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 第1571章 逆天道之能(2-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州双目有神,就这么盯着诸洪共,没有移开。

  盯得诸洪共心中发毛。

  “徒儿对天发誓,如果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诸洪共当即发誓赌咒说道。

  这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听起七生的事了。

  老八和老四的判断,截然相反。

  看诸洪共也不像是敢撒谎的样子。

  假设属实,则意味着老七,复活了——之前的一系列疑问依旧存在,比如没有效果的复生之法,天眼神通无法观测等,都没有合理的解释。

  “他现在何处?”陆州问道。

  “他现在是屠维殿殿首,统筹十殿殿首之争。也是他让我们不要透露您的存在,按照计划夺取殿首之争。”诸洪共说道。

  “计划?”

  “就是殿首之争的计划。他说,只有成了殿首,才有可能成为殿主,只有成了殿主,才能拿到镇天杵,进入天启空间,领悟大道规则,成为至尊。”诸洪共说道。

  镇天杵?

  陆州想起在大渊献之时,从羽皇那里得到的镇天杵,至今为止还不知道此物的作用是什么。

  陆州不急不缓地问道:

  “你们找镇天杵作甚?”

  诸洪共表情有些痛苦,抓耳挠腮地道:“这得问七师兄了,说是有大用,十大天启对应十大镇天杵,具体有什么用,徒儿真不清楚。七师兄您又不是不知道,经常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见解,说什么天塌地陷,人类危在旦夕,乱七八糟!”

  “……”

  要求诸洪共搞懂这些,只怕是想多了。

  “对了!!”

  诸洪共一惊一乍,猛地拍了下大腿,“七师兄,已经得到五个镇天杵了,按照这个速度,应该很快就知道了。”

  “五个?”陆州心中暗自惊讶。

  从羽皇的态度上可以看出,这镇天杵应该不是凡物,这个名唤七生之人,竟有如此之能,夺取五大镇天杵?难道此人真的是老七复生?

  “阏逢,旃蒙,强圉三殿的镇天杵是主动送来的。屠维他自己就能拿到,屠维大帝归天之后,群龙无首,七师兄就是最大主人,还有一个是……”

  诸洪共再次看了一眼外面,说道,“师父,我怀疑七师兄跟那个叫蓝羲和,有问题!”

  “掌嘴!”

  啪!

  诸洪共非常娴熟地自掌嘴巴,说道:“徒儿就是瞎猜,并无真凭实据。得到这五个镇天杵,七师兄让我来玄黓,先试探帝君的态度呢。这不是为难我吗?”

  陆州负手看着诸洪共,说道:“你可有想过,若此人不是你七师兄,你们岂不是中了他的圈套,全部被其利用?”

  诸洪共一怔。

  半晌没说出话来。

  他的判断方式和四位长老一样,从各种迹象来看,这人应该就是七师兄。同门之中,他算是跟司无涯相处时间比较久的人之一,自认还算了解司无涯。只不过如果这一切都是假象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七生有意无意透露着他就是司无涯的秘密,却从未真正坦白过,没人知道原因。

  现在回想起来,师父的话,不无道理。

  “好家伙!原来是个骗子!!”诸洪共突然破口大骂,“枉我一世英名,竟差点被小人给骗了。”

  陆州说道:“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为师的意思是,凡事都要留有后路。”

  “师父教训的是。”诸洪共又道,“此人若真是假冒的,师父可要严惩此人,为徒儿们出气啊!这几十年,他没少使唤我们!!”

  “他既然得了五个镇天杵,自然会想办法夺取剩余的。”

  大渊献的镇天杵,在陆州手中。

  早晚都会撞在一起。

  “这个人十分狡猾啊,早晚会集齐十大镇天杵。”

  诸洪共指着圣殿的方向,告状道,“您不知道他有多狡猾可怕。最近的旃蒙事件,就是他一手策划,那太虚大巫神,是个什么人物,说杀就杀了!”

  陆州淡然道:“你真以为他有本事杀了乌祖?他不过是利用了圣殿的力量罢了。”

  “师父说的是。”诸洪共笑嘿嘿地道,“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原本糊涂的脑袋瓜子,和师父聊天之后,突然变得清明了许多。师父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以前的我,竟这么愚蠢。”

  “行了。”

  陆州懒得听他的马屁,“不管他有什么目的,暂且不要声张。你先回圣殿,今日之事,就当没发生。”

  在三十六命格没有全部开启之前,还不能闹出太大的动静。

  而且,他总有种感觉,冥心大帝似乎也在酝酿着某种阴谋。

  屠维大帝,太虚大巫神,这种级别的人物陨落,冥心不闻不问,甚至任由四帝高手带走太虚种子拥有者,这说不过去。冥心是圣殿的掌控者,也是太虚最高位者,按理说,应该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以及看重圣殿殿主的位置。除了在平衡上稍稍看重以外,对其他一切都太过于忽略了。

  这明显不符合高位者该有的心态。

  他到底在做什么?

  “师父?”

  诸洪共打断了他的思绪,躬身作揖道,“那……徒儿先告辞了。”

  陆州挥挥衣袖道:“去吧。”

  突然,诸洪共一个箭步,扑到陆州身前,一把抱住大腿,苦着脸道:“师父,徒儿舍不得您啊!!咱们爷俩刚相聚,话还没说够,就要分离,徒儿心里痛啊!!”

  “……”

  “师父啊…………”

  这个拉长音的啊字啊得陆州眉头直皱,头皮发麻。

  陆州当即抬脚一踹:“滚。”

  诸洪共秒止住哭声,把鼻涕吸了回去,一把擦掉眼泪,道:“徒儿遵命!”

  转身离开了大殿。

  来到大殿外。

  陆州站直了身子,深吸了一口气,负手向外走去。

  他看到许多人在殿外等着,纷纷奇怪地看着。

  小鸢儿,海螺,道童,张合,黎春,还有不少的玄甲卫,就像是在看一只猴子似的,想笑,又忍住没笑。

  诸洪共眉头一皱,道:“笑吧,你们就笑吧……待会儿让我师父知道你们这么不尊重我,看你们怎么收场。”

  众人止住笑意。

  取而代之的不是害怕和紧张,而是“这人怎么这么弱智”、“陆阁主怎么收了个如此垃圾的徒弟”的表情。

  说着,诸洪共大摇大摆地飞向天空消失不见。

  “就这么走了?”

  “怎么回事?”

  众人面面相觑。

  正疑惑间。

  陆州从大殿中走了出来。

  朝着玄甲殿的方向走去。

  玄黓帝君迎面而来,低声道:“陆阁主为何要放他离开?”

  陆州叮嘱道:“今日之事,令玄黓所有人保密,不得泄露。”

  “本帝君已经吩咐过了。”玄黓帝君说道。

  “有些事情,老夫不方便言明。汁光纪挨了老夫一掌,想必此刻难受得很,短期内不会再来了。”陆州说道。

  玄黓帝君笑道:“陆阁主手段惊人,佩服佩服。”

  陆州离开了玄黓大殿。

  回到玄甲殿附近的道场里。

  小鸢儿和海螺,上章大帝本想跟着一起过来,被他随口拒绝。

  他现在需要确认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情——复生之法。

  太阳落山。

  最后一道光线落入道场。

  陆州将讲道之典取了出来,放在身前。

  距离上一次参悟讲道之典,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甚至成功在钦原女儿的身上运用复生之法。

  那么……上一次,在司无涯的身上使用,无法判断成功与否。

  陆州看着画卷,抬起手掌,往画卷上轻轻一扣。

  意识调动,元气跟着颤动。

  呼!

  陆州感觉到意识之中产生了一道微型的旋涡,就像是浩瀚宇宙中的黑洞似的,将他的意识吸收了汲取。

  哗——

  四周的场景变化,出现了山林鸟兽,漫天星斗,不见日月。

  这是复生画卷里的场景。

  “这是哪儿?”

  陆州纵身飞去,沿着山林鸟兽飞行。

  无论他如何飞掠,都飞不出这一带区域,就像是在原地打转似的。

  “复生画卷?”

  陆州知道自己只是意识处于画卷当中,本体无法移动。

  当即心中一动,悬空回归意识,掌心向前,触感得到了回归,再次调动元气,意识跟随了过去。

  果不其然——

  他的前方再次出现了一个微型的旋涡,意识被旋涡吸了过去。

  哗啦!!

  这一次,陆州进入了漆黑无比的深海当中。

  熟悉的海域深处。

  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到,甚至连海兽都没有。

  陆州开始飞行,破开水浪。

  在无尽的黑暗里不断飞行。

  终于……他的耳边传来了魔神的声音。

  熟悉的斥责声:“传什么道,讲什么道……”

  这的确是魔神留下的物件,在讲道之典里,存留了魔神的修行心得,以及修行之道的秘诀。

  这个秘诀,可能就是打破桎梏的关键所在。

  他顺着黑暗,不断地向前飞。

  果不其然,他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金光闪闪的物体。

  “功德石?”陆州心中一动,继续向前飞。

  和上次一样,当他飞到一定极限位置的时候,耳边再次传来警告声:“实力不济,休要靠近。”

  “实力不济,休要靠近!”

  “实力不济,休要靠近!”

  连续三遍提醒。

  陆州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了前方,无论他的意识如何向前,都不能再进一步。

  直觉告诉陆州,复生之法的秘密,就在前方。

  “难道要止步于此?”陆州看着那黑暗中的功德石,心有不甘。

  “复生画卷里的功德石,也许只是影像,并非真正的实体。”陆州不断思索。

  如果是真正的实体,那么这深海中的海水,为什么没有触感?

  这一切都应该是封存在画卷里的假象。

  在提醒着陆州,实力不够的时候,不要去寻找功德石。

  “海?”

  陆州环顾四周,“莫非功德石在海中?”

  这个猜测令陆州心中一动。

  他看向功德石。

  功德石的每面上,都有九宫格,上面皆刻着金光闪闪的篆书大字。

  可惜离得太远了,根本无法看清楚上面刻的是什么字。

  他不断地尝试靠近……始终无法寸进。

  难道,魔神当初寻找功德石的时候,也是止步在这个位置,所以封存的影像就到这里。

  不是他无法抵达功德石的位置,而是这一切本就是假象!

  呼!

  陆州睁开眼睛。

  不知不觉,天竟已经大亮。

  清晨的阳光,穿过阳台,落在了道场里的地板上。

  他的脑袋,略显有些懵,就像是睡了许久似的,又像是做了一场梦。

  “逆天道之能,即逆天而行。复生之法……”陆州轻声自语,“老七,真的复活了吗?”

  ……

  与此同时。

  诸洪共经由通道,返回圣殿。

  当天晚上,诸洪共并未去找七生。

  第二天一早,七生反而率先来到诸洪共所在之处。

  “屠维殿殿首求见诸先生。”外面传来声音。

  “不见。”

  诸洪共不耐烦地道。

  话音刚落,七生已经走了进来,双手负在身后,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此焦躁?”

  诸洪共吓了一跳,骂道:“你这人怎么回事,门都不敲,就闯进来?出去!”

  七生压根不理会,而是走了过去,径直坐下,说道:“我拜托你做的事,如何?”

  “差不多就得了。”诸洪共起身,脸色严肃地道,“你真以为你能骗得了我?”

  “嗯?”七生感觉到诸洪共整个人变了。

  “收起你那些小心思。”诸洪共正儿八经,严肃地道,“看在殿主的面子上,之前我任劳任怨,任你使唤,是不想恶化你我的关系。”

  “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七生疑惑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