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 第二一一章 翩翩归妹 何时能归

第二一一章 翩翩归妹 何时能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森罗王催唤了七八遍,攒竹大君就有所反应了。

  他蹙蹙眉头,缓缓嘘出一口腹内浊气,双掌从后羿后背慢慢松离,然后运功行法,吸纳提气,吐吹嘘气。

  如此吸嘘三番,攒竹大君这才定了气,归了神,忽地睁开双眼来,毕竟他也是太平月轮海主君,修有四千年多的道行,小小的打扰影响不了他。

  旁厢森罗王观得真,看得切,心中暗喜,且先不管攒竹大君元气损耗巨大,急忙拈紧要的事问道:“大君,大尊主伤势如何?”

  攒竹大君疲惫至极道:“大尊主没有一点元气恢复的迹象。”

  “啊?伤得如此严重。”森罗王震惊。

  “正是,以我等之能,只怕要大费时日了,即便是大费时日,也不知结果究竟如何。”

  “这?这……”森罗王大惊失色,慌忙来观看后羿的情形,但见后羿直挺挺打坐在床上,面色晦绿,气息毫无,犹如一座雕塑般僵硬。

  值此时际,眉冲夫人、费天君和臧幺已经进入眉醒斋来,听闻攒竹大君所言,又见森罗王震惊模样,一个个也跟着惊慌起来。

  臧幺急忙道:“大君,大殿下:小神这里有荼爷垒爷送的四颗金丹,听荼爷垒爷说、每一颗都有五百年的丹力。”

  “四颗金丹,五百年的丹力?”

  “正是,在我度朔山,五百年的丹力折合道行也有两百来年。”

  “如此却不正好,速速拿出来,给大尊主吞服。”森罗王急催道。

  “不过其中有两颗金丹乃是荼爷送给大君夫妇的。”臧幺有些为难回道。

  “嗯?这……”森罗王沉默不语,拿眼瞥看攒竹大君夫妇。

  攒竹大君心知肚明:“幺爷,此刻救大尊主要紧,就别管荼爷的金丹送给谁的了,速速全部拿出,给大尊主服下。”

  “是。”臧幺谨慎从怀里取出四颗龙眼大小的金丹,托于掌中献上。

  森罗王一一拈起四颗仙丹,运法启开后羿的唇齿,将四颗仙丹先后传送入后羿的腹内。

  臧幺二次回度朔山搬兵时,先向神荼郁垒讲叙了大军失利和后羿负伤之事,而后又转达了后羿的话意,自然是希望他俩出山相助。

  神荼郁垒听完崇崤关战事,又担心又无奈,左右为难,最后还是决定遵守轩辕黄帝的旨意不出度朔山,免得落入此次山海劫数,性命不保。

  可是大尊主那里也必须有个交代!两位大神思来想去后,遂就各自敬献了一颗锻炼了五百年的金丹谢罪。

  同时,神荼又担心好友攒竹大君夫妇安危,便私下请臧幺代送了两颗金丹,希望能给攒竹大君夫妇各增加两百多年的道行,平安返回太平月轮海。

  结果事出意外,后羿再受重创,此刻性命万分危急,攒竹大君便毫不犹豫地献出两颗金丹。

  过有许久,见后羿仍然没有什么动静,森罗王遂郑重其事道:“诸位:大尊主服下四颗金丹也没有什么起色,可见这伤势果然十分严重啊,现在我们必须全力以赴救治大尊主,其他的事就暂且先都放一放吧。”

  “大殿下说的是,先救大尊主要紧。”臧幺赶紧应和。

  费天君也道:“现在大尊主性命垂危,度朔山联军又群龙无首,大殿下身为幽冥地府大殿下理应掌管大局,小神等敬听吩咐就是。”

  “我夫妇二人无话可说,在大尊主醒来之前,就有劳大殿下主持大局吧。”

  “好!既然如此,本王就当仁不让了,大家务必齐心协力救活大尊主。”森罗王毅然决然道,“现在本王决定:本王、幺爷、天君、大君我们四个轮流救治大尊主;夫人率领众将士守护大营和太平月轮艟,保证我们运功做法时的安全。”

  “我等遵命!”

  攒竹大君夫妇、臧幺和费天君齐声应诺,接受了森罗王的决定。

  然后森罗王作了详细安排:一、由森罗王开始,藏幺随二,费天君跟三,最后再到攒竹大君,四众轮流行功做法替后羿输元疗伤,轮换下的三众就在眉醒斋隔壁的客厅打坐调息,恢复元气;二、由眉冲夫人负责大营和太平月轮艟的安全。

  藏幺是宗布神宫嫡系,森罗王暗藏反天大计,费天君渴求夺回金珠(诺那佛祖灵元),攒竹大君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四众皆有救活后羿的愿景,如果救不活后羿,这些愿景就全部化为梦幻泡影,尤其森罗王和费天君,因此一个个竭心尽力,救治后羿。

  时光飞快流逝,转眼半个多月就过去了。

  四众虽然竭心尽力救治后羿,但是后羿受创太重,依旧没有元气恢复的迹象,好在崇崤关也并没有前来偷袭,总算是太平无事,至于崇崤关为什么不来偷袭,在这半个多月内又有何事发生,他们暂且都不曾着重放在心上。

  倏忽之间,又过去两日,这日正临到森罗王行功做法替后羿疗伤。

  大约半日过后,忽然感觉到后羿体内滞涩的元气开始微微流动起来,此乃生命复苏的征兆,森罗王不禁大喜过望,连连催运磅礴元气,协助那一股元气尽快的恢复正常运行。

  过有半个时辰,在森罗王的努力助功下,那股元气果真正常的运行起来了,自上而下,自下而上,在后羿的身体和四肢内四处游走。

  突然间,始料不及的听到后羿暴吼一声:“方庆隐!我一定要杀了你!!”一语忽落,往后一仰,倒在森罗王的怀里,复又不省人事了。

  森罗王又喜又惊,喜的是后羿居然喊出话来,惊的是此刻后羿又倒下。他急忙来探后羿的鼻息,便发觉有微弱的热流呼出,再探胸口也能感受到微弱的心跳不停。

  大尊主,你终于活过来了!

  森罗王暗道一声,欣喜若狂,便将后羿慢慢放平躺下,磨转身子下了锦床,径走出眉醒斋,来到隔壁客厅传报消息。

  臧幺、费天君和攒竹大君正在隔壁客厅调息打坐,恢复元气,闻听森罗王来报的消息,一个个激动得无以言表,其中臧幺竟至眼红声哽,纷纷来到书房观察大尊主后羿,果然气息绵绵,左胸微跳,已然脱离道消神亡的危险。

  顿时间消息传开,度朔山众将士撮土为香,洒酒为祭,叩拜皇天后土保佑。

  又经过十多日的助法,后羿的脸色已露出红润之色,身体也渐渐温软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四众齐心协力,终于让后羿恢复了元气。

  此日又轮值到费天君行功助法,遂来到眉醒斋接替藏幺。

  才交班妥当,藏幺退出眉醒斋,费天君准备登床行法,忽然就听见后羿迷迷糊糊地呢喃起来:“翩翩归妹,翩翩归妹……后且大吉,后且大吉……”

  费天君倏然听见呢喃之声,既喜且惊,急忙唤住藏幺:“幺爷慢行,大尊主好像正在呓语。”

  “大尊主好像正在呓语?”藏幺刚走到门旁,忽闻此语,欣然大喜,回转身影,疾步朝锦床前走来,“天君可知大尊主呓语什么?”

  “不知,含糊不清,好像在说什么‘翩翩归妹’。”费天君一边俯身侧耳倾听,一边回答道,“大尊主还在呓语,幺爷你速来仔细听一听。”

  藏幺三步并着两步,疾走到锦床前,侧耳聆听片刻,悠悠抬起头来道:“臧幺知道了,臧幺知道了……”

  “幺爷知道了?幺爷知道了什么,大尊主到底在呓语什么?”

  “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恐毋惊,托身广寒,后且大吉。”臧幺怅然失落地吟诵起来。

  “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恐毋惊,托身广寒,后且大吉。幺爷:这是何意?”费天君愕然。

  “这是大尊主当年与嫦娥仙子分离前的六句占词,后来嫦娥仙子果然独自西行,托身月中广寒宫,但这‘后且大吉’的吉兆直到现在也没有实现。四千多年来,大尊主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嫦娥仙子,黯然伤感时便会念叨这六句占词,因此藏幺等众人也都能记得这六句占词。”

  “哦……原来如此,大尊主与嫦娥仙子分离之事,小神昔日倒也听说过,但这占词还是头一回听说。”费天君恍然道,“大尊主在这性命垂危之际仍然念念不忘嫦娥仙子,此情当真可以感动苍天啊。”

  “可惜大尊主为了能够与嫦娥仙子早日团圆,辛辛苦苦行功积德了四千多年,但仍然不得所愿,到后来不仅不得所愿,反而还被卸了幽冥大教主之职,打发到度朔山消磨时光。一想到此节,我臧幺胸中的愤气怒气就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搅翻了这山海界,杀上那昆仑山!”

  “这事委实叫人愤怒啊!苍天无眼,苍生安活!”费天君亦表现出一种同仇敌忾的样子。

  恰在此时,锦床上又传来后羿焦急而深情的呼喊声:“娥儿,你到哪里去?嫦儿……你在哪里?!娥儿!娥儿,娥儿……”

  随着呼喊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焦灼,平躺在床上的后羿突然“啊!”地大叫一声,直挺挺地坐将起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