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要当主角 > 第三十二章 罗式姐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女孩哭着说了一大通后,杨溯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女孩名叫罗颖,妹妹叫罗娜,姐妹俩是平野州罗家的小姐。

    平野州罗家是南魏的武学世家,最巅峰的时候曾一门三宗师,可谓轰动南魏,不过近些年来渐渐式微,没有宗师级的强者坐镇了。

    一个月前罗家遭仇人暗算,一夜之间满门被灭,罗颖罗娜俩姐妹在最后逃了出来,但不敢在南魏停留了,打算从边境离开,混入商队一起去青苍,但来到这间清风客栈的时候,罗娜突然犯病了。

    “我妹妹她,她的直觉很准,她当时说隔壁房间那个人的血可以救她,所以我就来了。”罗颖怯生生地看着杨溯说道。

    杨溯皱起眉头,罗颖说的话应该是真的,但肯定也隐瞒了很多东西,不过看对方这个样子,杨溯估计这已经是她愿意说出来的极限了,不愿意牵扯进这些恩怨中,杨溯直接指了指门口,“你可以走了。”

    罗颖一愣,她没想到杨溯会这么干脆地放自己离开,但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可是我妹妹还没醒过来,她说你的血可以救她,求求你,就给我一点血吧,就一点!求你了!”

    杨溯看着罗颖,觉得很奇怪,他自己的血怎么可能有治病救人的能力?当初用血喂翠花,那也是因为当时他刚吸收完整个血晶,体内血菩提的药力正狂暴,而现在他有了封天锁,药力都被控制住了,哪怕打开封天锁,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让药力进入血液,而且效果也远不如当初,还不如直接服用一些补气血的药物。

    “我的血很普通,怎么可能救人?你走吧。”杨溯说道。

    罗颖大急,直接跪了下来,开始磕头:“求求你了!我妹妹快不行了,求求你了!”

    杨溯皱眉看着对方,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诡异,孤身一人在南魏,他不敢冒险。

    “回去!”声音中透着强硬。

    罗颖双眼通红,眼看没法打动杨溯,她一咬牙,开口道:“其实我妹妹有一项天赋,她能在某些时候突然预知未来!”

    预知未来?杨溯有些惊讶,虽然对方越说越离谱,但杨溯却渐渐有些相信了。

    “但我妹妹的这项能力并不能自主控制,每一次都是被动地突然发生,而且每一次使用完后她都会大病一场,这一次她说你的血能救她,就是她突然使用能力的结果。”罗颖说道。

    “你是说,你妹妹昏迷之前说的话是,我能够救她?”杨溯问道。

    “对。”罗颖点头。

    “带我去见见她。”

    罗颖迟疑了一下,最新还是带着杨溯去了隔壁的房间。

    进入房间后,有一股淡淡的薰香,床榻上躺着一名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丝毫血色的女子,长相和罗颖有七八分相似,但眉宇间多了一股坚毅,哪怕处于昏迷中,她的眉头也是紧紧锁着的,仿佛在抗争着什么。

    罗颖几步跑到床前,摸了摸妹妹的额头,又听了听她的心跳,然后跪了下来看着杨溯:“求求你,救救她!”

    杨溯从走进房间开始,就有一种奇异的心悸感,越是靠近床上的罗娜,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罗娜,这是原著中没有写到的人物,预知未来也是原著中没有提过的能力,杨溯有些拿不准,他想要直接一走了之,因为直觉告诉他,这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但内心深处他又很不愿意离开,仿佛有种莫名的呼唤,在让他救下罗娜。

    沉默片刻,杨溯看着罗颖说道:“我可以救你妹妹。”

    罗颖大喜。

    “但有一个条件。”

    “你说!”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是说,所有的事。”杨溯看着罗颖认真地说道。

    “什,什么事?”罗颖眼神闪烁。

    “比如楼下那些人,有多少是冲着你们来的?”

    “我……”

    “你要是再说一句假话,我立马转身就走。”

    “……好,我都告诉你,我只知道剑泉山庄还有水月宗的人要抓我们。”

    杨溯皱眉,他就知道这事儿很麻烦,居然牵扯到剑泉山庄和水月宗。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们?”

    罗颖咬牙,狠狠地说道:“剑泉山庄贪图我罗家的秘籍,设计陷害我们,才让我们家破人亡!”

    “哦,那水月宗呢?”杨溯继续问道。

    罗颖诧异地看了杨溯一眼,他居然都不问是什么秘籍能让剑泉山庄这样的门派都心动,而且剑泉山庄在江湖上的口碑向来很好,自己这样说,杨溯竟然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她哪里知道她面前这个货身负的传承之多,已经到了一本秘籍掉在他面前都懒得捡的地步了,因为实在没那个时间去练,杨溯要练的东西太多了:练剑有真龙七形,练刀有三五刀诀,练拳有大日九变还有封天七大限……随便哪个都够杨溯研究几十年。

    至于剑泉山庄,原著中宁沛和剑泉山庄有过交集,杨溯知道剑泉山庄是个什么货色,自然不会惊讶对方会做出灭人满门去抢秘籍的事。

    “……水月宗,我只知道他们好像是冲着我妹妹来的。”

    “哦?”杨溯有了些兴致,他看向床上的罗娜,莫非是个修道天才?

    结合罗娜预知未来的能力,杨溯猜测对方可能和杨雨竹有些相似,对天命特别敏锐,如此一来水月宗冲着罗娜而来就说得通了,毕竟水月宗和上清池都是走得一个路数。

    “把你们家的事从头到尾说一遍,从你们家出事开始,要详细,不要有遗漏。”

    “我……”

    “楼下一帮豺狼虎豹,我就算想帮你们,也得了解清楚,所以你说得越详细,你们活命的机会就越大。”杨溯淡淡地说道。

    “……好。”

    “我罗家祖上曾经获得过一本剑谱,但一直无人能看懂,也没人练成,就一直搁置在武库中;后来一位友人曾到我罗家借阅武库中的秘籍,无意中找到了那本剑谱,他看了三天,借阅时间到,归还剑谱后向我罗家提出了想要换取那本剑谱的请求;但那剑谱是祖上传下来的,我罗家自然不可能和他换,他当时想了各种办法,求了很久,都没用,无奈离去;多年后,那人习武有成,成了剑道宗师,至此在南魏开宗立派,建立了剑泉山庄。”罗颖娓娓道来。

    “哈!”杨溯失笑,只觉得狗血,这事儿居然牵扯到了剑泉山庄的开山祖师,这得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然后剑泉山庄就一直处心积虑地想要得到你家的那本剑谱,最近终于忍不住下手了?”杨溯问道。

    罗颖悲痛地点点头:“以前我罗家有宗师级的强者坐镇,剑泉山庄不敢硬来,这些年我罗家式微,剑泉山庄就再也忍不住了,找了一帮匪徒,他们的高手混在其中,对我们家动手;好在我爹早有防备,才让家里的护卫带着我们逃了出来。”

    杨溯点点头,剑泉山庄会动手,除了罗家式微,或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剑泉山庄多了一个担任血鲨骑军主将的女婿,在南魏边军中发展越来越好,胆子也就越来越大了。

    “那本剑谱叫什么名字?”杨溯随意问了一句。

    “真龙七形。”

    “什么玩意儿?”杨溯一脸诧异。

    “真龙七形。”罗颖小心翼翼地看着杨溯,又重复了一遍。

    “我去!”杨溯感叹道,原著中宁沛就是从剑泉山庄手里获得了一式真龙七形,原来剑泉山庄的真龙七形是从罗家手里拿到的。

    “剑谱在你手里?”杨溯问道。

    罗颖警惕地看着杨溯:“我爹确实把剑谱交给了我,但我没有带在身上,这世界上只有我们姐妹俩才知道剑谱在哪,你救活我妹妹,并且把我们送往青苍,我就告诉你剑谱在哪。”

    杨溯看着罗颖,觉得这个小丫头一定吃了不少苦头,才会从一个世家大小姐变成现在这样,处处有防备;不过这样也挺好,至少她们姐妹俩以后独自生活的话,就需要这样的心思。

    “好。”杨溯点头答应,他当初承诺过梁文,以后有机会就把真龙七形凑齐,这次来南魏历练,其实也有这个目的,现在既然正好遇上了,自然不会错过,而且这个叫罗娜的女孩给他的那种独特的感觉,也让他想要救活她,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杨溯起身从屋内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空的茶杯,然后用随身带的匕首划破手掌,将血滴在杯子里。

    “你妹妹有没有说要多少血才够?”

    罗颖眼看杨溯开始放血,顿说大喜,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你,你多放一点吧。”

    “……”杨溯看了她一眼,继续放血,直到接满一个茶杯这才停下来,将装满血的茶杯递给罗颖。

    罗颖连忙双手接过,然后去到床边,费力地想要喂她妹妹。

    眼看罗颖弄半天没弄好,杨溯叹气,上前帮忙,反正血都放了,万一罗颖不小心浪费了,岂不是还要再放?

    帮助罗颖喂完妹妹,杨溯发现罗娜的脸色竟然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看得他啧啧称奇。

    “有用!真的有用!”罗颖惊喜地喊道,她听了听罗娜的心跳,又摸了摸罗娜的额头,抬头看向杨溯,“你再多来点儿嘛。”

    杨溯脸都黑了,你以为这是糖啊?

    但既然决定救了,杨溯也不犹豫,再次放了一杯血,一直连放了三杯血,让杨溯开始担心最后会不会血不够用的时候,罗娜终于醒了。

    一声低吟,罗娜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很特别的眼睛,一眼看去,仿佛能在其中看见梦幻般的色彩,有一种朦胧的美,配合上她眉宇间的那一抹坚毅,让她的气质十分出彩。

    “小娜,你感觉怎么样?”罗颖关心地问道。

    罗娜看了看姐姐,然后下意识地抬头看向杨溯。

    嗡!和罗娜对视的刹那,杨溯的脑子突然间响了一下,那是一种很奇怪地感觉,让杨溯觉得似曾相识,似乎以前也有过同样的感觉。

    罗娜看见杨溯时,眼神中也似乎有光芒闪烁,她仿佛失神了一般,双眼注视着杨溯,黑色的瞳孔竟然变成了七彩色,闪烁着琉璃般的光,她下意识地喃喃道:“东南之剑,无根之木!”

    说完,她脸色再次以肉眼可见地速度灰白下去,只不过这一次没有昏迷,只是蜷缩成一团,一脸痛苦。

    “小娜!”罗颖大惊,“你怎么又用能力了?我不是说过让你再也别用了吗?”

    杨溯也从那种奇异的感觉中恢复过来,脑中回想起罗娜刚才说的话:东南之剑,无根之木?这是什么意思?

    罗颖说她又用了能力,所以这是预言的关于我的未来吗?杨溯想道,连忙走过去查看罗娜。

    俩人忙了片刻,才让罗娜睡了过去,这次不再是昏迷,而是休息。

    “你妹妹这能力是可以主动使用的吧?”杨溯突然开口问道。

    罗颖身体一颤,有些慌张地说道:“没有啊,她……”

    “你刚刚情急之下说漏嘴了。”杨溯看着她,刚刚罗颖说不让罗娜再使用能力。

    “我……”罗颖恼怒地抓住自己的头发,眼泪再次掉了下来。

    杨溯叹了口气,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给我说说水月宗的事吧。”要想插手这件事,杨溯就得全面了解自己的对手,剑泉山庄还好,水月宗在南魏的影响力巨大,他不得不防。

    罗颖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着床上的妹妹,开口道:“水月宗的事是妹妹自己预感出来的,有一天她突然说自己被纳入了因果线,会有人看到自己,水月宗的人很有可能会来抓她;但这种事情哪怕是爹爹也没办法,只能提前做好防备,没想到我们家出事以后,水月宗的人也来追我们了。”

    “什么时候的事?”杨溯问。

    罗颖说了一个时间,杨溯回忆了一下,突然一惊,那似乎刚好是他从上清池守镜人手里活下来的时候,因为韩知春就是在那天死的,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所以这个女孩还和我的命运之劫有关吗?杨溯看着床上的罗娜想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