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月影西 > 第18章 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正文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殷尚琦又呆了一会儿,突然跟开窍了似的,郑重其事关上房门才走到萧月面前。萧月仰头看着他,好看的桃花眼里还有几分醉意,朦朦胧胧让殷尚琦想起诗经里那片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他上前半跪在床上,挑起萧月的下巴:“萧月,你在我心上很多年了。”

  萧月没法儿点头,明明殷尚琦也没用多大力,或许只是她被他深情的目光定住了,这才动弹不得,只能“嗯”了一声以示回应。

  殷尚琦又说:“我那天在你家,看到你藏在毕业照下面的那张照片了,还有那张同学录。”

  萧月微微瞪大了眼,她都没找到的东西,这人怎么发现的?

  殷尚琦又凑近了一点:“你当年拒绝我,因为觉得刚在一起就异地对我不公平,那今天呢?”

  淡淡的酒气混着洗发水和沐浴露的味道笼罩着两个人,萧月觉得她一定也喝醉了,不然怎么会这么晕?

  “萧月,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吧。”这句话在他脑海里转了八年了,今天终于说出来了,殷尚琦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奔腾。“我不管你是在担心什么,你相信我,我都能解决。异地恋不可怕,真的,你看,其实我们异地八年了,可我没变,我想你也没变,对吗?”

  萧月看着他不说话,殷尚琦再接再厉:“傻丫头,你真的看不清自己的心吗?答应我有那么难?”

  萧月终于憋不住笑起来:“还说我傻,你才是傻瓜。”她突然伸手拽着殷尚琦的领子,侧头靠近他的唇,又在将将要碰到的时候停住,轻声呢喃:“我今晚跟着你回家,现在穿着你的衣服坐在你的床上,你还要傻乎乎地问到什么时候?当真醉傻了不成?”

  事实证明如此撩拨一个喝醉了的男人是失策的,萧月话刚说完,殷尚琦已经拥着她倒在被子里,迫不及待堵上她的唇。先是慢慢磨,然后是轻轻舔,轻轻咬,唇齿相依,相濡以沫,带着点强势的攻击,又有点小心翼翼的温柔,还带着一丝丝委屈和抱怨。良久,殷尚琦才松开她,低头看着萧月水亮亮的唇,满足地叹了口气:“我可真不容易。”

  萧月看着他,桃花眼里映出两个小小的殷尚琦,她搂着这个傻乎乎等了他这么多年的人:“你以后真的不会后悔吗?”

  “说什么傻话呢?”殷尚琦轻轻啄了一下她的额头,“难道我是一时冲动?还一冲动就是八年?”

  “可八年前我还……”

  殷尚琦直接堵了她的嘴,这一次比之前狠多了,带着些惩罚的意思。最后萧月气喘吁吁:“行吧,我不说了,但是我觉得我那些事情不瞒着别人可以,但是不能瞒着你家里人。”

  殷尚琦想了想,妥协了,他其实真不担心殷女士会介意这个。伸手关了床头灯,两个人头碰头躺在床上,殷尚琦心血来潮,指着窗帘缝里透出来的月亮影子:“你看。”

  萧月莫名其妙:“看什么?”

  “这扇窗户朝西”殷尚琦笑得像个傻子,“月亮的影子在西边,萧月在殷尚琦心里。月亮是你,影子是我。”

  元宵节前一天,殷女士和钱叔终于结束了蜜月旅行回来了。萧月自从除夕就去了外婆家住,热恋期的两个人没再整天腻在一起。球球倒是很开心,每天被殷尚琦拉着坐出租绕过半个S市,专门去萧月外婆家楼下遛两圈。第一天殷尚琦就拎了个果篮,大大方方上门了一趟,顺便帮萧月外公把一整箱啤酒扛上楼。那天正是除夕,殷尚琦厚着脸皮在人家家里蹭了一顿饭,后来还是萧月小姨一家人回家的时候顺便把殷尚琦送回去,不然就冲他把老两口哄得找不着北的那张嘴,萧月觉得很可能他会被留下来过夜都说不定。

  丑媳妇也要见公婆的,元宵节这天上午,萧月特意回家打扮了一下才往殷尚琦家去。

  “萧月来啦,快进来,哎哟你这拿的什么大包小包的?怎么不让小琦下去接你?”殷女士笑呵呵地把萧月迎进门。

  “没事没事,也就是一些水果。”说着又单独拎出来一个塑料袋递过去,“这是我外公在他们家楼□□的一个小菜园子自己种的,也就是尝个鲜。”

  “这可不容易,中午正好加个菜。”殷女士接过来,“你们钱老师下楼遛狗去了。”

  殷尚琦这时候才从房间里走出来,殷女士数落他:“萧月都来了半天了,你窝在房间里干嘛呢没看人家拿了这么多东西?你也不知道提前问一声下去接她。这么不解风情,小心回头萧月让人家拐跑了,我看你上哪儿哭去!”

  殷尚琦老老实实听训,还点头:“是是是,您说得对,我以后一定注意。再有什么不足的您赶紧给我指出来,我一定把您未来儿媳妇看好咯。”

  萧月看傻了,初中的时候她来殷尚琦家,殷女士就特别喜欢她。殷女士是小学音乐老师,专业是古筝,当初看到萧月这一双细细长长的手就只乎可惜,要是从小培养一定能成大器,还说要收萧月当关门弟子。没想到过了八年这种喜爱不减反增,萧月都不知道接下来的话从何说起。

  殷尚琦奉命去厨房切水果,殷女士拉着萧月在客厅里坐着说话:“小琦一跟我说他有女朋友了,我就猜到一定是你!你们初中的时候阿姨就觉得跟你有缘分,你们钱老师也特别喜欢你,本来还想认你当干女儿来着。这下可好了,以后小琦要是有什么不像话的地方你跟阿姨说,阿姨帮你教训他。”

  “谢谢阿姨,”萧月笑得有些勉强,想着长痛不如短痛,“阿姨,我,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殷女士拍拍萧月的手:“傻孩子,是不是你跟你前任的那些事情?”

  萧月这才明白,殷尚琦又私自行动,她明明说了这事由她自己开口说的。

  “你是不是怪小琦跟我们说了?”殷女士一脸了然的神色,“阿姨没见过那个男孩子,小琦也没多说什么。这里面的是非对错,外人总是不好评论。但是阿姨相信你是个好孩子,你的选择没有错。”

  萧月有些困惑地抬头,殷女士接着说:“我年轻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当时不懂事,分手了之后才发现有了小琦。当时我也是因为忘不了那段感情,才坚持生下小琦。虽然如今我不后悔,可我一定不想让我的女儿经历这样的事情。更何况,你已经舍弃了那段感情。只是不管怎么样,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别以为现在年轻就不当回事。我听小琦说你过了一周就又大冷天的坐飞机回来还在楼道里傻站着等?”

  萧月听着听着眼眶就红了,殷女士抽了张纸巾塞在她手里:“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傻呢,他有起床气又怎么样,你看他敢不敢对你发火?我生的儿子我还不知道吗?就他学生手册里,一直夹了一张你的证件照,要我说那照的根本不像你。他一揣就是八年,从高中学生手册换到大学学生手册,还藏着掖着不让人看,以为我不知道呢。”

  萧月破涕为笑,又为自己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

  殷女士戳戳她的额头:“你这个孩子,跟小琦小时候一样,心思太重,还爱钻牛角尖。小琦认识你以后倒是改好了,怎么你自己反而越来越像他了?”

  萧月不好意思地笑笑。

  “要我说,小琦这么多年就这么傻等着,真是要多窝囊有多窝囊。”殷女士有点儿恨铁不成钢地说,“他早就该下定决心撬这个墙角,这么好的墙角谁不撬谁是傻子!”

  殷尚琦躲在厨房听了半天,这时候终于端着两个瓷碗走出来,苹果被他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泡在热水里,一人递了一碗。“是啊,我可不就是傻子吗,白白错过这么多年。”

  萧月真的没想到她以为最难过的一关这么容易就过了,等钱叔回来,四口人热热闹闹吃了顿饭。殷尚琦送萧月下楼,两个人站在车站等公交,他伸手帮萧月理围巾:“怎么样,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复杂吧?我都说了他们很喜欢你。”

  萧月戳戳他:“分明就是你提前就跟他们说好了,要不然哪有这么容易?”

  “切,”殷尚琦反手抓住她的手揣进自己口袋里,“你是不知道,辛亏我提前跟他们说了,我妈当时都心疼哭了,钱叔还扬言要去把陈淼揍一顿。我跟他说我已经动过手了,老头子还扬言一顿打怎么够。”说着瞥了萧月一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们亲女儿,我恐怕只是捡来的。”

  萧月笑出声来,殷尚琦瞪她一眼,又无奈地摇摇头:“你个傻丫头,身在福中不知福。”

  再过几天就是情人节,两个人在约好一大早在R中门口见。新学期刚开学,殷尚琦带着萧月跟门卫大叔磨了好久才被放进去。萧月抱怨:“早这道那么麻烦,还不如让钱老师来接我们。”

  “那怎么行,被他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拉着我们去见多少老师,我们时间有限,哪儿能被他这么耽误?”殷尚琦掏出手机备忘录,给萧月看他规划的行程,密密麻麻看得萧月头疼。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殷尚琦笑而不语,他知道萧月会在国内过完情人节再回学校的时候就开始计划了,不然擒人节这天的电影票这么难买他是怎么抢到的票?

  两人重温了校园,殷尚琦又带着她在S市到处转,以前萧月喜欢去的花鸟市场,公园里历久弥新的雕像。吃完饭,又赶着去看情人节这天新上映的电影,昏暗的放映厅里一眼望去全是小情侣。一如往年的爱情片,男女主从欢喜冤家变成非你莫属。殷尚琦又一次认识到萧月泪点成谜这个属性,电影放到一半她就开始掉眼泪,后来更是泪如泉涌。不过还好,她就是安安静静淌眼泪,至少不扰民,就是有点废纸。殷尚琦身上一整包纸巾都不够她哭的,最后只能用手给她抹,废纸没地方扔,殷尚琦把两杯可乐合成一杯,专门空出一个杯子给她装垃圾。

  走出电影院,萧月哭得头昏脑涨的,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才好些了。殷尚琦真是给她跪了,电影院里真没有几个人哭成她这样的。为了给萧月转换心情,殷尚琦带着她去电玩城抓娃娃。别说这丫头技术还真好,一排机器给她抓过去,成功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

  玩得开心了,萧月满载而归,晚上把一排娃娃摆在床头排排坐,给殷尚琦发照片“全家福”。殷尚琦看着手机笑得正开心,钱叔走进来,看看他收拾的行李箱问他:“你还没跟萧月说?”

  殷尚琦把手机一收,嘴角咧得太大一时收不回来,导致他表情扭曲:“你怎么又不敲门?”

  钱叔一脸莫名其妙:“你门都没关我敲什么门?”

  殷尚琦没话说了,只好回答他之前的问题:“还没说呢,提前说了不就没有惊喜了?”

  钱叔嘴角抽了抽:“你难道不是想报复她之前突然上门来找你?”

  “这怎么能一样呢!”殷尚琦真没这么想,他另有心思,就比如过了一会儿萧月又发过来的消息:

  我回去之后你要天天跟我说早安,因为我比你起得早

  你每天不许跟我不认识的女孩子说话超过五句

  我睡觉的时候会跟你说晚安,然后你QQ就不许显示在线,我会不定时抽查!!!

  诸如此类的萧月这两天五花八门已经不知道跟他提了多少了,殷尚琦来者不拒,通通都说好。还专门在手机备忘录里记下来整理,每天把跟新之后的单子恭恭敬敬抄一份,拍个照找萧月打卡,比小学生写作业都勤快。

  萧月出发的那天是殷尚琦亲自把她送上机场大巴的,萧月怀里还抱着之前抓到的一个娃娃。殷尚琦看了看这个似狗非狗的四不像:“你怎么挑了个这么丑的?”

  萧月翻个白眼,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离别伤感都被他气没了:“这个大小正好让我抱着睡觉而已。”

  “哦,”殷尚琦装模作样摸摸下巴,“看来怀里没人抱着你睡不着啊。”

  萧月懒得搭理他,不就抱着睡了那么一次吗……

  萧月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这一次没有郁雅来接她,萧月是坐着机场大巴晃回家的。回到熟悉的街道,萧月突然觉得曾经的种种恍若隔世,郁雅还要一周才回来,没人聊天。虽然冰箱里还冻着鸡肉派可萧月完全不想动,简单洗漱了一下,萧月给殷尚琦发了一条报平安的消息,倒头就睡。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萧月是被饿醒的,肚子咕噜咕噜唱着空城计,时差还没调过来,萧月也不知道她这时该吃早饭还是午饭。

  又在床上瘫了一会儿才不情不愿起了床,刚洗了把脸突然听到来电铃声,萧月奇怪的看着来着陌生号码,想不出会是谁。

  一边担心是诈骗电话,萧月一边谨慎地接起说了一句:“Hello?”

  听着那边“呵呵呵”的笑声,萧月呆住了,这,不会吧,怎么可能!就听到那人又说了一句:“怎么,还以为是诈骗电话?才两天不见,就忘记我的声音了?”

  萧月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门铃又响起来,萧月几乎是用扑的过去接起来,小屏幕里真的是殷尚琦的脸。手机和听筒里同时传来殷尚琦的声音:“你家这公寓进门还真的需要门禁卡啊?”

  萧月愣愣地按下解锁,眼看着殷尚琦离开摄像头的范围,又愣了一会儿,才傻乎乎在屋子里转了两圈找到钥匙去电梯门口等着接人。

  电梯一层层升上来,门一开,殷尚琦真的走出来站在她面前,一张笑脸,一身的风尘仆仆挡不住萧月心里的暖意。

  “你怎么……”萧月不知道这话该怎么问才不会显得像是嫌弃他不该来。

  “你就是这么迎接我的?准备站在电梯门口说话?”萧月笑起来,想到她之前回国去找殷尚琦那次,历史真是惊人地相似。

  萧月把殷尚琦领进门,殷尚琦很清楚她想问什么,也不卖关子:“本来想和你一起,可你那班航班已经满了,只好比你晚了一班飞机。我早就准备好了过来的,N大一直都有跟你们U大交换的名额,我的申请去年八月份的时候就批下来了。你十一月份回来的时候我其实已经买好了机票,后来只是改签了而已。”萧月傻傻地看着殷尚琦,什么意思,怎么有一种自己本来就报不掉的感觉?这人,这人难道在那么久以前就在计划了?“你,你千万别告诉我你上N大就是因为有这个交换生名额。”

  殷尚琦觉得萧月一定是高兴傻了:“全国又不是只有N大有这个交换生名额,只不过它刚刚好而已。”

  “什么叫刚刚好?”

  “我填志愿的时候其实问过你,当时你才高三,说准备要考U大对吧?”

  萧月迷迷糊糊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殷尚琦接着说:“我当时算了算,N大的土木工程是四年本科加一年自主研修,自主研修可以申请来U大交换半年,我一算,到时候正好能跟你一起毕业。”

  萧月不可思议:“你早就打算好要来U大找我?你就不怕我考不上?”

  “那时候我哪儿有功夫考虑你考不考得上?”殷尚琦话里透出浓浓的委屈,“高中的时候本来就不太上网,我知道你有男朋友就是高考之前没多久,幸好没考砸。”

  萧月在心里吐槽:你怕是受了刺激反而超常发挥,S市理科状元不是你吗?她突然又问了一句:“这么说你上N大事因为我?那你大学期间还交了女朋友?”

  这下轮到殷尚琦无话可说,这思维有点跳:“来来,我给你捋捋。我知道你交了男朋友,急着考了N大准备打持久战。但是你天天在空间里秀恩爱,日子久了我当然也会想我是不是应该把你放下了。契机我上次不是跟你解释过了?我当时是真的想试一试,开始一段恋情会不会帮我忘了你。事实证明你这颗歪脖子树根扎得太深,我一拔就连着骨头扯着筋,还能怎么办,只好按原计划,万里长征慢慢爬咯。”

  萧月有些无语:“所以其实不管怎么样你现在都会出现在我面前把我抢到手?”

  殷尚琦摸摸鼻子:“我本来打算过完春节就过来,争取情人节之前让你松口,这样我们还可以一起过情人节,反正阴差阳错,比原计划还好点儿。”殷尚琦又调侃道:“怎么,我都解释的这么清楚了,还不打算给你勤劳的男朋友一个拥抱吗?我还认认真真抄了这么多天家训……”

  萧月一头扑进殷尚琦怀里,小动物一样蹭了又蹭:“这么多年可真是辛苦你了,”突然又抬头,“对了,你怎么认识这里?”

  殷尚琦点开手机:“我有一个神助攻。”说着给萧月看他跟郁雅的聊天记录,千里之外的郁雅打了个喷嚏:哎呀,肯定是月牙子想我了!

  丢开手机,殷尚琦一本正经地看着萧月:“丫头,我现在身无分文穷人一个,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萧月小手一挥,豪气万丈:“愿意!我养你!”

  “呵呵——”殷尚琦见她这幅机灵古怪的样子,低声笑了起来,“好啦,傻丫头,我逗你的!你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别操心那么多,不管什么坎儿总是会过去的,只要你跟我一起面对,好不好?”殷尚琦抵着萧月的额头,两人鼻尖对鼻尖,差点儿都瞪成了斗鸡眼。

  看着眼前这个人,萧月觉得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该有的都有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一辈子还能碰到几个这样包容自己守护自己的人?殷尚琦觉得自己仿佛等了一个世纪,才终于等到萧月的一个“好”字,开心地抱着自己媳妇儿倒在沙发里。

  “等下我带你去逛逛吧,这里还是有不少好玩的。”萧月提议。

  “逛逛?你个路痴终于认路了?”殷尚琦笑得意味深长。

  “我什么时候是路痴了!”萧月觉得这话简直是毫无根据的污蔑。

  “你不是路痴?你不是路痴怎么走了那么多冤路才找到我?”

  “你……”萧月说不出话来,这种情话也许听一辈子也不会腻吧,她不好意思地窝进殷尚琦的怀里,一辈子就这样过也蛮好。

  “你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

  “那要看你了,要是毕业之后你还想读研,我也可以直接在这边申请读研,陪你一起。我之前跟学长问过,你放心,你男朋友可是很靠谱的!”殷尚琦笑得一脸得意,萧月也忍不住笑起来。

  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还好,他们一个没有放弃不该放弃的,一个没有坚持不该坚持的。也许是命运的眷顾,他们没有在这个最好的年纪再一次错过彼此,这一次,他们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