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道门邪医十李桃花 > 第16章 男人的尊严呢?

第16章 男人的尊严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沐婉莹的这些微表情,怎能逃过秦羽的眼睛。

  你个臭女人,笑的这么阴险,准备没好事。

  秦羽将自己的胳膊从对方怀中抽出,对叶郎说道:

  “你要喜欢这个女人,就放心大胆的追,我和她总共就见了两次面,还是昨天和今天,我保证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秦羽,你个混蛋!你还是不是男人?”

  沐婉莹傻眼了,她本以为秦羽会跟叶郎针锋相对、大打出手,没想到居然认怂了。

  这该死的乡巴佬,竟然这么没骨气。

  不论如何,她也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将她让给别人!

  男人的尊严呢?

  沐婉莹很失望,也很生气!

  沐守之见此,也是一脸失望,对秦羽的好感减弱了几分。

  心中暗叹:这样没骨气的男人,真是少见,只要将莹儿的病看好,我就立即解除婚约,他不值得莹儿托付终身。

  叶郎却兴奋的不得了,暗自给秦羽竖起了大拇指。

  好似在说:你小子不错,本少很喜欢!

  秦羽压根就没看对方一眼。

  这时,赖有为托着罗盘走了回来,指着院落四周说道:

  “沐老爷子,您的这座宅院风水极佳,此乃四象格局,按理说福恩天降才对,但沐家之所以不顺,完全是因为门前的那棵树破坏了这里的风水格局。”

  “哦?”

  在场的所有人都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四合院大门正对面有颗高达的柏树,枝叶繁茂,树杆粗壮。

  最不济,也有百年树龄。

  “赖大师,这棵树在马路对面,不属于我家范围,这也影响风水?”沐守之疑惑的问道。

  家居风水本就是选择环境、优化环境、改造环境的过程。

  特指自家区域范围内所有建筑,以及一花一木,一石一土、一字一画,都会影响风水格局。

  但不在自家范围内的草木,这还是沐守之第一次听说。

  赖有为摇了摇头,高深莫测是互道:

  “独树当门,寡母孤孙,门对林中,灾病多凶,这棵树虽然与宅院相隔一条马路,不属于你家范围,但正是因为这棵树的存在,彻底影响了沐家的风水,破坏了四象格局,还是砍去的为好。”

  “只要将它砍掉,我家的风水就会好吗?”

  沐守之追问道,并没有提及沐婉莹怪病的事。

  赖有为讳莫如深的回了四个字。

  “树去病散!”

  “好,我这就命人将其尽快砍出。”

  沐守之目露精光,立即下了决定。

  秦羽无奈的笑了笑,突兀的说道:

  “这么长时间,赖大师只有这点发现?”

  唰!

  众人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向秦羽。

  赖有为脸色一边,沉声道:“你有意见?”

  “意见,当然有一些。”

  秦羽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似笑非笑的说道:

  “若是你只发现了这么一处风水问题,可见你徒有虚名,风水造诣一般。”

  “哈哈哈,哪来的毛头小子,居然敢说我赖有为的风水造诣一般?”

  赖有为气极反笑,将手中的罗盘收起,装进布袋。

  “那敢问,你有何高见?”

  “你个乡巴佬,不懂就不要装懂,你要是说不出一二三来,我叶郎第一个绕不你。”

  叶郎冲上前来,指着秦羽的鼻子吼道。

  然后,对赖有为行了一抱拳礼,“赖大师,别听这乡巴佬胡说,就他那土鳖样,那懂什么风水。”

  在他心中,秦羽之所以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讨好沐守之爷孙两人,让其高看一眼罢了。

  可他,怎能让其如愿?

  殊不知,秦羽看似普通,不着边际,但也是风水堪舆的高手。

  “高见谈不上,不过拙见倒是有一点。”

  秦羽不骄不躁,不喜不悲的指着花园中的花丛说道:

  “老爷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里应该有口枯井吧?”

  “你怎么知道?”老爷子心中一惊,下意识的问道。

  然后解释道:“哪里确实有口枯井,从我入住当日起,就将它用混凝土封住了,那口井有何不妥?”

  “你最好打开,清理一番。”

  秦羽既没说不妥之处,也没说是否影响风水,只是告知对方清理一下。

  言语虽然隐晦,但其意非常明确。

  接着,秦羽朝着正厅走去。

  “赖大师,你在正厅可有什么发现?”

  “正厅四方,坐北朝南,空气通透,有何不妥?”赖有为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座院落可是堂堂状元府邸,一花一草极其讲究,单从风水上找问题,确实找不出什么。

  但秦羽恰恰是名道士,道家五术已修炼至小成境界。

  抛开山、医、命、卜四术不提,单就“相”这一术来说,也不是赖有为可比的。

  “老爷子,这幅万里山河图是何时所得,又是何人所赠?”

  “你是说这幅吗?”

  沐守之指着正厅上方,高高悬挂的长约两米四,高约一米二的巨幅山水画问道。

  秦羽微微颔首,轻声道:“对,就是它。”

  “八年前,我的一位至交好友所赠。”沐守之疑惑道:“这可是名家所作,有何不妥吗?”

  秦羽笑而不语。

  突然,赖有为瞳孔微张,就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一样。

  “这,这,这居然是裹尸布!”

  “什么?裹尸布?”

  沐守之、沐婉莹、叶郎三人同时一惊。

  在他们眼中这幅巨作可是名画,但在赖有为和秦羽眼中,这就是一块裹尸布。

  看似气势磅礴的山河图上泛着浓浓的煞气,几乎凝为实质的地步。

  裹尸布,毋需置疑就是包裹尸体的布匹,最早出现于古埃及,用于包裹法老干尸。

  后来在世界各地均有使用。

  最可气的是,这类不祥之物经常被恶人使用,尤其在画作方面,尤为突出。

  “对,这就是裹尸布,要不是有四象镇守,这里早就成为了凶宅。”秦羽说道。

  “那,那井中不会也是裹尸布吧?”叶郎惊呼道。

  这一幅裹尸布,可把他吓得不轻。

  沐婉莹更加不堪,紧紧攥着秦羽的胳膊,脸色煞白,根本不敢松手。

  秦羽瞥了眼对方,这次并没有将手臂抽回,反而任由对方攥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