,血月斋与凌霄阁都会来人。到时候,我们一样会很危险。”

    叶修文说到此处站了起来,看着窗外。

    “你又在那算计谁呢?”月儿在叶修文的身后笑道。

    “看你说的那个难听,我是在找活下去的方法。

    明天,我们就要回总舵了,到时候,你将那飞鱼黑铁甲穿上。我们以防不测。”叶修文道。

    “叶修文?虽然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凝血后期巅峰的实力,但想要击败元气三重以上的武者,也十分苦难。我觉得,我们不如去找大人商量,商量。”月儿讨道。

    “没用的,那个老狐狸,即便是来,也是来杀我们的。只要漕帮的事情尘埃落定,那么我们也就没有可利用的价值了。

    我现在有些担心,万一活阎王来一个釜底抽薪,我们到时候都会死。”叶修文道。

    “为什么?他难道要将所有的人,都给杀了?这可能吗?那杀了之后漕帮怎么办?凌霄阁与血月斋呢?”月儿反问道。

    “这不明摆着吗?血月斋与凌霄阁,都在盯着漕帮这一块肥肉,两个门派,都会派人到漕帮来。

    而在这个时候,人都死了。

    血月斋会认为,是凌霄阁做的,而凌霄阁,则认为是血月斋。

    于是两个大派,会因为相互仇视,而厮杀血拼。

    而两个大派这么一斗,多少年的江湖恩怨,便会沉沙泛起。

    双方都会动用自己一切的人脉,一切的力量。

    例如凌霄阁,与‘凌云剑宗’便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血月斋呢?则与‘天蛇宗’关系莫逆。

    而凌云剑宗与天蛇宗也素有过节。于是这些江湖人士,门派,因为漕帮这一点点的利益,便会争的你死我活。

    而究其原因呢?却是因为你我二人。

    但皇上能知道吗?最后还不都是活阎王说的算?.......”

    叶修文铛铛铛把话一说,月儿立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怎么办?”月儿没有了主意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我想那个人,应该要到了。”叶修文微微冷笑,而也正在这时,侯三跑进来道:“五爷,夫人,慕休来了。”

    “呵呵,有请!”叶修文微微一乐,因为他要等的人来了。

    叶修文与月儿,亲自出门迎接,而此时慕休已经到了内院了。

    此时但见那慕休,可是了不得了,竟然仅仅数月未见,已经是一名元气二重的武者了。

    “慕兄,真是进步神速啊?”叶修文寒暄道。

    “呵呵,叶兄岂不是也是。只不过,你这一次,可是做的过份了一些,......”慕休笑道。叶修文则不以为意的道:“慕兄咱们屋里聊。”

    叶修文将慕休请入了客厅,分宾主落座。侯三派人献茶,然后人都退了出去。

    “叶兄啊?你杀了银公子,可知给我师父,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慕休一边喝茶,一边说道。看似,是在探叶修文的口风。

    叶修文思量了一下,笑道:“这件事,我还想问问慕兄你呢!这银公子,因何要来杀我?这件事,是他有杀我之心,才被我反手杀了。”

    叶修文同样是在探慕休的口风。慕休也想了想道:“这件事不提也罢。我上次跟你说过,凌霄阁分为南北两派。那西方舵主,原本就是北派找到的人。而因为我师父的一句话,而你又杀了西方舵主,北派这才答应,推举你做漕帮之主。

    只是,话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有很多人不服。那银公子要杀你,多半也是为了这件事。

    我师父他老人家慧眼如炬,听闻你杀了人,便与我师叔说。你管教不严,弟子险些坏了我派的大事。

    所以,这件事,就暂时压下去了。不过我师父又说,凌霄阁损失一名天才弟子,这件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他老人家的意思,是让我来问问,叶兄能否拿出点诚意来,让凌霄阁的其他人,心服口服,.......”

    慕休,将前因后果,统统细说了一遍,而月儿才知道,慕休来到这里的真正用意。他原来是来要好处的。

    于是,她又思量,恐怕叶修文,也是因此推断出,慕休要来。

    不过,慕休来了,与她、叶修文脱险,又有什么关系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