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大道从心 > 第五十七章 菜鸡互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英杰的武道实力不怎么样,早年练的刚体拳早还给老师,不过吸收了忧郁之珠后,身体素质到是大幅度提升。

    这一跑起来,后面三个武者一时间竟是追不上。

    于是郊区小道上,四人就这么一路追下。

    在距离四人更远些的地方,钱山坐在他的迈赫车里,举着望远镜从车里往外看。

    看到这一幕,满意的点点头:“不错,小李,你找的这几个伙计,手脚挺麻利的。”

    司机小李嘿嘿一笑:“谢老板夸奖,我找的这几个好手,手底下都很扎实,保证搞定您的事。”

    “我不用他们扎实,就是吓唬吓唬,千万别把人给弄伤了。”钱山想想有些不放心,叮嘱道。

    “放心吧老板,保证跟你整得明白的。”

    “那就开车,跟住,别开灯,别暴露了自己。”钱山一副我是跟踪高手的模样。

    迈赫车缓缓启动,跟在后面。

    这时候那三个武者已快追上江英杰——江英杰的体力其实是可以的,奈何他跑路没经验,上来冲刺太快,后力不继。

    三名武者已然追上,为首一个对着江英杰背后就是一拳,江英杰只觉得眼前一晕,已软瘫在地。

    那武者没想到得手这么轻松,奇怪道:“这就搞定了?不是说……”

    “哎呀少废话了,先把人带走。”剩下两人已扑过来,抱头的抱头,抱脚的抱脚。

    看到三人得手,钱山大喜:“开车灯,冲过去!”

    吱嘎!

    急促的刹车声中,迈赫车已停在三人眼前,耀眼的车灯照得散人睁不开眼。

    钱山已从车上走了下来,挺着肚子,威风凛凛:“忒!何方鼠辈,敢在此地撒野?”

    他戏本看多了,装逼的时候本能就是戏腔出来。

    三名武者被车灯照得恼火,互相看看,然后其中一人朝着钱山走来。

    这边司机小李还在座上抽着烟,车灯照耀下,看看那三人的脸,小李一楞。

    不对啊,这不是我找的那三个?

    想到什么,他面色大变:“老板,不是他们!”

    什么?

    钱山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个斗大的拳头已飞了过来,正砸在他的胖脸上。

    钱大老板嗖的一下便飞了出去。

    钱山大怒,操,竟然打老板,还想不想要钱了?

    小李已冲过来,拖着钱山就走:“老板快跑,这几个家伙是真匪!”

    什么?

    钱山立刻懵逼了。

    搞什么?

    就见那三人中一人已道:“他们看到我们脸了。”

    “干掉!”另一人已道。

    三名黑衣人刷的一下,竟是同时取出明晃晃的刀子来。

    这一幕吓得钱山亡魂大冒。

    悍匪?

    干你老母,江英杰你得罪了什么人?竟然惹得真正的亡命悍匪过来绑你?

    “快带我走!”钱山大喊。

    那三名悍匪已同时扑过来,三把刀同时斩出。

    铿!

    小李飞起一腿,钢刀砍在小腿处,竟然溅起一片火花。

    “嘿!”李明远大叫着连环飞起三腿,竟将三人同时逼退。

    落回地面,轻轻弹跳了几下,一条腿抬到半空。

    那为首悍匪看到,低声道:“谭门弹腿?”

    小李傲然:“没错,本人就是谭腿第三代弟子。谭门腿法的威力你们是知道的,现在我给你们一次机会……”

    砰!

    小李嗷的怪叫一声抱腿倒下,肚子上已经开了一个血洞:“我操你们还有枪!这不江湖,不道义!”

    “老子道义你妈!”为首的匪徒冷笑,收了枪,已向钱大老板走去。

    钱山大急:“我有钱,我可以给你们钱!”

    “老子不稀罕!”那为首悍匪已经挥刀落下。

    就在刀要斩在钱大老板脖子上的时候,一道人影飞来,扑进那悍匪怀里,却是将悍匪一下撞飞出去。

    竟然是江英杰。

    钱山大喜:“英杰救我!”

    江英杰已回身一拳打在另一名匪徒脸上,那匪徒脸一歪,然后若无其事的看向江英杰,冷笑:“你就这么点力气吗?”

    江英杰讪讪收回手,妈的,手疼。

    扑!

    那匪徒已一拳打中江英杰小腹。

    只是让他惊讶的是,江英杰竟然若无其事的站着。

    咦?这什么情况?

    不知为何,匪徒只觉得自己出手软绵无力,好像根本没发挥出力气。

    他心中惊怒,江英杰已又是一拳砸在他脸上。

    那匪徒也还以拳击。

    两人就这样你一拳我一拳对殴,反正对方的攻击对自己没什么危害,所以江英杰连躲都懒得躲了,其他人就这么看着他们对拳,脑袋随着拳击的方向不断转动,就看到两人你一下我一下,砰砰砰砰,打得好不热闹,只是打了半天,却谁也没倒。

    我了个操,这家伙真硬啊!

    和那匪徒不同,江英杰是真的用了全力的,可奈何打不动。

    非但如此,这一下下打出去,还震的自己手疼。

    这忧郁之力不化解反弹的?

    “你干什么呢?”先前持枪的匪徒见两人过家家般的愉快互殴,还以为同伴手下留情了,怒喝道。

    “这小子好像练有某种邪功,能够化解我的攻击!”同伴回答。

    “那就用这个!”第三名匪徒举刀对着江英杰砍去。

    这一下来得奇快,先砍后喊,等江英杰反应过来,脑门上已经挨了一刀,吓得他魂飞天外。

    一抹脑门,没事?

    所以这忧郁之力连刀砍也能化解的?江英杰大喜。

    第三名匪徒也懵逼了,看看江英杰,再看看自己这刀:“什么情况?为什么砍他都没事?难道刀子出问题了?”

    这货也是个逗逼,顺手对着同伴拉了一刀。

    那还在和江英杰对殴的匪徒莫名其妙被同伴砍了一刀,眼看着鲜血流出,大怒:“你他娘干什么呢?”“好好的,刀没出问题啊。”第三名匪徒看着手里刀疑惑道,对着江英杰又是一刀。

    江英杰有了底气,心情大爽,干脆不躲了,果然这一刀下去还是没事。

    他哈哈大笑:“来啊!来啊!看谁怕谁!”

    “操,你以为老子怕你啊?”那两名匪徒也一起喊,一起对江英杰拳打脚踢起来。只是三人互殴,如同菜鸡互啄,谁也伤不到谁。

    江英杰打的郁闷,那两名匪徒也郁闷。

    这样下去不行啊,江英杰知道忧郁之力有限,再打下去一旦耗光,倒霉的就是自己。

    心中着急,忽然看到路旁有块板砖。

    他抄起板砖对着先前那匪徒脑门上就是一下。

    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