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 第1351章 平衡者(3-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面面相觑,这又是唱得哪出戏?

  “我们四人,不打算出去了。”崔明广说道。

  显然这四人一路上没少相互使眼色,能同时做出一样的决定,也是少见。

  陆州的目光落在了四人的身上说道:

  “陵墓之中,可不是活人能待的地方。”

  四人伏地跪拜。

  “先帝对我们四人有大恩,若是没有先帝,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骊山四老。还望老前辈答应。”崔明广说道。

  其实陆州跟眼前这四人并无深仇大恨。

  各自立场不同,他们被孟明视利用,也得到了相应的惩罚,各自折损了不少命格。

  季实说道:

  “我们答应过你,带你们进入陵墓,我们做到了。也请各位遵守承诺。”

  秦人越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以为然之色,说道:“你们也配说承诺?即便没有你们,也有赵公子带路。陆兄实力超群,连赢勾都要忌惮三分,小小破墓,还能阻拦陆兄不成?”

  要知道陆兄的手底下还有一堆身怀业火的弟子,一位身怀太虚种子的未来至尊。

  骊山四老露出几分凄然之色。

  陆州说道:

  “老夫向来信守承诺,既然你们想待在这里,那就留下吧。”

  秦人越说道:“陆兄,这可是皇家陵墓,有赢勾在,他们若是利用赢勾……”

  真人毕竟是真人,可不是傻白甜,容易被忽悠。

  人心难测,有的时候不得不防。

  季实连忙说道:“秦真人多虑了。首先,石门关上以后,我们出不去。就算能出去,我们敢靠近赢勾吗?其次,赢勾惧怕老前辈,这么做不是自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还要搭上我们的命。连命都可以不要,我们何必等到现在耍这些把戏?”

  秦人越说道:“说的有些道理。只是我不明白,秦帝的尸体并不在这里,你们守着的是一座空墓,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崔明广叹息一声,说道:“出去……又能做什么呢?”

  这个问题倒是把秦人越给问住了。

  秦人越也懒得替他们想,于是道:“我们走。”

  四十九剑异口同声:“是。”

  嗖嗖嗖,众人飞出了墓室。

  陆州回头看了一眼棺材上方的光线,又看了看那两口棺材。心中产生一个疑问,以前,自己真的来过这里?

  “师父?”

  小鸢儿将陆州的思绪拉回。

  陆州踏空朝着墓室外掠去。

  魔天阁众人紧随其后,落在了石门之外。

  陆州回身拂袖。

  石门上白虎盘龙玉脱落。

  在脱落的时候,化作碎片。

  嗡——

  众人看到石门缝隙中的骊山四老,身子僵硬,跪在地上,朝着棺材的方向,同时叩头。

  石门缓缓紧闭。

  众人又看了一眼赢勾,赢勾处于原来的姿势,没有任何变动。

  陆州和秦人越率众离开了陵墓。

  就在陆州等人离开没多久,陵墓中骊山四老听到咔嚓声————

  前方的上万名人佣,表皮脱落。

  手中长戟同时向前戳动。

  一声悲呼:“魔神再现,天下亡矣!”

  骊山四老心中一惊,同时聚拢在一起,如临大敌般看着四面八方的人佣。

  这些都是曾经跟随先帝征战天下的士兵,他们骁勇善战,他们无所畏惧,他们一身是胆……然而现在,他们个个表情惊恐,浑身颤动。

  咔!

  他们的身体像是腐朽的碎石,尽数裂开,落在地上。

  哗啦声接连起伏,上万名人佣都在一息间化作碎石。

  ……

  在陆州和秦人越的率领下,众人安然无恙离开了陵墓,来到了外面。

  众人贪婪地吸允着外面新鲜的空气,享受着舒适的光线,恍如隔世。一想到墓中的活死人,就好像自己也死过一回似的。

  “还是外面舒服。”小鸢儿笑着道。

  “嗯,我也是喜欢外面。”海螺说道。

  秦人越看得羡慕嫉妒恨。

  一堆拥有业火的弟子……要是自己也能有几名这样的弟子,秦家何愁不兴。好不容易出了个有点天赋的,却是个飞扬跋扈的玩意儿。

  一想到秦陌殇,秦人越叹息了一声。

  他看了一眼天空,说道:

  “陆兄,天气转换,不如到我的道场一叙?”

  陆州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不过,来的时候天空中万里无云,这会儿多了很多云团。

  凉风袭来。

  天气略显诡异。

  “这鬼天气说变就变,师父,我们赶紧回去吧。”小鸢儿跑回到陆州身边,朝着白泽招招手,白泽飞了过来。

  陆州点点头说道:“为师正有此意。”

  呼。

  又是一阵凉风吹来。

  明世因哆嗦了下,骂道:“这天气不对啊。”

  众人都感觉到了异常。

  以他们的修为来看,这种冷空气对他们几乎毫无杀伤力,怎么会感觉到冷呢?

  他们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并未发现异常,便一同离开了陵墓,前往秦家的道场。

  ……

  与此同时,在万里之遥的天空中,一道白色的身影,若隐若现,在云端疾掠而过,宛似流星。

  那白色身影手持长戟,停在了空中,一双眼睛泛着光华,扫视大地。

  不多时白色身影停留在骊山的上空,看了看骊山的情况,眉头一皱,取出符纸,随手一挥化作一团光华,说道:“青莲的失衡现象加剧,恐引起天地崩塌,请圣殿指示。”

  白色身影停留了片刻,身前漂浮一团光,光芒中回音道:“检查十大天启之柱,如有异动,速速回报。”

  白袍修行者收起光团,向下俯冲而去,几个呼吸的功夫,来到骊山的面前,再次一闪,来到了皇家陵墓中,环视四周……他的双眼再次发出诡异的光华,不由眼睛微睁:“神尸?”

  “神尸居然会在这里出现……”白袍修行者面色严肃。

  他落在了石门前,虚影一闪,竟穿了过去!

  连续几次大闪烁,来到了木桥上空,俯瞰了一眼四根锁链齐齐锁住的赢勾,喝道:“赢勾!”

  赢勾眼睛一睁,看向上方的白袍修行者,獠牙露出,咆哮道:“人类!!”

  “你可知罪?”

  赢勾如离弦之箭,向上冲锋,张牙舞爪。但可惜的是,四根锁链将其牢牢固定,无法在向上移动。

  白袍修行者沉声道:“原来是被锁住了。”

  赢勾非常暴躁。

  好好睡个觉都这么费劲。

  他不断地尝试冲锋。

  白袍修行者没想到赢勾这么暴躁,也不想跟一个神尸计较太多,便虚影再闪,正想要进入陵墓,砰!

  那石门上的白虎和龙纹亮了起来,将其挡住。

  白袍修行者皱眉:“隔绝空间之阵纹。”

  没法进去了。

  他又尝试了几种方法,都无法进入,在石门处来回飞掠了数次,不得不放弃。

  他看到了地面上散落着的白虎盘龙玉,以及沟堑中被烧焦的怪物尸体。

  这些痕迹都是新鲜的,说明有人来过,且刚离开。

  白袍修行者虚影闪烁,来到了赢勾的面前,问道:“我问你……”

  还没问出话,赢勾咆哮扑来,砰砰砰,砰砰砰……白袍修行者利用手中长戟格挡。

  虚影闪烁,躲开了赢勾的进攻。

  “不识好歹!”

  白袍修行者手中长戟抡动,爆发罡印,不断地落在了赢勾的身上。一连串进攻以后,赢勾依旧暴躁不已。

  他皱了下眉头,将此事汇报给了圣殿。

  圣殿回信,令他先行检查天启之柱的情况,暂时不要干预天启之柱以外的失衡因素,他只得冷哼了一声:“若不是圣殿有令,我必治你死罪。”

  赢勾嘴巴里发出阿巴阿巴的声音,吐出两个字:“至尊。”

  “少拿你的主人吓唬我!”

  “魔神……”赢勾再吐两个字。

  “放屁!赢勾,你的职责是守护天启之柱,不是妖言惑众!再敢胡说,我定向圣殿请命,炼化你的身躯。”白袍修行者怒喝道。

  赢勾根本不怕,更加愤怒了起来,冲锋向上,再度形成棱锥之状。

  白袍修行者:“……”

  真要打,一时还真奈何不了赢勾,白袍修行者只得冷哼了一声,施展大闪烁,原地消失。

  ……

  傍晚,秦家的道场中。

  秦人越端起酒杯,朝着陆州说道:“难得陆兄来我的道场做客,我为之前的误会,感到抱歉。陆兄,请。”

  一饮而尽。

  按理说修行者到了真人的层次,早就不再沾染酒之类的俗物,但这些文化风俗,自生来便烙入人类的骨髓中,不可磨灭。

  陆州只是象征抿了一口,想起主线任务,便道:“人类修行至今,与凶兽分庭抗礼,至今为止,没有一人知道太虚在哪?”

  秦人越有些惊愕地道:“太虚的确存在,有人亲眼看到过平衡者出现。据说紫莲界的端木真人便是被太虚中人带走,不过那是三万年前的事了。至于太虚的位置,一直传言在未知之地。”

  陆州点了点头。

  到目前为止,他们在未知之地的活动区域,仅限于外围,以及隅中这样的稍稍靠近核心地带的第二层区域。

  按照地图的显示,未知之地分三大区域,外围,中层区域,以及核心地带。每一层有三大天启之柱,最中间占一处。

  “你去过核心地带?”陆州问道。

  秦人越点了下头,说道:“去过,但没有待太久。核心区域有圣兽坐镇,它们的感知能力很强,也有堪比至尊的圣兽。十大神尸,以及太虚遗种,太虚圣凶,都在核心地带。人类去了核心地带,有死无生。”

  于正海好奇地道:“九界到目前为止,最前大的青莲,也才是真人……不是说人类与凶兽分庭抗礼,才有的平衡吗?这实力相差未免过大。”

  秦人越笑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主导太虚的多数是人类。人类是个很奇妙的动物,嘴上说着平衡,但总归会偏向自己的物种。如果我是至尊,我绝不会允许凶兽肆意杀害人类。你说呢?”

  按照人类修行界的猜测来看,凡是达到一定境界,影响失衡的修行者出现,都可能会被太虚的平衡者带走。若是人类遭到了灭顶之灾,那太虚岂不是没有新鲜血液输送了。

  于正海点了下头说道:“有道理。”

  陆州又问道:“你可认得陆天通?”

  旁边席地而坐的陆离,无语地摇了摇头,老祖宗,您这是干什么,又要人前耍宝,吹牛装逼了吗?

  陆离心中怪心思一堆,表面上一如既往地平静,正经威严,时不时端起酒杯抿上一口,美滋滋地享受着酒香在味蕾上摊开的感觉。

  老祖宗装逼,我看着就行了,舒服。

  秦人越惊讶道:“陆真人?三万年前,黑莲横空出世的陆真人?”

  “没错。”

  “听说过此人。要不是有红线存在,或许我与此人会是至交好友。听闻此人横压黑莲,震烁千古,万民敬仰,是修行界一等一的传奇人物。”秦人越说道,“只可惜,了解太少,还望陆兄不要见怪。”

  陆离朝着秦人越伸了个大拇指……还是真人牛逼,马屁拍得啪啪响,吾辈之楷模。

  秦人越看了一眼陆离的大拇指,有点茫然,但鉴于尊重客人,他只是笑了一下,以做回应。

  陆离点了下头,继续笑着喝酒。

  秦人越也笑着点了下头。

  聪明人说话就是不一样,舒服。

  陆州说道:“陆天通的确是位难得的传奇人物,老夫在黑莲时,没少听说他的传奇故事,在九曲幻阵中,得其笔记。领悟了少许的道之力量。”

  “还有这事?能让陆兄受益的道之力量,这位陆真人在修为上的造诣,只怕是接近圣人。”秦人越赞叹道。

  陆离又一次朝着秦人越伸出大拇指。

  秦人越:?

  他还是保持礼貌,朝着陆离笑了笑。

  陆州说道:“此人的确接近圣人,其笔记有记载,只差一步便可成圣。”

  “那真是可惜了,只怕是早就被太虚中人盯上了。”秦人越说道。

  于正海倒是对这太虚没什么好印象,说道:“这意思是不允许九莲成圣?”

  “倒也不是。”秦人越说道,“并蒂莲中,就有一位圣人。仅此一位。”

  陆州闻言,心中一动,说道:“所言属实?”

  “千真万确。”秦人越笑着道,“知道此事的人不多,恰好,我是其中之一。”

  PS:求推荐票和月票……谢谢了,2大章都合在一起发的。票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