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好心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时罗师兄也是刚出关,闭关多日,此时却有点馋,就去书院后门的岳街找些好吃的。

    他刚一过去,便见自家那位教算术的宋然宋先生,正黑着脸训斥一个姑娘。

    姑娘衣服显得略有些陈旧,容色到清秀,就是整个人灰突突,似是乡下女人,有点心不在焉。

    宋然一向严肃,此时板着脸颇为吓人。

    “你既有心向学,就应该脚踏实地,规规矩矩,居然还去买我们书院的考题,妄图走这等捷径,你也不想想,若是江南书院的考核题目当真能从外面买得到,我书院的脸面要往哪里搁?孙山长和我们这些先生,也不能放纵这等事发生。”

    罗师兄当时就吓得打了个哆嗦。

    宋先生黑着脸骂人的时候,有谁不怕?

    “那姑娘却是半点不慌乱。”罗师兄回忆起当时那女子的音容,此时还是忍不住咋舌不已。

    那姑娘大约有些累,一边听宋先生的斥骂,一边小小地打了个呵欠,还百无聊赖地趴在一张瘸腿的桌子上,看着所谓的江南书院考题,一边翻一边还嗑瓜子。

    罗师兄叹气:“当时我就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当时宋先生说得口干舌燥,那姑娘就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气得宋先生眼皮一翻,眼看就要不好,那姑娘才吓了一跳,忙扶着他老人家坐下。”

    “许是看宋先生身子骨不强,怕再气死他,那姑娘连忙好言好语地解释起来。”

    那时天色刚有些昏暗,夕阳的霞光很美。

    姑娘的脸庞也秀气漂亮。

    “我这题目买的便宜,呐,我一共才花了不到两块钱就收集到这么多,纵然不是江南书院考核的题,我看也很靠谱,不是书院先生们留的功课,就是以前考试用过的,我且瞧瞧水平如何,了解下教学进度嘛!”

    宋然一听,终于慢慢缓过气,神色略和顺了些。

    却又忍不住苦口婆心地絮叨:“你若想报考江南书院,需要资料,我这里有全套的,回头给你便是,不要走歪路!”

    “你这孩子这般的天分,如此灵透,应该好好地读书,不为别的,读书本身就是一件很好的事……”

    “噗!你这老头还真有趣。”

    旁边一卖小食的小年轻忽然插嘴。

    “那姑娘要研究江南书院的考题,哪里是为了报考,根本就是为了做生意。”

    卖花的小孩儿也笑道:“就是,大姐姐这几日在我们街上做江南书院学子们的生意,给他们做功课呢,听说生意特别好,一天能写十几册算术功课,其它的什么绘画啊,格物之类也有。”

    宋老爷子哽了下,大口大口地喘粗气,一副上不来气的模样。

    姑娘吓得不轻,瞪了周围看热闹的家伙们一眼,连忙劝慰:“不是替做功课,辅导,纯碎是辅导,我这也是替书院先生们着想,整日看那些四六不着调的作业,大家都辛苦。”

    宋然:“……”

    罗师兄一边说,一边笑:“当时那一幕发生时,我就在旁边,一度害怕宋先生会昏过去。”

    “好在宋先生还挺坚强的,没出什么大事,就是隔三差五地要去找那姑娘唠嗑,劝她把心思放在正道上,别竟搞这些乱七八糟的,显然对那姑娘很是看重。”

    “后来才听先生说,他一开始就认得那姑娘,当时先生和一个棋友在街头上研究一残局,设计残局的老人家贴出告示,但凡能破解的,皆赠送棋子棋盘,且奉上顺币50元。”

    “宋先生研究半天没研究出来,那姑娘就从身后‘琴棋书画斋’里出来,走到棋盘前面瞟了两眼,随手就给破解掉,拿着钱走人,宋先生盯着棋盘直呼精妙,从此就对小姑娘上了心。”

    “若非如此,他看见人家买考题,也不至于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罗师兄感叹道,“这半个月,人家姑娘的生意做得热火朝天,咱们书院那些懒得不行,提起功课就头疼的家伙,一天不见她就心烦意乱。”

    “如今大家都公认的,那姑娘的学识很不错,不要说咱们书院的新生,就是和老生比也不落下风,等招新的时候,她只要来,必能通过考核。”

    罗师兄一通彩虹屁吹完,荣公子与他同伴哑口无言。

    “这才多久没回书院,家里就这般热闹!”

    荣公子摇摇头:“想象不到!”

    别人也便算了,他可是认得清楚,那人姓夏,曾是一迂腐学子郭文平的妻子。

    长在小镇,无甚家底,更没正经读书上学。

    若是真的,那也只能说这天底下果然有出类拔萃的天才人物,让人不服气都不行。

    其实杨玉英‘辅导功课’的活很快就做不下去了。

    也不知道江南书院的那位宋先生怎么就那么闲,也不用上课么?他老人家整日盯着她,时不时到她面前晃一圈。

    有这么一位面瘫脸的先生在,江南书院的学生们怎么可能还敢来找她?

    杨玉英:“……哎!”

    “小小年纪叹什么气!”

    宋然瞪眼,“叹气会把福气都叹没了的。”

    杨玉英哭笑不得:“福气会不会叹没我不知道,可我确实是把钱都叹没了,以后没钱怎么吃饭?”

    难不成真要召唤欧阳雪或者叶梦然去把郭文平和他妹妹家搜刮一空?

    杨玉英自己到是不在意,她从没把自己当过好人。

    唔,叶梦然可能也不大在意?

    欧阳庄主……

    还是别叫他老人家的好。

    “不对,哪里用得着劳动他们?”

    杨玉英眨眨眼,她自己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做梁上君子很难?

    问题是郭家又不是什么富贵人家,郭文平还是个大手大脚的,那点家底够做什么?

    杨玉英眼睛提溜乱转,脑子里各种混乱的念头此起彼伏。

    宋然板着脸,严肃道:“你这个年纪,读书一点都不晚,不要把大好年华耗费在不知所谓的事情上。”

    原来给江南书院的学生们辅导功课,就很不知所谓?

    “跟我走吧,我给你找个活儿,既能让你养家糊口,也不会耽误你读书学习。”

    杨玉英:为什么她上一周目的时候,一个这样又老实,又厉害的好心人都没遇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