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 第268章 旧人,富贵险中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管家洪福转过身来,看向厅外。

    “少爷。”

    “小姐。”

    进来的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郎和一位清雅俊俏的姑娘,和四名丫鬟。

    两人一进来,便看到了端坐在主座上的陆州。

    按照东道主的规矩,即便是贵客,也不能随意坐在这个位置。

    然而,

    这少年郎还没开口。

    老管家便道:“少爷,不可怠慢。即便是老爷归来……也要以礼相待。”

    洪福这个人,真的是人精一个,看得出来少爷年轻气盛,先行打预防针,省得出一些不必要的幺蛾子。

    少年郎秦硕点点头,压低了傲然的姿态。

    老洪在府上多年,做事一向谨慎,他能这么说话,那自然得重视。

    秦硕朝着陆州躬身见礼道:“晚辈拜见老先生。”

    尽管他不知道眼前这位老先生是谁。

    陆州端起茶叶,并不搭理他。

    闲杂人等,没有交流的意义。

    秦硕定睛一瞧,这不是他父亲最珍爱的大红袍吗?就算是皇城中的权贵人物来了祁王府,父亲也不会轻易拿出珍藏多年的大红袍,这……

    洪福脸色一顿上前做了个请的姿势:“少爷,老先生长途跋涉,您还是先行退下吧。”

    “老洪,你……”

    “听老洪一次,事后少爷要怪罪,老洪绝无怨言。”

    旁边少女说道:“哥,老洪跟随父亲二十年,比你我的时间都要长。老洪都这么说了,我们就更不能轻视。”

    秦硕点点头,再次朝着陆州,昭月,以及小鸢儿三人,深深作揖。

    “老先生好生歇息,晚辈告退。”

    “少爷慢走。”

    秦硕等人转身离开。

    秦硕和妹妹走到外面转角处,眉头一皱。

    “哥,你在担心什么?”

    “没担心什么……老洪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我只是奇怪,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需要老洪这样。”

    “等父亲回来不就知道了?”

    “有道理,走吧……”

    两人离开。

    老洪返回厅中,说道:“小人已经吩咐人收拾好三间上方,老先生和两位姑娘,只管放心住下。”

    陆州起身,负手踱步。

    左右看了看,叹息道:“二十年过去……本以为物是人非,没想到还是老样子。”

    老洪点头道:“老爷本就是个念旧的人。”

    “秦均在宫中地位如何?”陆州问道。

    既然他还没回来,就从老洪的口中挖掘点什么也好。毕竟,老洪在祁王府待的时间久,多少知道一些。

    “实不相瞒,宫中勾心斗角太盛,老爷不喜参与,一向置身事外。权势不算高,但处处也有几分薄面。”老洪说道。

    “你可认得李云召?”陆州非常直接。

    听到这三个字。

    老洪脸色微变,说道:“老先生,此人乃是太后身边的红人……虽然没有实权,但因其身份特殊,不少权贵依附巴结,是个人物。”

    陆州点点头,不在说话。

    剩下的事,老洪也帮不上什么了。

    与此同时。

    明世因抓着五鼠之一卢求平,一路飞行。

    飞到半途之时,露出疲倦之色。

    “师父他老人家也真是的,这个时候去什么神都,这么远。”

    “您老有坐骑,我什么都没有,这得驴年马月?”

    卢求平嘿嘿道:“那就把我当个屁放了……我保证……立刻把宝禅衣归还。”

    “闭嘴!你以为就一件宝禅衣这么简单?”明世因手劲加大。

    卢求平疼得满头大汗。

    哭丧着脸道:“魔天阁宝贝这么多……也不差这一件。何必如此呢?我要是死了,我大哥会生气,二哥三哥四哥在偷盗技术上远胜于我,他们肯定会替我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啊啊啊……啊……”

    后面的啊字都拖长了音,扭曲变形了。

    明世因沉声道:“区区五鼠也敢威胁魔天阁?你可知宝禅衣乃是我八师弟的保命之物?”

    “啊?”

    “拿走宝禅衣,如同杀我八师弟!实话告诉你……五鼠,在我眼中,已是,死,人!”

    “……”

    卢求平脑袋一片空白,昏了过去。

    明世因瞥了一眼,骂了一句:“废物。”

    这么带着他很不适合行动。

    神都那么大,难不成背着这废物和师父碰面。

    “先回魔天阁,再去神都。”

    上元,魔天阁,神都,是呈大三角的位置。倒不如先会魔天阁,也没有太远的距离。

    想到这里。

    明世因抓着卢求平,朝着魔天阁的方向飞去。

    上元城,长风酒楼。

    上元城早已陷入彻底的混乱。

    四周大火弥漫。

    四道身影,掠过房顶,掠过街道,从士兵和一些修行者看不到的角落掠过……

    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长风酒楼下。

    唰,唰唰……

    四人停了下来。

    抬头看了看长风酒楼。

    “大哥,这里就是五弟和司无涯约见的地点。”

    “上去看看,低调行事。”

    “是。”

    一人上去查看,一人左右观察,一人放风。

    唯独老大站立于长风酒楼下等待结果。

    不多时,三人归位。

    “老大,没有五弟的影子。”

    “司无涯也不在。”

    “老大……老大,找到了这个!五弟的匕首!”老四从远处跑来。

    老大接过那匕首,看了一眼,轻哼一声说道:“好你个司无涯,仗着自己是魔天阁的弟子,我就不敢对你下手?”

    “大哥,五弟一定是被他绑了。”老二说道。

    “我早就提醒过老五,要小心司无涯这个人,就是不听。此人极其阴险狡诈,诡计多端。哎——”

    “老大,我们都听你的,你说现在怎么办?”

    三人的目光聚焦在老大的身上。

    沉吟片刻。

    老大转身看向魔天阁,说道:“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司无涯敢破坏规矩,那我们也没必要讲什么道义。”

    “大哥的意思是?”

    老大的目光掠过其他三人,说道:“我们上元五鼠,从来没干过一票大的!我就问你们,敢不敢跟我干一票大的!”

    三人目露兴奋之色。

    他们干过很多鸡鸣狗盗的事。

    偷偷摸摸,四处流窜。

    正道们无不将他们视为垃圾,老鼠。

    世人皆笑你无能之辈,流窜于大街小巷,人人喊打。却不知,老鼠也会胆大偷取佛祖的灯芯……

    安逸的久了,就想疯狂一回。

    很多人都有这种心理……

    五鼠也不例外。

    富贵险中求。

    魔天阁的宝贝……谁人不觊觎?

    更何况,五鼠有过一次经验。

    “先撤。”

    四人身形朝着上元城外掠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