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 第1397章 陈夫(2-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州问道:

  “陈夫是如何威慑十大弟子?人心难测,人性的贪婪最难控制。”

  闻听陆州直呼圣人名讳,燕牧露出尴尬之色,说道:“陈圣人名震天下,以德服人,从来不会强行控制弟子。且陈圣人威望颇高,人人敬畏,十位先生,即便有异心也不敢与天下人为敌。”

  陆州摇了下头,不咸不淡地给了他一个简单的评价:“年轻。”

  “?”

  他们继续向前飞行。

  半日后,在距离西都雒阳的东部山峰上落脚,歇息片刻。

  期间陆州又使用天书神通观察了下司无涯的情况,好在有人时刻关照,倒也不会有什么事。叶天心已经回到魔天阁,整体的情况还算安稳,便收起神通停留歇息。

  燕牧好奇地打量着白泽,问道:“听闻白泽乃是传说中极为少见的神兽,不知道前辈是怎么得到此兽的?”

  “运气。”陆州说道。

  燕牧点了下头:“前辈真谦虚。”

  “确为运气。”

  “受教。”燕牧朝着陆州拱手。

  陆州:“……”

  你看,说真话没人信。

  燕牧指着西都的方向说道:“雒阳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运气还不错,一路上也没遇到拦路抢劫的。到了西都雒阳,这些贼寇就不敢出现了,但是,越靠近西都,高手便越多。我从来不信什么高手在民间,小丑在殿堂,纵使民间有高手,一万个民间也未必抵得上一个西都。”

  陆州点了下头,此人说得还算有理。

  燕牧继续道:“晚辈斗胆,敢问前辈找陈圣人是要求学,还是献礼?”

  “都不是。”

  见陆州面无表情,燕牧不再继续追问了,这是人家的私事,太过追根究底,不太好。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

  便继续出发。

  一刻钟过后,陆州令白泽在城外守着,白泽太过显眼,进入西都,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二人朝着雒阳掠去。

  这时,他们看到了东南方向,飞来一座红色的空辇。

  那空辇气势恢宏,仅有四名弟子拱卫,飞行速度极快。

  燕牧看到那红色空辇的时候眉头一皱:“七星剑门,丘问剑?”

  陆州看了他一眼问道:

  “你认得他?”

  燕牧的眼中闪过愤怒之色,冷哼道:“也不怕前辈笑话,就是他打伤的我。十天前,我离开落霞山,参与闻香谷的论道大会,被这丘问剑暗中摆了一道。”

  “冤家路窄。”陆州点了下头。

  “我非常讨厌这个人,前辈,我们绕道吧……”燕牧说道。

  陆州:“?”

  见了别人绕道走,这是等于把自己的尊严摁在地上摩擦。

  燕牧见陆州没有转身,略显尴尬。

  那空辇已经来到了不远处,空辇中传来声音,略带戏谑和调侃:“这不是落霞山门主吗?真是巧啊。”

  燕牧锁眉道:

  “丘问剑,你可真是阴魂不散,我去哪儿,你就去哪儿,你是不是派人跟着我?”

  空辇中笑了起来,说道:“我还没那么无聊,派人跟踪一个手下败将。”

  这最后四个字等于是贴脸输出,当面打脸侮辱了。

  燕牧:“你……”

  “闻香谷论道,胜败乃兵家常事。燕门主,瞧你这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可是担忧得很啊。”丘问剑笑着道。

  燕牧骂道:“还不是你使诈?赢了也不光彩。”

  “如果你不服,那我们就再来一场……正好还没进西都,这荒郊野外,是个切磋的好地方。怎么样?”丘问剑说道。

  “来就来!”

  燕牧向前飞了十来米。

  丘问剑又道:“你的伤好得挺快。不过我得劝你一句话,别逞能,这次我可不会点到为止。”

  燕牧祭出了剑罡。

  丘问剑啧啧道:“剑术……你远不及我。”

  眼看燕牧已经被愤怒支配了头脑,陆州开口道:“年轻人,好大的口气。”

  这一声威严而不失沉稳。

  空辇里愣了一下,看向陆州,旁边一弟子说道:“这不是落霞山的周天吗,内院弟子?”

  陆州这才想起来,易容卡的效果还在。

  丘问剑没搭理陆州,而是看向燕牧,说道:“燕门主,你这门主当得可不行,居然要一个弟子撑腰?”

  燕牧回头看了一眼,露出尴尬之色。

  这时,他看到陆州挥袖,说道:“老夫的时间很宝贵,没工夫浪费。还不走?”

  陆州踏空,身如柳絮,朝着雒阳掠去。

  丘问剑、燕牧:“?”

  空辇中哈哈大笑了起来,丘问剑道:“燕门主,你这混的越来越差了,一个弟子都能骑在你头上撒野。”

  原本来到并蒂莲,陆州不想招惹麻烦。

  能节省时间就节省,以最快的方式,解决问题。

  这倒好,你不找麻烦,麻烦来找你。

  陆州停下,回身道:“小小年纪,不懂得尊重他人。”

  五指一抬,燕牧的剑飞了起来,二指引剑,咻咻咻——穿过了空辇。

  丘问剑一惊,纵身冲破空辇的顶处,跃入空中,惊讶地看着陆州,说道:“一名弟子,竟有如此御剑之术?”

  他拔剑挥砍,试图将剑击飞。

  陆州继续二指引剑。

  那剑灵巧至极,在空中飞旋。

  砰砰砰,砰砰砰……速度越来越快,如风如影,如狂风骤雨。

  丘问剑心生骇然,越发地感觉到吃力,剑速太快,以至于终究漏出破绽。

  哧——

  长剑围绕丘问剑飞旋一圈。

  归鞘!

  噌!长剑回到燕牧的剑鞘里。

  燕牧已呆若木鸡。

  陆州虚影一闪,负手立在丘问剑的面前半米的地方,目光深邃有神地盯着丘问剑。

  丘问剑:“……”

  空辇周围的四五名弟子亦是惊讶无比。

  丘问剑的眼皮子不断地跳动,不服地当面出剑!

  砰!

  陆州二指夹剑,纹丝不动。

  丘问剑想要动,却发现动不了,就像是被一座大山死死地压住,动弹不得。

  元气也被禁锢,浑身如同定格了似的。

  陆州二指一开,掌心向前,推着剑尖,砰砰砰……那把剑,断成了数截儿!一直推到丘问剑的胸膛上,砰————

  丘问剑吐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脸色煞白。

  “掌门!”

  弟子们迅速掠了过去,接住了丘问剑,个个惊奇不已。

  丘问剑被接住之后,内息紊乱至极,丹田气海躁动,又是闷哼一声。

  陆州淡淡道:“根基不稳,用剑太老,招数重复,元气的驾驭尚未入门。年轻人,学了点皮毛,就敢到处作威作福?”

  “……”

  听完这话,丘问剑又吐出一口鲜血。

  陆州回身看了一眼燕牧,说道:“老夫的时间有限。”

  燕牧点了下头,连忙跟了上去。

  他回身一转,眼中十分解气地瞪了下丘问剑。

  二人朝着雒阳掠去。

  待二人的背影消失,丘问剑又是闷哼一声。

  “门主!”

  “门主,你怎么了?”

  丘问剑狠狠地抓住断剑的剑柄,说道:“一名弟子……竟,竟有如此厉害?”

  旁边弟子一脸茫然地道:“真是奇怪,周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这,这没道理啊!”

  “会不会是故意隐藏实力?”

  “这也不可能吧,能忍到今天?”

  众人面面相觑。

  丘问剑看着雒阳的方向说道:“打听一下。”

  “是。”

  “门主,还去拜访陈圣人吗?”

  丘问剑擦掉嘴角的鲜血,忍着疼痛,喘了一口大气说道:“当然要去……只要我们跟陈圣人门下弟子打好关系,就是我灭落霞门之时。”

  “现在?”

  “现在,立刻,马上!”

  “是。”

  ……

  西都,雒阳。

  大翰最繁华的人类城市之一。

  陆州和燕牧走在街道上。

  二人对来来往往的人群,和热闹的街道并不感兴趣。

  燕牧一直都在回想陆州用剑的那一幕,连忙跟了上去,低声笑着道:“前辈,您那一手剑道……”

  “你想学?”

  “不不不……我就是问问。”

  “你没有剑道天赋,拳法比较适合你。”陆州说道。

  燕牧摇头道:“可是,家师曾说,我比较适合剑道。”

  “若是在你年幼时,的确如此,但你掌中无茧,身法迟钝。大好的天赋早已浪费。”陆州说道。

  燕牧愣住,接着叹息一声。

  不多时,二人来到了街道的尽头。

  燕牧说道:“陈圣人地位尊崇,不会在都城之中居住。我去打听一下,前辈稍等片刻。”

  陆州点了下头。

  燕牧朝着远处疾飞而去,大约一刻钟过后,燕牧返回。

  “前辈,运气不错,陈圣人在雒阳以西的秋水山亭。”燕牧说道。

  “好。”

  陆州踏地而起。

  燕牧吃惊地看着飞起来的陆州,迅速跟了上去,低声道:“前辈,这是雒阳,不能飞行。”

  陆州没理他,而是道:“跟紧。”

  “啊?”

  果不其然,雒阳城里的巡逻队,迅速飞了起来。

  声音回荡:“何人如此大胆,敢在雒阳造次!”

  数十名巡逻修行者朝着陆州和燕牧追击而去。街道中的修行者们,摇摇头,又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修行者倒霉了。

  燕牧回头一看,那数十名修行者吓了他一跳。

  正要提醒,陆州大手一抬,抓住了燕牧的手腕。

  嗡————

  燕牧感觉到空间像是扭曲似的,四面八方所有的景色,建筑,都成了扭曲模糊的景象,像是被拉成了直线。

  燕牧的丹田气海跟着躁动,形成了旋涡似的,这种远远超出他所能理解的速度,颠覆其三观,由于实力差距太大,以至于出现了耳鸣,眼花,直至什么也听不到,看不见。

  呼!

  待一切恢复的时候,燕牧顿觉天旋地转,弯腰作呕了起来,吐了许久,才渐渐缓过神来。

  雒阳上空,数十名巡逻队修行者,一脸懵逼地看着天空,什么也没有。

  两个人影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消失了。

  事实上是因为修为差距太大,他们的目力,已经无法捕捉到陆州的影子。

  ……

  与此同时。

  陆州负手立于燕牧旁边,指了指前方,说道:“这就是秋水山亭?”

  燕牧抬起头,看了一眼那青山绿水,环境宜人,宛若人间仙境的山峦,说道:“这就到了?”

  陆州蹙眉。

  燕牧感觉到气氛不对劲,连忙道:“是是是……这就是秋水之山,我,我……前辈修为,深不可测!”

  陆州没理会这种低级马屁,毫无感觉。

  “带路。”

  “是。”

  燕牧已经彻底折服。

  带着路朝着秋水山亭掠去。

  不多时,二人终于落在了秋水山下。

  没想到的是,在秋水山下,热闹非凡,络绎不绝的修行者,抬着各种珍贵的礼物,排队等候。

  燕牧说道:“还真在这里,拜访者有些多啊!只怕排了队,也见不到圣人。”

  “排队?”陆州皱眉。

  “前辈莫要小瞧这些人,有胆求见圣人的,必有点背景。像我这样的,压根不会来,自讨没趣。排队要见圣人的,每年不知多少。习惯就好。”燕牧说道。

  “老夫没有排队的习惯。”陆州说道。

  “啊?”

  说着,陆州踏空朝着秋水山飞去,直接从众人的头顶上飘起。

  这个行为,必然是惹了众怒。

  “何人这么大胆,敢在圣人门下捣乱?”

  “太放肆了!”

  “简直目中无人!岂有此理!”

  看着群情激愤的众人,陆州没理他们,反而带着紧张至极的燕牧,飞向屏障。

  圣人山下,谁敢私斗,只能嘴炮。

  看得众人咬牙切齿。

  “我这辈子,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随便插队的,一种是不给我插队的。”一修行者骂道。

  “……”

  就在这时,秋水山中,掠来两名青袍弟子。

  “擅闯秋水山者,重罚!请两位自重!”

  后面一群人指着陆州和燕牧。

  燕牧脸皮薄,早就连耳根子都红了,反观陆州面色从容,风轻云淡。

  “老夫要见陈圣人,烦请带路。”

  燕牧:“……”

  前辈,您的修为是很牛逼,可架不住这样作死啊,说话能不能低调点儿……燕牧忐忑极了。

  那青袍修行者说道:“圣人今日没空,各位请回吧。”

  此言一出,没等陆州开口,后面排队的众多修行者不乐意了。

  “别啊,兄弟,我带了上等血人参,前来拜见圣人。”

  “我是来自北奴的使者,求见圣人前辈!”

  “我是天池门大弟子,求见圣人前辈。”

  谁料,那青袍修行者不为所动,依旧面无表情地道:“圣人实在没空,各位请回吧。”

  说话的腔调机械,毫无感情。渣男。

  陆州蹙眉。

  双袖一甩,负手踏空前行。

  众人哗然一片。

  这是要硬闯啊!

  个个嘴巴张开,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陆州和燕牧。

  燕牧的心脏砰砰直跳,哪怕他是落霞门的门主,可是在圣人脚下,与蚂蚁无异。

  完了,完了……这次玩得太大了。

  燕牧已经想好了随时掉头跑路,这特么谁能玩得起。

  陆州停在了屏障前,观察了下屏障的阵法和纹路。

  众修行者一副看戏的模样。

  就在所有人认为陆州绝无可能打开秋水山的屏障时,陆州抬手,大手向前一摁。

  掌心天相之力如潮水般,将屏障打开。

  嗡————

  众人:“……”

  陆州轻而易举地走了进去。

  那两名青袍弟子惊讶地看着陆州。

  陆州回头看见燕牧像是猴子似的,抓耳挠腮,道:“燕牧。”

  燕牧回身:“啊?”

  “还不跟上?”

  “哦。”燕牧又惊又委屈。

  惊的是陆州居然进入了屏障,委屈的是,这波真的要完犊子。

  那些排队的修行者则是嘴巴大张。

  陆州来到两名青袍修行者面前,说道:“带路。”

  青袍弟子说道:“这……阁下擅闯秋水山,好胆。按照秋水山的规矩,您要接受惩罚。”

  陆州说道:“架子倒是不小。”

  陆州没理会这两名小年轻。

  规矩是束缚平庸者的,而非是他。

  他负手朝着台阶上行进。

  燕牧欲哭无泪,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

  陆州一步百丈,眨眼间来到了半山腰。

  燕牧费了好大的劲,才跟了上来。

  就在二人即将抵达山顶的时候,一道虚影,出现在上空。

  一身灰色长袍,头带锦帽,腰间配着一把刀,目光凛然,说道:“何人?”

  陆州感觉到此人修为极高,应该是进入并蒂莲以来,所见到的修为最高者,便道:“你又是何人?”

  那长袍修行者说道:“你竟不认识我?”

  燕牧哭丧着脸,在陆州的耳畔低声道:“这是圣人门下,大先生,华……华胤。”

  他报名字的时候,嗓音压得极低。

  陆州点了下头说道:“原来是陈圣人门下大弟子。”

  “你能进入屏障,修为不弱。但不和规矩。”华胤说道。

  “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陆州说道。

  “……”

  华胤闻言,这话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华胤拱手问道。

  “老夫姓陆。”

  “找家师何事?”华胤继续问道。

  “这事,你做不了主。”陆州说道。

  燕牧丝毫不敢插话。

  大佬对话,言语之间都是招数。

  华胤微微皱眉,说道:“姓陆?我从未听说过修行界有这么一号人物。”

  他心中猜想,应该是某位隐世高手,来找师父请教修行心得的。

  陆州没有提及自己来自金莲。

  从秦人越哪里了解到,并蒂莲比较排挤外界,若是说了,也许真就见不到陈夫了。

  陈夫门下十大弟子,有四位真人,还是谨慎应对的好。

  陆州说道:“天下之大,你不知道很正常。“

  说着,他向前迈步。

  华胤抬手,挡在前方,说道:“家师有令,今日恕不见客。”

  就在这时,一名青袍弟子,从下方飞掠而来,单膝下跪,朝着华胤说道:“大先生,七星剑门门主丘问剑传信,说是要求见圣人。”

  华胤点了下头,说道:“让他过来。”

  “是。”

  听了这话,陆州不乐意了,眉头一皱。

  还未开口,华胤便道:“七星剑门门主与家师有约在先,三天前便打好招呼,今日来秋水山,又打了招呼。还望阁下见谅。”

  言外之意,你没打招呼,没走正规程序,别想见了。

  陆州摇了摇头道:“这世上没有老夫见不到之人。”

  踏空向前。

  华胤一怔,抬起大手,探出惊天掌印。

  掌印将要命中陆州之时,陆州的身影忽然消失,出现在华胤的背后。

  华胤心中惊讶,嘴上喝道:“大胆!”

  虚影闪烁,朝着陆州擒拿而去。

  陆州拂袖而起,空间凝固,时间静止,身子再闪,出现在百米开外。

  华胤愣住:“大真人?!”

  这三个字,亦是让燕牧浑身一颤。

  他跟着的居然是一位大真人!

  就在华胤想要追上去的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让他上来吧。”

  华胤当即变得恭敬,道:“是。”

  ……

  秋水山亭。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对弈。

  棋盘的对面却是空无一人。

  他一边对弈,一边欣赏着瀑布美景。

  过了一会儿,陆州出现在凉亭附近,燕牧和华胤跟在后面。

  陆州第一眼看到陈夫的时候,便想到了自己穿越之初的场景,只不过陈夫更为舒坦,没那些狼狈事。

  陈夫消瘦一些,头发整齐,白袍干净,一尘不染。

  很难想象,这就是并蒂双莲第一人,陈夫大圣人。

  陆州一步百丈,出现在陈夫的对面。

  径直坐了下去。

  大弟子华胤见状,怒目上前。

  陈夫表情平静,略带微笑,抬手示意华胤退下。

  华胤不敢造次,退到一边,像是一位合格的守卫似的。

  燕牧不断地吞咽着口水,站在华胤身边,时不时地偷看陈夫,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了。

  这特么就是陈圣人?

  这特么就是人人想要见到的陈大圣人?无数男修敬畏的并蒂双莲第一人,无数女修梦寐以求的大圣人!?

  燕牧激动得几乎要哭了。

  因为他也是大圣人的狂热粉。

  他险些抑制不住激动情绪,有点站不稳似的。

  陈夫抬头,看了一眼陆州。

  却没想到,陆州转头,说道:“燕牧。”

  “啊?”

  “还在外面杵着作甚?”陆州指了指旁边的石凳。

  燕牧十指微颤。

  我特么不敢坐啊!

  宁可趴在外面,也不敢与圣人平齐而坐!

  陈夫轻声笑言:“坐。”

  燕牧脑袋一片空白:“……”

  陆州摇摇头,没出息。

  PS:求推荐票和月票,谢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