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千千小说 > 道门邪医十李桃花 > 第230章 危机临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千千小说] https://www.xq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沐婉莹的到来,惊喜一重接着一重。

  这些保安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尊重,对秦羽和沐婉莹的感激之心溢于言表。

  后面的环节就显得轻松多了,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悦和兴奋当中。

  纷纷上前,给秦羽和沐婉莹敬酒。

  两人对此来者不拒,将庆功宴的气氛瞬间拉向高.潮。

  殊不知,一场大灾难正在悄然靠近。

  晚上十点,地鼠带着值班保安赶往沐氏集团。

  同一时间,一名中东矮个男子和一名苏国的绝色美女,相继入住维也纳大酒店。

  两人途径中餐厅时,都曾驻足观望。

  午夜十二点,众保安喝的酩酊大醉,有的留宿在酒店,有的则回家陪老婆孩子。

  穆天子山庄,大门口。

  一辆出租车缓缓停下,后排车门被快速打开。

  沐婉莹再也难以控制胃里的翻江倒海,呕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秦羽连忙下车,来到后排车门跟前,喋喋不休的咒骂着。

  “你个死女人,喝不了酒就不要喝,真把自己当成本道爷的酒量了?”

  “喂,兄弟,对你老婆好点,这么漂亮的老婆,怕是你祖坟上冒青烟了。”

  出租车司机看不惯秦羽粗鲁的动作,好心打抱不平了一句。

  他要有这样一个水灵灵的老婆,巴不得双手捧着,诚心供着,那会如此粗鲁的对待。

  秦羽咒骂的言语戛然而止,怒瞪了对方一眼,将一瓶矿泉水夹在腋窝底下,随手甩了一张毛爷爷。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管好自己的嘴!”

  “得!算我多嘴!”

  司机看在钱的份上,一脚油门,出租车便消失在道路尽头。

  秦羽无奈,将沐婉莹扶向路边,一边拍着对方的后背,一边关怀道:

  “喂,你还好吧?”

  “好不好,你自己看不到啊?老娘实在是太难受……呕……”

  沐婉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又呕呕呕的吐了起来。

  眼泪、鼻涕蜂拥而至,绝色美人看上去狼狈至极。

  “妈的,老娘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这简直太难受了!”

  “没事,好好喝,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

  “滚犊子,没看到我都把苦胆吐出来了吗?”

  沐婉莹直到将胃里的酸水吐出,才算稍微好受了些。

  白酒虽好,可别贪杯噢!

  这酒刚喝时舒坦,喝到一半时,还可以放飞自我。

  但喝到最后,难以下咽,东南西北傻傻分不清。

  风一吹,身一摇,胃里的牛鬼蛇神全部往喉咙处跑。

  沐婉莹现在处于第四阶段,除了呕吐,即将断片。

  “行行行,你是总裁,你牛掰,行了吧?”

  人生第一忌,千万别和醉汉讲理,尤其女人。

  秦羽摇头一叹:“吐完了吗?吐完了就回家。”

  “水,水,我要喝水!”

  沐婉莹口干舌燥,胃里似火烧。

  秦羽无奈,只好细心的拿出一张纸,帮其擦净嘴边的脏物,将矿泉水递给对方。

  “别直接喝,先漱漱口……”

  他的话还没说完,沐婉莹就咕噜咕噜的将大半瓶矿泉水喝了个精光。

  关键这瓶水,还被秦羽喝过一口。

  “哎,老子长这么大就从来没喝醉过,今天却要照顾你这个醉汉,死女人,记得老子的好,不然我就把你就地正法。”

  秦羽拦腰将沐婉莹抱起,朝六十号别墅走去。

  而沐婉莹如同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一样,在秦羽怀里沉沉睡去。

  两人刚刚离开,一道黑影鬼魅般的出现。

  “看来这个农名工不一般,居然能住起这种豪宅,此事得从长计议,不能急于一时,待调查清楚之后,再行动手。”

  “不过,他的这个女人不错,等老子解决了你,就拿她开荤!”

  黑影嘀咕了一句,原地消失。

  这道黑影的主人,正是红狼佣兵团的雇佣兵仓鼠。

  接着,又有一道靓丽的倩影出现,身材高挑,婀娜多姿。

  除了狐媚之色外,总给人一种风情万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她正是苏国黑手党派来的杀手。

  娜塔莎。

  “这个臭农民,艳福不浅吗?居然还有这等美女作陪,哎,老娘我心善,让你多活一个晚上……”

  不论仓鼠,还是娜塔莎,都不是那些脑残的杀手。

  他们可是经过正统训练的杀手,其智商和情商双一流的存在。

  做事自然要谨慎些,彼此都选择了暂时放弃刺杀任务。

  毕竟佣兵任务中的信息太过简单,他们必须要把此事调查清楚之后,再找机会下手。

  话句话说:一个普通的农名工怎么能住得起天价别墅,还有绝色美女作陪?

  显然,情报内容有误,他们不得不谨慎对之。

  时间匆匆,转眼便是第二天清晨。

  六十号别墅。

  沐婉莹紧紧地搂着秦羽,睡的甚是香甜。

  秦羽的眼睛却睁的跟灯笼似的,一动不动的瞪着天花板,眼睛四周布满了黑眼圈。

  乍眼一看,跟只熊猫一样。

  突然,沐婉莹浓而密的眼睫毛轻轻地眨动了两下,伸手一摸,正好摸到了秦羽的脸庞。

  蹭!

  惺忪的双目猛地睁开,入眼处正是秦羽的侧脸,眼珠子瞪的老圆了,

  随即,一道河东狮吼响彻整个别墅。

  “啊!你个臭流氓,登徒子,你对我做了什么?”

  沐婉莹连忙用被子遮住自己的上半身,对秦羽一顿猛踹。

  砰砰砰!

  三下五除二,秦羽就被对方踹下柔软的席梦思床。

  然后,一脸淡定的爬起身,拍了拍屁股。

  “大姐,麻烦你理智一点!”

  接着,指着自己的黑眼圈说道:

  “不是我对你做了什么,而是你对我做了什么,好吗?”

  “我对你做了什么?我能对你做什么?”

  沐婉莹猛地起身,欲要和秦羽争执一番。

  突然一愣,发现自己的衣衫还是昨晚的那身行装。

  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甚至连内衣都完好无损,一股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

  “本总裁生得娇艳,花枝玉叶,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这家伙居然不为所动?”

  “也对,当时我被叶郎下药,他都能忍住,这又算得了什么……”

  然后,甜甜一笑,倍感幸福。

  可当她抬头的时候,房间内哪还有秦羽的身影,对方早就消失于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